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枕戈待旦 同港一命 一兵一卒 戰鬥到底

2020/11/11 — 15:5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如果我是投降派,該直接跟中共直言:「你要戰,便作戰。」我們既是決意留守議會,就該拿出戰鬥到底的決心,我們無畏無懼,正面與極權開戰,有種就大開殺戮,哪怕逐個議員DQ,都仍然堅守議會戰線,戰到一兵一卒。

這才能體現投降派的議會抗爭,是如此的轟烈悲壯。

事到如今,拒絕委任 (總辭) 的時機早已逝去,投降派既沒膽色又無遠見,假借民調玩弄民意,以政黨資源利益及所謂的政治判斷,早已下定決心,欣然接受中共委任。既然中共可以委任投降派,自然就可以DQ,這是非常合理及有正當性的,亦是意料中事。

廣告

投降派更向中共大放厥辭,似是耍花槍的說:「你要是敢DQ,我們便總辭明志。」說穿的是,要是你敢玩野,這戲我們不演了。妄想以總辭來作政治籌碼,期望換取中共高抬貴手。

因為中共出手DQ,而想走「總辭」回頭路,推翻早前義憤填膺的各種留守議會戰線的原因,使其回力鏢當頭棒喝,實在自打嘴巴,引人發笑。當然被杯葛派及市民冷嘲熱諷,這是背棄民意的代價。

廣告

坦言「總辭」已不是最佳抗爭的回應手段,現在只是在中共面前「扭計」,垂頭喪氣地搖尾乞憐已而,畢竟最重要的是有「糧支」。

曾經十分重視議會戰線的投降派,振振有辭直斥杯葛派「棄守議會是逃避政治鬥爭」、「總辭除表態外沒實質意義」、「留低不等如承認議會權威」、「總辭後惡法會長驅直進」、「汲取外國棄守議會教訓」。

當下更豪言壯語、大義凜然的向公眾作出留守承諾:

(一) 堅守議會戰線
(二) 減少惡法通過(大灣區投票、健康碼等)
(三) 頂住明日大嶼
(四) 為公義承擔風險
(五) 三線並行缺一不可(議會、街頭、國際)
(六) 與港人共同進退

投降派除了背棄了留守承諾外,最遺憾的是那些代言人(公民黨梁家傑、楊岳橋),仍然不知恥辱,不敢承認是政治錯判,更反罵批評者。我們的政治人物、立法會代議士竟是如此的目中無人,不難想像投降派是如何遠離民意,被抗爭者和年輕人所痛恨。

最後寄語投降派,擺脫不可一世的傲慢,放下個人及黨派私利,謙卑的與抗爭者同行,共同為港戰鬥,毋負市民對代議士所期,時代呼喚與救港責任。

//梁家傑怒斥批評者:你咁叻你做吖

贊成民主派以總辭作回應的梁家傑,認為若民主派不總辭,等於「畀佢逐個搣柴」。但更令梁家傑不滿的是,有「花生友」批評民主派如今才來總辭,訕笑民主派當初選擇留在議會、接受延任。

「有花生友話『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大家點會早知今日係咁,我就當你巴閉,你睇通晒,但呢啲(民主派議員)都係同路人,我當你係神算,但你點知中共會衰到咁?就算我們兩個月前一齊劈炮又點呢?你槍口應該對外,唔係打隔離。你咁叻諗到有咩可以做,咁你做吖,唔好講嘢啦。你講咗當做咗有咩意思,爭取一時滿足感同快感係冇意思。」

楊岳橋:倘DQ證明留守議會為北京帶來很大痛苦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在電台節目表示,「若北京在短時間內先後兩次大動作取消議員資格,是對港人及整個制度的侮辱,亦證明民主派議員留守議會,為北京帶來很大的痛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