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家超威脅動用《反恐條例》凍結抗爭者資產

2020/5/3 — 8:09

今個星期的新聞,香港方面,較為吸睛的是助理警務處長陶輝(Rupert Dover)被《壹週刊》揭發,指其位於清水灣碧水新村的寓所,屬於「牌照屋」,日前《蘋果日報》再爆,陶輝涉及非法出租寮屋並無牌經營旅館。這單新聞固然吸晴。

不過,論嚴重性,就不及以下這一宗,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接受《南華早報》專訪時指出,反政府示威出現慣常暴力,包括有多宗涉及管有烈性炸藥、炸彈案件等,激起「本地恐怖主義」,指如公眾不攜手遏制,他不排除會將本港恐襲風險級別,由現時的「中度」提升至「高度」。

如提升恐襲風險級別,會有什麼後果?到時警察就會實施高調巡邏、封鎖高風險地點、向公眾人士搜身搜袋等。

廣告

李家超又提到有需要時動用《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由行政長官向法庭申請命令,指定嫌疑人為恐怖分子或恐怖分子同夥。《反恐條例》可以凍結被視為「恐怖分子」人員的財產,切斷其資金來源,阻止其招募成員。

低民望方便做盡污糟邋遢嘢

廣告

現在我們開始明白,為什麼民望最低的官員可以安坐其位,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他們是民望最低的三甲。最近大舉被撤換的五名官員,民望都高過他們,按正常政治邏輯,退下的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是他們。但正如我不時在我的時評短片強調,中共尤其是習近平當政下,你不能用正常人腦袋去了解政局。

今天在習近平用「底線思維」去應對內外交困的局面,有興趣的網友,可以看回我之前的時評短片:《習近平「底線思維」迎戰百國》。為什麼林鄭、鄭若驊與李家超仍然在位?就正是因為他們民望低,民望低就方便做嘢!做什麼嘢?在「底線思維」之下,就好像原本做了紳士的黑社會大佬,重新做回黑社會斬人放火搬桔收保護費的事情一樣。

今天的習近平的「底線思維」就是一切歸零,強國做回土匪,你做他的𡃁,就再不是做企業的 CEO,而是去劈友、恐嚇、收保護費之類的事情。

這讓我想起杜琪峰導演的《黑社會 2 之以和為貴》,由古天樂飾演擁有商業頭腦的 Jimmy 仔,做了上市公司主席,生意十分成功,很想撇去黑社會大佬的身份,但中國公安卻強要他繼續做下去。

今天的林鄭、鄭若驊和李家超能力不及 Jimmy 仔,但處境一樣。阿公叫你做下去,就是要做盡污糟邋遢、遺臭萬年的事情。

鄭若驊以律政司司長之位確認 22 條不適用於中聯辦,又確認中央對香港政府具監督權,故此中聯辦獲授權關注香港,就不算干預。

鄭若驊可以說是用律政司的嘴巴幫香港解除了「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自港」的貞節牌坊,以為就可以讓中聯辦為所欲為。

李家超呼籲群眾參與「反恐」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目前就是在做搬桔收保護費的勾當,他祭出《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警告「如果公眾不攜手遏制恐怖主義」,當局不排除將受恐襲的威脅評估由「中度」上調至「高度」。恐襲威脅一旦上調至「高度」,香港就需要進一步加強保安工作,包括是封鎖高風險地點,維持高調巡邏,並在公眾地方搜查市民。

大家覺得這樣的說法,是否很像放盤桔,然後說「若果你唔肯畀 8,888 蚊,我就跟你的舖頭開年」是否很類近?!

不過,李家超的說法比黑社會的還要惡劣,他要求你的鄰舖一起向你施壓,否則就所有人一起承受後果。

什麼是「如果公眾不攜手遏制恐怖主義」?公眾如何攜手?主動做線眼?向官府舉報?還是對黃絲和抗爭者施加暴力?

事實上,近年在中聯辦和林鄭月娥帶導之下,香港政府開始愈來愈鼓吹文革式群眾鬥群眾統治策略,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會發生 7.21 的「無警時份」,之後警司游乃強出現,之後就有一批一批的白衣人施施然離開案發現場,而到目前只有少數人被捕。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告說會動用《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來對付抗爭者究竟是靠嚇還是在放風?政治是浮動的,今天或許是靠嚇,但不排除他日因政治形勢的發展而成真,也不排除今天是放風,但隨著國際形勢而急剎停。

200 萬人出來抗爭,誰要負責?

不過,可以預計,警方發現的所謂「恐怖主義活動」會愈來愈多。當中有真或許也有假。但當一個社會出現「恐怖主義活動」,你認為責任在哪𥚃?

由雨傘運動至反送中運動至今天爭取普選的逆權運動,香港政府一直用警察和法庭來處理政治之事,而中共則從躲在背後到現在全面現身,對香港人一直所爭取的落實《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答應的「雙普選」,用傲慢、高壓的態度回應,導致愈來愈多香港人感到絕望,因而作出愈來愈激烈的抗爭,這究竟是誰的責任?

當一個人,有 80% 的人都討厭他,你認為是這個人的問題,還是80%的人有問題?當一個 700 萬人的社會,有 200 幾萬人多次出來遊行表達強烈不滿,當有接近一萬人在多次示威活動中被捕,你認為是這個地方的人有問題,還是這地方的政府出了問題?

聯合國人權特別報告員警告港府勿亂用反恐條例

其實李家超未接受《南華早報》專訪放風說會動用《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之前,香港政府已經多次提及香港有「恐怖主義」活動的苗頭。

譬如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就講過,有「暴徒」用槍及爆炸品襲擊,本質有「本土恐怖主義行為」的元素,亦與近年外國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猶太教堂槍擊案等相似,他正與律政司研究引用《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檢控。

不過,聯合國人權特別報告員(Special Rapporteur)就曾去信港府及中國當局,關注香港煽動罪及反恐法例,包括指條例的用字過闊及不准確(overly broad and imprecise)。

聯合國特別報告員促請港府修訂法例下「恐怖主義行為」的定義,使其與聯合國安理會採用的國際定義相同,確保法例在打擊恐怖活動同時保障人權。

當然,在習近平的「底線思維」之下,什麼離譜的事也會發生。但是這些離譜的事只是益發顯示中共再不能以紳士的形象示人,在內外交困之下,回復本來面貌,用更強力的鎮壓手段,只會帶來更大的反彈,無論是來自香港的還是民間社會的。

 

作者 Patreon Page /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