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6 月 25 日,特首林鄭月娥(中)聯同新任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左)及新任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右)會見傳媒。

李家超和鄧炳強破格升官,到底有何玄機?

前晚(6 月 24 日)無綫新聞引述消息,現任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即將被擢升為政務司司長,保安局局長一職將由現任警務處長鄧炳強接任。至於鄧升職後的空缺,則由現任副處長蕭澤頤填補。消息指政府最快於翌日(25 日)公布人事變動。

消息已經在昨天(25 日)的公布獲得確認。那麼,問題是,這次臨近林鄭任期結束的官場大調動,對南深圳今後的權力核心有什麼影響呢?

異乎尋常的調動:首位「武官」出身政務司和警務處長的擢升

稍為翻查資料,我們會發現自 97 年以來,除了唐英年外,每一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曾蔭權、許仕仁、(唐英年除外)、林瑞麟、林鄭月娥和張建宗)都曾經是政務官(AO):所謂的「文官」出身。相反,李家超出身警隊,也就是所謂的「武官」出身。換言之,倘若李家超確實被擢升為政務司司長,他將會是 97 年以來首位「武官」出身的南深圳第二把交椅。

當然,曾任保安局局長的政務司司長,李家超也是 97 年以來第一人(註一)。

將這個不尋常和曾經也有非政務官出身的唐英年出任政務司司長是(林鄭典型的)混淆視聽。首先,唐英年出任政務司司長前,已經從政近十六年,歷任委任/勝選的立法局/臨立會議員,02 年起出任工商及科技局局長,翌年升為財政司司長,然後才升為政務司司長。換言之,唐英年基本上是從政界晉身政務司司長,雖非政務官,但也算是半個「文人」。

何況,「武官」出身令人擔憂是(半)軍事/紀律體制思維,能在唐英年身上找到一絲一毫嗎?

同樣的不尋常也出現在鄧炳強的任命上。首先,97 年以來,每一位警務處長(許淇安、曾蔭培、李明逵、鄧竟成、曾偉雄、盧偉聰)一般接任三至四年(註二),做至 57 歲退休才卸任,而且每一位均沒有在退休後繼續被擢升為政府主要官員。

而且,保安局局長一職,自從 98 年葉劉淑儀直至 12 年卸任的李少光,全都是前入境處處長。李少光任內增設保安局副局長一職,自此(黎棟國、李家超)保安局局長就由副局長提升。

現年 55 歲的鄧炳強接任警務處長只有約一年半的時間(19 年 11 月上任),本身既非入境處長,又非保安局副局長,卻突然在退休前打破警務處長退休後不再出任高官的慣例,被擢升至多年來由前入境處長/保安局副局長壟斷的局長位置,然後由一個和他同齡的蕭澤頤接任(也就是說,蕭本來就沒被打算升任處長),本身就有不少耐人尋味之處。

兩個猜想:文官、武官、中環和西環

除了最明顯的所謂「砍掉《蘋果》後的論功行賞」外,這些不尋常的背後到底有何玄機呢?我沒有秘密消息,只能以常理作出以下兩個推斷。

第一個可能,是北京/西環/林鄭決定在如今的南深圳班子中,大幅度提升來自「武官」出身的政治任命官員,既可以增強南深圳班子中「武官」的聲音和影響力,制衡和監視如今可能仍未能完全馴服的文官體系,更可以藉此鼓勵警隊,令他們的仕途不會在警務處長一職止步。當然,怎樣才能在芸芸眾多警員中脫穎而出,在如今南深圳的氣候,相信不用我多言。而這對本來已經強硬粗暴「依法辦事」的警隊有何深遠影響,相信大家也心照不宣。

但細思之下,我覺得更可能的是為了日後全面取替(而非只是制衡)文官體系鋪路,由市長(李家超)開始,基本上全部的司局級官都不會再由政務官出任。屆時,所謂的文官職能,如政策研究、制訂和法案草擬,均會由西環「一國一制」的「第二管治梯隊」全面負責。

換言之,將來在添馬艦的所謂南深圳政府,將會全面武官化,變成大幅度擴充的「保安局」,主要的職能不再是管治,而是用各種「法律手段」和實際的武力「維穩」。而將來的保安局,將會是擴充了的警隊,負責「國安」以外的治安工作;而警隊,則是擴充了的國安署;而國安署,則化身為東/西/內廠錦衣衛或秘密警察。

較早前政府宣佈會和中國公務員進行所謂「掛職互換」計劃,而在李家超和鄧炳強的首個記者會上,李家超也說會「全面推行更多法律」(什麼法律?),鄧炳強則表明會加強出入境管制工作。決心摧毀香港的文官制度,一切似乎已開始見到端倪。

結語:兩個可能,同樣的毛骨悚然

當然,直至歷史發生的一刻,一切都只能是推想。但倘若我上述的推想稍為接近現實,則不論哪一個推想實現,都代表南深圳將進入另一個更為黑暗的時代。

至於何時才是所謂的「黎明前至 x 黑暗」的時代,我們只能在企盼中拭目以待。

 

註一:稍為接近的,是林鄭曾在 97 前出任助理保安司,但那只是入職政務主任的級別,並非司局級官員。
註二:曾蔭培只上任 2 年 342 日,是惟一的例外。

端木皚 Twitter / Matters

(歡迎網上廣傳)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