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交流應有的風範

2019/7/7 — 15:05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對公共政策的意見,無論是私下或見諸論述,涉及一些很顯淺的道理、很簡易的方法時,似乎常有官員「為何不明白」、「何以不懂」的慨嘆,例如,既然「暫緩 = 撤回」,那說「撤回」有何不可?對此,也許是問錯了問題,以一眾 AO 的智慧,特首「年年考第一」的智慧,說「不懂」的確以令人置信,該追問的是,明白是明白的,明白之後,為何不做?

即以力邀大學生交流而論,如果林鄭的交流可以做到如下極盡開誠佈公,當可一顯大都會領袖、政治家的風範:

  1. 全程公開(可錄影出街/直播),稍遲一兩天有文字記錄;
  2. 事前列明交流重點,備妥基本佐談資料;
  3. 總體不限時,例如一次二小時,但可無限次;
  4. 主持人(無論是官員或大學校長或資深記者)開場白不宜長篇大論,不多於 10 分鐘;
  5. 交流守則可參考好多商討(deliberation)的形式,香港電台《眾言堂》即為一例;
  6. 事前承諾若干次後即發表中期報告,含行動計劃,最後要有總結報告,均公開發表;
  7. 林鄭「和」張建宗應是政府一方的必然人選;參與交流另一方的必然人選是各大學學生會代表,但同時無限開放報名參加。

黃子華 2003 年的一次演出中說過,如果董建華可以不帶保鑣進入大型屋村後安然離開,他會支持董終身做特首,交稅直接放入董的信箱。同理,如果林鄭可以按上述原則和廣大青年甚至市民充份交流,當也可盡顯風範和誠意,贏回不少民心。起碼,以上建議比起閉門密會即光明磊落得多。事涉公共事務,任何道理,均能以文明說服公眾,若能以以上開放的規格來對話,必可一洗連對話也被前中大學生會會長鍾耀華視為「狗招」的恥辱。

廣告

當然有人會說,林鄭公務繁忙,怎可能這樣無限期的招呼公眾?對此,開放或直播便更為重要,任何重複、纏擾看在公眾眼裡,是自有公論的;雖然預期無限期,相信交流也決不會無休止的,香港推行普及教育已逾四十年,公民質素是有保證的。

或許,也會有人以諷刺口吻指以上建議中了美劇簡化了的 Town Hall Meeting 的毒。其實,促請林鄭放下其精英身段的呼聲早已如雷貫耳,林鄭可效法的,正是 Town Hall Meeting 般的接觸市民,身段初期總會生硬一點,但進入社會數十年後仍大談「年年考第一」的精英,學習能力當然不弱,只有多直面市民,動輒給人看臉色的惡習自會勒戒。

廣告

在當前政治形勢來說,在中聯辦其實才是昭然若揭的掌權者來說,以上建議的確有如《Black Mirror》情節般詭異,不過,所謂管治新風,應有如此格局和氣派,而不是空言反對意見為「廢話」般罵街水平。

不難明白的利害、切實可行的建議,相信本文並非首次提出,大抵只差林鄭的誠意和勇氣即可實現。篤定遺臭史冊之後,能否逆轉為名垂青史,就在一念之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