2021729

    本土陰謀論研究家 Gary Kwan 談 Deep State、特朗普及中國怪論介入

    【文:特約記者盧斯達 攝:黃紫儀】

    香港政治淪陷,很多人唯有寄望國際關注。國際之中,又以美國本屆政府對香港消息最積極。於是今屆美國大選,成為有史以來香港人最投入一次。特朗普步入政壇以來大談的陰謀論,也東渡成為香港的大眾話題。甚麼是 Deep State (深層國家)?素人出身最後坐上總統權力寶座的特朗普,也有可能在美國內部「被 Deep State 迫害」?老牌陰謀論網台節目主持 Gary Kwan 表示,其實坊間對「深層國家」的概念有誤解,經常跟「影子政府」混淆;但「深層國家」跟「影子政府」是兩回事。

    「深層國家不會認為自己是深層國家」

    在他位於觀塘的錄音室,他說:「Deep State,就是說政府內部有一班人,他們不會被選舉替換,勢力大到可以左右國內政治來換取他們龐大的跨國利益,與民選政府有時會存在不一樣的利益議程。陰謀論就是你無法找到證據去否證其存在的論述。 Deep State 存在就是無證據去否證的,很明顯連特朗普自己都相信。怎麼看深層政府?以特朗普的立場,他不認為深層國家是陰謀論,他認為是確實存在,而且自己每日被它阻礙和迫害;但深層政府自己就不會認為自己是深層政府。就像野心家不會認為自己是大奸狗,而是為了國家民族利益奮鬥之類。這就是弔詭之處。」

    「在香港陰謀論圈子,Deep State 的論述出現了十年左右。以前叫『影子政府』。現在『深層政府』和『陰子政府』慢慢分開成兩個概念。在香港或美國講陰謀論的人現在都分不開,其實是兩件事。美國的影子政府 (Shadow government) 自立國以來就已經有,就是有影響力的政客、企業、軍工界、金融界,他們不參與選舉,在外圍形成對國家決策的影響力,這就是影子政府;他們當然是既得利益者,有點像共濟會的概念;而特朗普所說的深層政府,是指政府裡面有一班人在搞陰謀,在為了自己的利益阻礙民主政府做事。」

    我們一直以為民主政府就是可以每屆選舉換人做,權力不會永遠在一個人或一班人手上;但細緻去看,公務員體系卻是超然於選舉政治。這在每一個民主國家大概都如此。中國人說「鐵的衙門,流水的官」,國家領袖和執政黨經常替換,但政府內部卻可能有一個持續幾十年、不受外界干涉的體系。

    CIA (中央情報局) 和 FBI (聯邦調查局) 就是這樣的例子。眾所周知,FBI 是因為要對付州際犯罪而成立,首任局長胡佛 (John Hoover) 一掌權就幾十年,服侍過包括共和黨及民主黨的幾任總統。胡佛醉心於以保衛國家和公眾的名義收集所有人的情報,包括黑材料。據說每一任總統都想換掉胡佛,但每次都忌憚他手上可能握有自己的不利材料而作罷。深層政府論,其實是「民主制極限」慢慢為人所認知的結果。

    美國白宮(資料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Facebook)

    「美國社會的確越來越左」

    Gary 說:「深層政府的根源,與美國建國的歷史分不開。一開始美國的投票制度是極具歧視性。只有業主、商人、公務員可以投票,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局外人。就算是自由農民都投不到。晚至 70 年代,美國某些高級會所的入會表格會在最後一句問你『是不是自由人』。當然現在就應該沒有了。如果換在香港脈絡,就是你現在租樓住,不是業主,就不可以選美國總統。」

    「制度本身不健全,州和州之間角力,每個州的選票人票數量不一。最初就是錢多權多就代表性高。而你投票支持某個總統,其實都是投資,因為支持者希望入去政府打工,有權有錢;但如果這個總統之後下台,由另一個黨另一個人上,之前進入政府的人就可能無得撈。所以就算有民主,慢慢都自然形成一個內部人員的利益集團。不是人民直接投他們進去,但他們是牽著民主選舉的裙帶入去政府,並形成利益集團,可以左右政策,左右民主。」

    所以說來,其實任何國家裡面都可能形成深層政府?深層政府以隱暗的方式,「抗命」檯面上的民選政府;但這樣又跟一般的在朝在野之爭有甚麼分別?現在的 Deep State 陰謀論流行得很,除了特朗普這個知名採信者,還因為甚麼?

