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到底係唔係人」是一個值得辯論的議題!

2020/2/5 — 14:0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好幾位朋友一向關心筆者撰文時興起而失方寸,著墨重手無意傷及人,甚或惹來誹謗官司,所以經常好言規勸小心下筆。 日前筆者發表一篇借「國罵」痛斥林鄭此人的短文 (註),一位律師朋友表示雖然未必招致惡言中傷的訴訟,但是「他媽的」一語始終涉及女性,有「性別暴力」之嫌,筆者聞言當然有所反省。 其實,筆者撰寫該文前也曾想過是否指斥此人「狼心狗肺」或「蛇蠍心腸」之類,但是又害怕遭到「愛護動物協會」人士誤解而群起攻之 ; 也考慮過喻指此人為「妖魔鬼怪」或「邪神巫婆」之類,又恐妨令「拜神信佛」的善男信女不滿,筆者頗感詞窮口拙! 

不過無論如何,筆者認為林鄭此人的「客觀評價」早已是「未蓋棺已有定論」,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應該沒有任何懸念!  為此,筆者再不打算為此人推敲甚麼修飾辭藻了! 事實上,過去這一段日子林鄭特區政府的施政作為「有目共睹」,簡單來說,就是基本上管治失效,社會撕裂,警暴嚴重,香港市民對政府完全失去信任和放棄期望。 不少論政人士從不同角度,包括個人性格、政治理念、危機管理,以至健康心態等等、分析林鄭此人的管治手法,可是,此人往往與常「人」的思維和判斷有重大分別,甚至缺乏一般常識和基本邏輯,乖離常理正道,所言所行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得出來和做得出來的,實在匪夷所思。 因此,筆者認為必須從另一個角度檢視此人,那就是:「林鄭到底係唔係人?」

要思考「林鄭到底係唔係人?」,當然要首先看看「人」的定義。 筆者才疏學淺,不能從深層次的哲學、社會學或宗教信仰來加以剖析,只是通俗而簡單的說幾句,作為一個議題建議而已。 筆者以為,從「人」的「生物性」本能看,林鄭行動自如,飲食拉矢放屁自如,口渴便飲水,肚餓便覓食,體倦便休息,受刺激便感興奮,怎樣也應該算是「人」吧! 但是,「人」之所以為「人」,必須突破與生俱來的「生物性」,觸發動機,發展學習和適應能力,對周遭環境作出適當反應,以及有效處理,甚而不惜抑制「生物性」的局限,從而提升「人」的質素,正是之所以有別於同樣有生物本性的其他不是「人」的動物!  因此,如果只是隨著歲月流逝而徒增年齡,筆者以為,這一個人只是具備「生物性」的「人」,只不過是久延殘喘式維持生命的「活」著,並非與社會環境產生互動效應的「生活」著!

廣告

有云「人是社會的動物」,反映出「人」與「社會」之間的親密關係和互為影響。 林鄭貴為香港特區首長,其施政管治對香港社會有著重要的衝擊,因此除了其「生物性」的本能外,其「社會性」的適應、應對和協調更為至關重要。 那麼,筆者以為,如果要判別林鄭此人到底係唔係「人」,必須檢視其「社會性」與香港人息息相關的效果。  那麼,觀乎林鄭此人近八個月以來的言行表現,一直與香港人對著幹,踐踏民意,惹起民憤,堪稱與民為敵,而且此人的惡劣行徑簡直難以常理猜度和理解,那麼,此人還可以說是「人」嗎?!

直至如今面對疫情危機,林鄭此人依然毋視醫管局員工陣線以罷工手段爭取的訴求,斷然拒絕「全面封關防疫」。  筆者以為,林鄭此人已不是「人」,或者就算勉強稱之為「人」,恐怕也是有嚴重缺陷的「人」。 筆者得悉早前學界辯論比賽的議題設定引起涉及政治敏感的爭議,那麼,筆者拋磚引玉,借此建議以「林鄭係唔係人」作為可以考慮,甚至值得辯論的議題!

廣告


註:詳見《立場新聞》刊登<他媽的!丟哪媽,頂硬上!起來,不願被林鄭攬炒的香港人!>一文 (2020/02/0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