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杜琪峯:「香港電影已死」是廢話 年輕電影人可做「時代」賦予任務 不認識楊明

2021/3/13 — 0:15

圖片來源:《鏗鏘說》截圖

圖片來源:《鏗鏘說》截圖

已移居台灣的資深傳媒人蕭若元早前稱「香港電影工業無前途」,引起爭議,著名導演杜琪峯在港台節目《鏗鏘說》接受蘇玉華訪問,不點名指蕭若元不懂電影,他「香港電影已死」的說法是廢話,寄語年輕電影人要繼續努力,「你哋有嘅係時間,有年輕嘅衝動,可以做時代賦予你哋嘅任務」。

另外,《立場》檢視今晚港台的節目播放時間,發現該集《鏗鏘說》原定 8 時播出,但和原定 7 時 10 分播出的《The Pulse》,播出時間對調。《立場》曾就此向多名港台員工查問,惟各人均表示,員工受「保密原則」規範,不能向外界透露,改動節目播出時間的原因,詳見相關報道。

港台節目《鏗鏘說》今播放杜琪峯訪問,杜琪峯主動提起,留意到有人重提「香港電影已死」,「唔好講名啦,費事」,但就認為「嗰位先生識搵食,但佢唔係識電影;佢癡住電影搵食,但唔係搞電影嘅人嘛」,坦言其說法是廢話,希望從事電影的年輕人千萬不要聽信。

廣告

杜琪峯又稱,20 年前已聽過有人說「香港電影已死」,認為說話的人一方面是不了解電影,一方面是「自己無得撈,就以為人哋都冇得撈」,直言現在經歷的事,過往也經歷過,舉例指在 97 至 98 年間根本沒有人投資電影。

杜琪峯電影向來被認為充滿政治隱喻,如《黑社會》被指與選舉有關,他自言並非刻意為之,但創作是來自社會和生活,「時代俾我嗰個感覺,我就寫啲咁嘅嘢」,而觀者又因應社會氣氛將之扣連。

廣告

承認創作會有無形界線 「一鋪比一鋪更大挑戰」

被問到會否擔心創作及言論自由收窄,杜琪峯回應自己沒有,但就承認必然會有一些無形界線,「你唔駛諗,佢實出現,一鋪比一鋪更大挑戰」。不過,他形容自己這種創作人是「橡皮蝨乸」,怎樣都壓不死,創作很靈活,「你話嗰樣唔講得我就講呢樣,但講呢樣唔代表嗰樣唔係入面,問題係內容係咪你真係想講,定人哋要你講」,他寄語電影業的「小朋友」要繼續做電影,「只有你自己唔做,你就係投降」。

談及社會變化大,年輕人感沮喪,杜琪峯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理解這種感受,但認為在這樣的時代中,更加考驗韌力,他以電影圈的年輕人為例,「你哋有嘅係時間,有年輕嘅衝動,可以做時代賦予你哋嘅任務」。

對於香港的未來,他則稱香港要保持靈活,「仲有一息尚存,我哋應該充滿希望」。

杜琪峯:唔識楊明,都唔知佢咩樣

在二選一環節中,主持蘇玉華問他如果要重拍《PTU》,會選擇楊明抑或王喜,杜琪峯稱選擇王喜,「我唔識(楊明),都唔知佢咩樣,我冇睇無綫廿年」,指自己知道王喜是誰,這年紀仍能演 PTU。蘇玉華則選楊明,稱不是想楊明當警察,而是演「機鋪打機嘅古惑仔」,「我諗都幾入型入格」。

杜琪峯又笑言,滿意自己的名字,「唔係好似國強咁,要令國家強大,好難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