    「因為美國現時發生的事,的確令人在某程度上相信確有其事。你已經在檯面上見到深層政府的活動。在野派反對在朝者,通常是在議會或者制度之內,大家是看得見;但所謂深層政府的抗命方法,是隱藏和迂迴的,不會留下 record,人民無從監察。通常我們都會認為,傳媒可以監察到政府,但如果傳媒歸了邊,或者被操控呢?我們失去了傳媒,還怎樣監察政府?幾個主流傳媒 cut 了特朗普的直播,不讓他說話,就非常的陰謀論。哪怕是平時不看陰謀論的人,都會開始問,這是真的嗎?」(編按:關於「cut 直播」與否的爭議

    「這次選舉,美國很多人都越了界。2000 年大選,戈爾和布殊爭,都是各不相讓,對結果有不同看法。最後戈爾退讓,因為不想『神功戲』玩爛,玩到出面,大家就不相信制度了。現在的問題是,民主黨似乎將陰謀論世界存在的東西,全部都在現實裡做出來。有人說選票有問題,但美國人是不相信的。我接觸的美國人大部份都很單純,你可以說是終極和理非、終極泛民 fans 的心態。經過 60 年代學運、尼克遜水門事件之後,美國社會『越來越左膠』。發展下來就是和理非、相信選舉、扮作不歧視、黑人要上位、民族膚色要融合等等。」

    拜登對兒童的特殊關愛,也成為網絡上各種文宣的攻擊點。陰謀論一點,就會說克林頓夫婦、奧巴馬、希殊家族等權貴,都屬於一個跨國的權貴戀童集團。研究各種中西另類知識的 Gary 怎麼看這種講法?

    他說:「當然拜登背後是怎樣,我們不知道。陰謀論就是說,你沒有證據證明一個人一定沒有戀童,於是才形成陰謀論。當然戀童愛好在權貴的圈子,相信是有的。我有一個美國朋友,他的家族也是來自美國某上流家族,他知道了『家族的一些事情』之後,就離開了家族,基本上脫離了關係,絕口不提自己跟家族有關,連老婆都不知道他的背景。到他父親死了之後,要出席葬禮,老婆才知道他出身望族。他父親是葬在紐約一個島,可想而知他們多有錢。」

    「其實特朗普是一個會打交的爛仔,他從來不是政治圈裡的人,現在等於跟 Deep State 當面對質。我沒幻想過特朗普會很輕易地贏,但沒想到對家對他的打擊會做到出面。」

    圖片來源:特朗普、拜登 Facebook

    共濟會傳說在歷史中的演變

    「深層國家」這個字流行之前,其實就有一個講法,是說全世界都是由「共濟會」控制,他們通過國際合作來建立「全球政府」,並且有暴力減少人口、令地球和人類「可持續發展」的潛議程。「深層國家」和共濟會傳說有關係嗎?說到這裡,Gary 開始談到,陰謀論界其實有很多人都親中親俄反美,而且中共的言論滲透早就已經到達主流人口沒接觸的陰謀論界。

