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以後的特首該如何當兩制的蝙蝠

2020/2/16 — 11:52

1 新肺炎疫情下的蝙蝠

在今次武漢肺炎疫情,蝙蝠被指是新冠狀病毒的重要宿主,病毒也傳說由蝙蝠轉播到別的媒介而產生變種。假設這是實情,而非人類的嫁禍,我想為蝙蝠這種古老生物抱個不平,幾千年來牠們已盡量以自己的醜貌怪相、晝伏夜出的活動規律和盡量聚居於遠離人煙的洞穴和崖壁的習性,盡量將病毒封鎖在自己的羣族裏,就像蝙蝠俠將罪犯限制在葛咸城一樣俠義。疫情爆發後,網上多了許多關於吃蝙蝠的視像,有些還是穿着華麗的女士,示範如何品嚐原隻蝙蝠燉湯。她先展示蝙蝠的面相,老實說合上眼露出獠牙的樣子雖有點嚇人,卻又因想到上述俠義而令人不無憐恤,為了顯示膽量,女士還吻了蝙蝠的嘴。唉!攫奪了生命還不夠,連其靈魂也要玷污。接着她以拈花指揪起並拆下整片蝙蝠的薄翼,塞進塗得血紅的嘴裏一邊嚼,一邊掩着半邊唇說這含豐富骨膠原,是營養的精華,能令皮膚保持彈性。然後將之翻轉,示範如何從脊柱位置掰開以啖其肉。真是好一幅茹毛食相配上華麗穿戴的矛盾場景。

花上小段篇幅去描劃女士吃蝙蝠的景況,乃因這不就是林鄭的寫照嗎?林鄭競選時常說「自己好打得」,試問一位半生在官僚體統中打滾至平步青雲的所謂社會精英會為誰而打?如此習得一身鑽空子脫險絕學的「泥鰍精」又會怎樣打?像曾蔭權和林鄭這類出身於「尋常百姓家」卻得以飛上「王謝堂前」築巢的幸運兒,曾蔭權大概比較能滿足於温暖的巢,在巢中貪點小便宜,無傷大雅,這亦是往日港英政府在六七暴動後樂見的「行政吸納精英」的安撫效能的大成功;但林鄭卻不同,她不滿足於那丁方的「領域」,她所謂的「打得」便含有主動出擊的意味,所以她會為了爭取比「王謝堂前」更顯赫的地位而主動去開疆闢土。結果就像人類因無知和貪婪而將封鎖在蝙蝠族羣中的世紀病毒釋放出來 —— 明明知道23條是港人的禁忌,她硬是要弄出個變異了的「送中條例」來逢迎上意,不惜拆除「引渡條例」中的「排中條例」,這條例本來是可教人安心投資的兩制之間的「結構牆」。終於爆發為期多月的社會運動,期間林鄭就像那穿戴華麗的女士,手中把弄着黑壓壓的蝙蝠就好比那些穿着黑衣的示威者,看上去令人心痛不已。蝙蝠相貌再怪再醜,也較那穿戴華麗的女士要強要酷。正所謂相由心生,林鄭的相貌較之蝙蝠要醜上萬倍,她絕不是自己所謂的憔悴,而是看上去陰險歹毒,心術不正,大開殺戒只為一己私利,利慾薰心,邪佞至極。她所謂的「打得」,並不是為香港市民爭權益,而是為一己權慾去當打手,倒戈去魚肉香港市民。穿戴華麗的女士沾沾自喜以為自己贏了蝙蝠,誓想不到蝙蝠會以傳染力如此高的病毒來抗爭。同樣,林鄭誓想不到自己以陳同佳案霸佔道德高地,以為穩操勝券的部署,居然會給蝙蝠一樣的黑衣示威者狠狠痛擊,甚至將其「好打得」的政治光環粉碎殆盡。

廣告

2 林鄭性格特徵的負面影響

其實今次疫情,如果林鄭把握得宜,懂得站回香港市民一邊,處理好封關防疫的工作,不啻是挽回一點聲望、遏止政治能量繼續流失的機遇。只是她的心魔還是教她即使上不到更高的「金殿堂」,至少要留住「王謝堂」的地位,絕對接受不了回到「尋常百姓家」。須知林鄭屬於所謂「操控型人格」,這種人格共有兩個性格特徵:一就是急於求成,二就是不擅管理細節瑣屑(「過度規管」或「缺乏考慮」都屬「不擅」)。香港近八個月的亂象,可以簡各地歸納為林鄭這兩項人格特徵的負面影響。

