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子健案】虛報罪成判囚 5 月今上訴 高院押後裁決 林:我係冤枉㗎,法官

2020/3/2 — 18:32

林子健判後受訪

林子健判後受訪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 2017 年涉嫌訛稱在油麻地被操普通話男子擄走施虐,被裁定「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成,判囚5個月,獲原審法庭批准保釋等候上訴。林其後向高等法院就定罪提出上訴,案件今(2日)開審,法官聼畢控辯雙方陳詞後,押後約一個月頒佈書面裁決,期間林獲准繼續保釋等候上訴結果。其中林子健申請將保釋金增加5000元至1萬元、及取消每週到警署報到,獲法官接納。

林子健於休庭時,一度於座位上大叫「我冇能力睇晒所有CCTV㗎,如果冇國家強力部門,我係冇能力做到呢樣嘢㗎,我係冤枉㗎,法官!」

上訴人林子健今天有到高等法院應訊。本宗上訴由高院原訟法庭法官李運騰主審。林子健早前被裁定「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成,判處監禁5個月。林子健不服定罪裁決,今由大律師陳偉彥代表向高等法院就定罪上訴。戴耀廷等數十名人到場旁聽。

廣告

辯方:認人證據不公 原審裁判官「搬龍門」

陳偉彥強調,本案關鍵在於44段呈堂閉路電視片段中戴鴨舌帽丶太陽眼鏡丶口罩,身穿黑色衣褲的男子是否林子健,以及有關片段的時間排序是否正確。他指出,控方第三證人、即翻看有關閉路電視片段的警員就認人的證供可呈堂性存疑,以及原審裁判官蘇惠德過度依賴該證供。

廣告

陳偉彥指出,有關警員並非專家證人,而在法律上擁有「特別知識」人士,其證供才可被法庭接納。但他解釋,原審時控方沒有舉證顯示警員查閱有關片段的過程是否恰當,該名警員只是查閱過所有片段一次,因此不符合擁有「特別知識」人士的定義,蘇官依賴其證供作出裁決,對被告明顯不公。蘇官在原審判詞中,沒有清楚解釋他就認人的事實裁決,是基於控方第三證人的證供或其個人判斷,做法猶如「搬龍門」,使辯方無法有效辯護,在程序及定罪上對林子健造成不公。

陳偉彥亦提到,蘇官沒有充分考慮林子健的傷勢屬於他殘,而非自殘的可能性,而這對林子健向警方報案時的可信性的極大關係,亦是林是否有犯虛報罪的重點之一。

另外,蘇官於原審中指出辯方專家沒有親身檢驗林子健的傷勢,單憑相片作判斷,而不就其證供給予比重,做法並不恰當。陳偉彥續指出,不論蘇官或是控方,原審時也沒有解釋親身驗傷,與單憑相片判斷傷勢之分別。

控方:原審裁判官有權自行決定接納證據與否

律政司則回應指,除了依靠控方證人外,原審裁判官有權丶有責任及有需要憑個人判斷審閱案件中的一手資料。律政司亦指本案無合理疑點,其中特別強調有片段清楚顯示林子健於事發當天5時許,進入油麻地飛龍球衣店,其後見有一名戴鴨舌帽丶太陽眼鏡丶口罩,身穿黑色衣褲的男子步出該店。

控方指出,雖未能辨認面貌,但憑該男子的黑色波鞋、背包上的紅邊及其內八字的行路步姿,可合理推斷該男子就是林子健。

就控方第三證人警員有否反覆翻看閉路電視片段,律政司澄清指警方先從總長過千小時的閉路電視片段中,篩選出有懷疑林子健出現的片段,再轉交該警員翻看作認人程序,並非如辯方所指只查閱過一次。

林子健去年3月15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被時任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裁定「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名成立,被判囚5個月,獲准保釋等候上訴。蘇官早前判刑時,形容林子健的傷勢屬於自殘,其聲稱的拐帶事件純屬自編自導自演,亦指林子健因爲本案失去前往耶魯大學進修的機會,屬他咎由自取,並非減刑理由。

案件編號:HCMA 179/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