    「真實的、現代的共濟會,其實更像一個知識群體。可考的共濟會是在法國大革命之前形成,近代的共濟會則在英國開始,有歷史可尋的。一開始是中世紀時十字軍、聖殿騎士打中東,帶了一堆關於歷史、魔法、神秘學、宗教的文獻回歐洲,開始了知識的隱密傳播。他們在天主教的打壓之下,秘密地傳播數學、化學、煉金、法術等新知識,上層知識份子食飽飯無事好做,就研究這些。非常容易理解,也不神秘。到了近代 19 世紀開始,共濟會傳說就開始與猶太人操控和毀滅世界的講法掛勾,跟反猶主義結合。希特拉自己就很相信這套,所以他也是一個陰謀論信仰者。因此,希特拉在上位前後也清算了很多共濟會員。歐洲很多共濟會成員都被殺害清洗,很多知識失傳。二戰時法國地下的反納粹抵抗軍,就有很多共濟會成員。所以共濟會在當代其實是受到重大打擊,這班人怎麼控制世界秩序呢?」

    「美國 911 是一個分水嶺,911 之後共濟會才變成一個國際陰謀論故事的大反派。經典的美國陰謀論通常是說美國政府裡面有人搞陰媒、CIA 好邪惡之類,但 911 之後就開始流行共濟會要為美國的亂象負責的講法。有趣的是, 911 之後美國大亂,並出兵中東,對中國卻是一個『戰略機遇期』,兩者的興起其實是巧合處於同一時期。911 之後的共濟會傳說,其實是一個反美論述,中國也有人極力和應,也許亦有份傳播和創作。你問啲阿伯,點解美國佬最衰?佢地答唔到,但總之美國佬係最衰。這都是一種陰謀論大眾化之後的結果。歐美陰謀論界,會認為共濟會如此勢力龐大,那世界的出路就是要支持俄羅斯或者中國共產黨,去跟共濟會抗衡,這說穿了都是反美政治的陰謀論變體。」

    中國訊息統戰 深入陰謀論界

    Gary 觀察到,其實中國非常熱衷陰謀論知識。中共不一定相信之,但肯定是覺得可以利用。

    「(中國) 對網媒的滲透不是一朝一夕,好多年前已經有。他們用中國的玄學法科話題,吸納了一堆藍絲,中國是有做這種軟性東西。有些網台有中國金主,例如會跟中國四川航天科技公司註冊在同一個單位。我是音樂界的,以前都有接政府的 event 來做。當時有個灣仔區議員突然跟我說,有個兩千幾尺的地方,不如給你搞網台啦,條件就是搞個節目給他的某個政治友好,之後就有幾十萬營運資金,員工每個月還可以出兩三萬月薪,當然我推了他。網台界是否一定反政府呢?不是的,滲透了很多年。美國都是這樣,都在做類似的東西,Youtuber 『黃標』就是言論和思想控制。另外主流傳媒標籤你是 fake news 和陰謀論,一般人就會覺得好誇張,看都不會看。另一個方法是將件事講到超極端,同樣是令人不相信不思考。例如你說選舉可能有問題,有心人就可以誇張地說,是外星人干預選舉,那正常人就會敬而遠之,真相和言論就被有效封鎖。」

    中共雖然教條上是無神論者,但他們不放過耕作任何意識形態,包括陰謀論。

    「你上 google search 外星訊息 + 共產黨,你會找到很多條目。共產黨也是支持你們講陰謀論的,因為他教你『望遠不望近』,忽略現實政治和現實世界。香港也有,他們根本是暗藍絲。他們講很多宇宙、論迴、前世催眠 … 我記得有個女人大師,自稱識前世催眠,當時反送中如火如荼,有信眾問她,學生俾人打,我們可以點。大師話,其實我們都很慘,我們的靈魂是被困在這個地球的軀殼 … 你話係咪聽到 X 一聲。很多人的目標,都是灌輸反美訊息,潛移默化。共濟會咁邪惡的東西,只有共產黨可以打倒它,這就是他們的講述。共濟會是為中共開脫很多事的終極稻草人。」