廣告

之前的「送中條例」快刀斬亂麻式的立法,就是第一個特徵衍生出來的心魔,令她不享受過程,不尊重程序公義,更不屑程序所得着的集思,她要的就是自己心目中的成果,甚麼以香港為家、矢志服務社會的說詞不過是她收割的鐮刀罷了。過份看重成果的人,總會以為自己是「對事不對人」,所有對她心中的事務有阻礙的人,都會被判定為「不理性」,然後予以忽略,這令她極度缺乏同理心,所以即使警暴嚴重,她還厚顏地說:「沒有警暴!」縱使棄屍和浮屍處處,她還是看不到聽不見,像一頭蒙上了眼的賽馬,只顧一味向目標盲衝,身旁的一切,都被設定為成就國家大事而可犧牲的籌碼。為了安慰自己處理抗爭行動的失當,她不得不自我安慰只有自己站得夠高才可綜觀全局,所以自己乃忍辱負重。

到了處理疫情,則輪到她的第二個特徵衍生出來的心魔作祟,林鄭一方面睥視繁瑣的事務,因她認為那是低等的工作,但另一方面又總會不知不覺間事事過問,只為了表現自己操控全局,事情倘若成功,她便可包攬所有的功勞。林鄭既好勝又階級觀念強,這種人除了自己以外,誰都不信任,當然也承受不了自己的過錯,她總會將責任往細節堆裏塞,然後催眠自己不過是細節上未盡善罷了。正如之前的會運動,她不就是不斷在催眠自己的初心沒錯,然後在「撤回」和「暫緩」等字眼運用的小處上鑽牛角尖。林鄭不屑細節,但偏偏這些細節就是她鞋中的沙石,令她走每一步都顯得進退失據。偏偏香港今次疫情中包括了買口罩、搞衞生、做檢疫等瑣碎事務,她根本不想去管,卻又不肯放手予他人去應對。於是下層人員,為免犯錯,便只好依既定程序走,才會鬧出政府以投標方式購買口罩的鬧劇,然後反過來呼籲市民歡迎提供採購口罩的良策。對於林鄭而言,公務員守則和立法會既定的立法程序乃阻礙她奔赴目標的束縛,遂尋求更多的特權讓她可以繞過正常程序,達至目標。

3 特首該如何當兩制的蝙蝠

這兩個性格特徵令林鄭只顧保護「一國」的基礎,而忽略「兩制」並行的鞏固。2018年習近平在會見港澳各界訪問團時在指香港可積極參與中國經濟的「高水平開放」機遇的同時,不忘提醒「在新時代國家開放進程中,香港仍然具有特殊地位和獨特優勢,仍然可以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正如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顧汝德(Leo F. Goodstadt)在《失治之城:掙扎求存的香港》(ACity Mismanaged: Hong Kong’s Struggle for Survival)中指:「儘管第四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知道香港面對內地時,曾經歷過的困擾,但她在2017年就職後,馬上就對內地市場及融合表達了同樣欠缺批判性的樂觀態度。然而在數星期前,李克強總理曾明確提醒林鄭,香港作為『三大中心(國際金融,貿易和航運)』地位的重要性,同時『有利於內地和香港互補互利』。融合並非當時議程一部分。」(香港:天窗出版,頁194。)林鄭的這個錯判,其實就是來自她的兩個性格特徵的「逆反影響」,事實上叫林鄭撥亂反正,以其偏執程度和低政治能量應該只是痴心妄想,倒是期望之後的接任人(我當然期望林鄭盡快被撤換掉)可以林鄭為戒,努力去當隻稱職的徘徊於兩制間的蝙蝠。須知特首的取態,對於香港的定位有着深遠的影響。

談到蝙蝠,我們這一代人很自然會想起錢鍾書的《讀伊索寓言》,在寓言中提到蝙蝠嘗試在森林戰爭中左右逢源:當野獸一方佔上風時便自稱是獸,當鳥類一方佔上風則自詡為鳥。當戰爭結束後,蝙蝠則不容於雙方,只好躲起來,晚上才出動。錢老拿此寓言來揶揄人類:「人比蝙蝠聰明多了。他會把蝙蝠的方法反過來施用:在鳥類裏偏要充獸,表示腳踏實地;在獸類裏偏要充鳥,表示高超出世,向武人賣弄風雅,向文人裝作英雄;在上流社會裏他是又窮又硬的平民,到了平民中間,他又是屈尊下顧的文化份子:這當然不是蝙蝠,這只是 —— 人。」(見《寫在人生的邊上》)雖然錢老是在諷刺人的狡黠和偽善,但我想說的是包括林鄭的四位特首都足以證明勉強融入「一國」的基礎,會落得「兩頭不到岸」的結果,不如聽聽中共領導人的話,嘗試好好鞏固兩制之間的結構牆,用的方法就是錢老所說的「逆轉思維」,這亦是慎防類似林鄭兩個性格特徵負面影響再度浮現之策。

首先面對「一國」的強大夢想,香港不妨從前四任特首盲目應和當前鋒的理念設定退下來,學習像蝙蝠一樣倒掛在深山的洞中。不要誤會,不是說要封港,不與內地連繫,而是不要理念先行,憑口號推進,香港不一定事事去當龍頭,必須以「逆轉思維」(蝙蝠倒掛的自處模式)來驗證是否真正能發揮香港的獨特優勢?特首如果思辨能力強,自然懂得如何在理念上附和,但在執行時認清狀況,然後才以「最好期望、最壞打算」的原則訂定執行細節,不然又會像推行CEPA那樣,勞多功少,CEPA自2003簽訂以後,在內地法規未完善的情況下,內地幹部的利益糾葛未釐清前,港商到內地投資可說是處處碰壁,弄遍體鱗傷。反之,面對香港內部,之後的特首真的不要像之前幾任那樣,不斷弱化香港的價值,說甚麼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很快會被上海取代,甚至有人曾幼稚地憂心上海的迪士尼會否搶掉香港迪士尼的生意。香港的優勢乃在法制,香港是行使「普通法」的地方,普通法的特色是重視「判例」,法庭受判例約束:「相同或相類的案情,須應用相同或相關的判例已訂立的法律原則裁決。」(見吳靄儀:《拱心石下 —— 從政十八年》,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8,頁32。)總的來說,普通法是會因應不同時代的「判例」而調整的法律系統,好處是能靈活地回應時代的變遷。無奈這個強項正給梁振英、林鄭等特首肆意破壞,林鄭起用鄭若驊這種邪佞之徒當律政司司長,為求令講求不偏不倚的法律天平向政府傾側,符合施政需要,就像過去八個月,為了呼應所謂的「止暴制亂」口號,便肆意在法律漏洞打入僭建的鍋釘——隨意演繹過時的「緊急法」製定「蒙面法」,又將「暴動罪」的袋口收緊,務求可在短時間內大量逮捕示威者。如此動用摧折法律體制的行徑,實在足以動搖外商對香港法制的信心。須知法制並非單純條文,條文之活用端看執法、立法和司法機關能否共同秉持那套相互制約的禮樂精神。只是在林鄭眼中這些都是束縛她的繁文縟節。在這黑暗時代,之後的特首必須像蝙蝠一樣具備聲納探測功能,據說蝙蝠雖盲,但牠竟然可以捕獵到蚊蚋如此細小的獵物。如李克強所言,香港是亞洲三大中心,無論是金融、貿易和航運範疇,都得依仗完善的法制來保護和完善。

林鄭不惜破壞法制訂立緊急法和反蒙面法,偏偏卻出現教市民必須蒙面的新肺炎疫情,這不能不算是上天的啟示。林鄭為繼任人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爛攤子,我只能以蒙面的蝙蝠俠寄寓:蝙蝠俠之所以挑蝙蝠為象徵,乃因小時候曾於井中給蝙蝠嚇着,此舉乃為了顯示「克服恐懼,面對自己」的勇氣。在古代的吉祥圖案中,好倒轉的蝙蝠圖案是常見的,因「蝠倒」諧音「福到」,這亦是香港傳統當鋪招牌常見的裝飾,倒轉的蝙蝠下是個大大的「押」字。不錯,冀盼新任特首不要重蹈林鄭覆轍,可以押注克服對自己陰暗面的勇氣為香港謀求福澤重臨。謹以此文祈願天佑我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