    「第一代西方陰謀論是講聯合國成立時,已經在推行『新世界秩序』;6、70年代,就關注『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FR) 這個智庫,認為智庫的成員在影響國家,謀求超越國家的利益。到現在,講法就是美國很多人都是共濟會,或者是跨國戀童撒旦教集團的成員,包括 Bill Gates、布殊、希拉莉都被講過;但你最後發現,是他們扶植中國上來的,是他們帶中國入世貿、廢取人權與貿易掛勾的做法。就算是中國某些大學實驗室,背後都有 Bill Gates 基金會捐錢。所以中共可以剋制共濟會的講法,絕對是可笑和脫離現實。你可以看見中美兩邊的菁英合作無間。何志平出事時都是打給拜登家族的人,菁英合謀已經不是陰謀論啦,只是具體內容是包括中國和美國菁英。」

    說到難以證實、但我們又不能排除有可能的事情,在反送中期間也發生了很多。太子站的內情是如何、為何示威激烈時浮屍新聞會增加、有沒有示威者被送中,諸如此類。電子新聞時代,不是主流傳媒獨大,各種消息都有人講,到現在,很多事情似乎還是謎?

    Gary 說,自己在那段時間,收到極大量網友報料,多誇張都有。「但我很難否證他們,因為他們不是想出名、不是想『抽水』,他們只是想講返自己知道的事情出來。太子站事件,其實不能說是陰謀論,是更接近『都市傳說』 (urban legend)。」

    跟陰謀論有甚麼分別?

    「都市傳說是未擴散到成為陰謀論。陰謀論是無辦法找到證據來否證,都市傳說的擴散只是限於一個地區、局部的,不同都市傳說之間是沒有共通點的。例如在美國不同州有不同文化歷史背景,他們各自流行的都市傳說都不同。」

    流浮山刀手和匿名者 Q

    香港在近年的社會政治形勢下,以 Gary 觀察,輿論是否有陰謀論化的傾向?

    「的確越來越多人相信 (陰謀論)。上年反送中運動之前,好多人都是較單純的,資訊滲透變得容易,因為是『有心人裝無心人』。例如『流浮山刀手』我都認為是都市傳說來的。當時有人說流浮山刀手出動,我自己也去問很多元朗和流浮山人,他們就說自己在地區上沒聽過。」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例如美國近年有『匿名者Q』(QAnon) 的講法。大致上是網上有人爆料,聲稱得到美國政府最高層 (「Q級許可」) 的秘密,指控權貴之間有一個孌童網絡、深層國家如何反對特朗普等等。特朗普都似乎受到影響,但彭斯等高級官員則似乎與這個論述保持距離。

    「不過傳媒開始封鎖消息,大家就會越來越相信這套陰謀論。」

    畢竟一切都可以自圓其說:為甚麼外面要封鎖呢?證明爆料者確實有堅料 ... 有時是一套完美的循環論證。

    Gary 研究另類國際知識、出入各種真假消息多年,問他如何辨別真假?他說:「流料的傳播,其根本是因為人性,大家好想 post 好想傳發,因為你覺得自己知道堅料嘛、你有獨家嘛。香港人和美國人在這方面是一樣,大家都希望自己是少數知道隱秘知識 / 消息的人。其實基本的 fact check 還是可以的。你要看資料來源。弔詭的是,如果有真正的秘密,能夠散到全公海,而你一個普通人都知道,那就不再是機密,那究竟有多真呢?流浮山刀手,如果人人都知道有人會突擊,就做不到突擊效果。」

    「例如說如果美國郵政局入面有人做假,我們會傾向相信有可能,因為知道個制度有漏洞,只是看有沒有人夠膽去做。另外,網絡上有人特別喜歡收料、放料,一向沒有公信力,你可以特別留意他們,做事實對沖。有時我們看到一個消息,就會去看看俄羅斯方面有沒有類似消息。因為眾所周知俄羅斯是集團式、工廠式製作 fake news。當然很多事情都不能百份百肯定,但真相並非不存在,只是檢閱的腦力和功夫在今時今日,門檻越來越高。」

    Gary Kwan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