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南早專訪 稱反送中後已回復信心 社會動盪不感內疚:我做錯了甚麼?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接受《南華早報》專訪,南早昨晚(29 日)起發布有關內容。林鄭月娥在專訪中談及「反送中運動」、《港區國安法》、司法改革以及疫情等話題,她表示社會在「反送中運動」期間經歷過一段創傷期,她的自信心也一度受損,但現時已經回復信心,她又指正確的事情就要做,如果司法機構認為需要改革,她不會阻止。但是,她認為調查警察「不正確」,又指過往一段時期都被身邊人「迫她做不正確的事情」。對於社會動盪,她表示無感到內疚,反問「我做錯了甚麼?」她又認為,行政長官並不需要為湧現的移民潮負責,又指疫情緊接社會動盪而來是「不幸運」。

林鄭又在專訪中談及個人,指自己現時生活只有工作,沒有消閒活動,她也沒花時間和丈夫林兆波聊天。當被問到家人如何應對自己所承受自己的壓力時,林鄭就指「我只能說我的家人完全支持我」,「除此之外,我不想再講詳情了。」

稱過往被身邊人強迫做不正確事情    包括要求調查警察

林鄭月娥表示,她現時已經回復信心,又指社會經歷過一段創傷期,當時整個社會似乎都認為政府做得不對,「當時大家甚至身邊的朋友、同事都在迫我做一些我覺得不正確的事情。」至於何謂不正確的事情,她認為「調查警察」是其中一項,「我當時真的不認為這是正確,現在也不認為。」她並表示自己當時面對外界人身攻擊,但現時已經回復信心,變回「當初的自己(old self)」。

林鄭月娥指,如果覺得某些事情需要做就會去做,但認為政府的做法可以更加「圓滑和細緻」,也應該花更多時間向公眾解釋,也會加強訊息傳播,「我想說的是即使到現在,政府的傳播機制仍然有待改進。」

社會動盪未感內疚    「我做錯了甚麼?」

對於去年的混亂局面,會否對此感到後悔和內疚,林鄭就表示自己「不感到內疚」,「我做錯了甚麼?我出於非常良好的原因而提出一項法案。唯一一件事可能是我和我的團隊未就此充分表達和解釋,與此同時我們的公關機制也非常差,令市民都感到困感,以及不清楚。」她又認為引起大風波,是未意識到特區與中央關係普遍存在擔憂,「我們可能未曾意識到,多年來出於教育或其他原因,人們都對於中央政府有自己的看法,因此任何與中國內地有關的政策,都會成為人們行動的藉口(pretext)。

被問到經過「反送中運動」後香港社會是否已經變得更好,林鄭認為香港已經朝著好的方向改變,因為已經訂立了《港區國安法》確保安全,「也令香港不會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的缺口」。也因為這樣,中央政府可以更有信心地讓香港更加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使金融、資訊科技和航空業有更好發展,「這樣就能夠讓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一代會有更多機會、以及更好未來」。

移民潮湧現    「這並非特首需要負責」

《港區國安法》訂立後,不少家庭都計劃移民,林鄭也被問到自己要為此現象負多大責任,但她表示「我不認為這是行政長官需要負責的事」,又指香港是一個非常自由的城市,當香港以往經歷過艱難時期,也有類似的移民潮出現,樓市股市也因此下跌,但在現時樓市也沒下跌「也平穩上升了 3 - 4%」,證明民眾仍對香港有信心。她並指如果有人要永久離開香港,「這都是個人選擇」,但她希望人們都能夠客觀地思考,「到底你們想香港像上年一樣,還是想見到現時的香港,仍然穩定、繁榮和能夠向前走?」

司法改革與司法獨立是「兩回事」

社會上有部分聲音認為本港需要「司法改革」,包括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都已經多次在親中報章表達觀點。被問到如何在司法改革同時不損司法獨立,林鄭就表示司法改革和司法獨立是「兩回事」,司法機關是《基本法》列明香港政治架構中的一個機構,「任何機構如有改進空間,都可以改革」。

林鄭指自己正改革公營部門,立法會亦已經修改了《議事規則》禁止「拉布」,「如果司法機構認為有需要做一些改革措施,為何我要阻止?」,又指自己「尊重司法機構提出他們想做的事情,即所謂的司法改革」。不過她指在任何情況下,司法機關獨立審判權都不會受干涉,「因為這是《基本法》規定的,因此沒有任何一個人應向法官表達如何審判,即使是行政長官也不可以。」

談及疫情仍指封關「不現實」   「反送中」後再遇上疫情是「不幸運」

經歷去年的社會運動後,今年又要處理武漢肺炎疫情,林鄭月娥指疫情仍在全球肆虐,疫苗又未大規模生產和使用,要做到「零確診」確實非常困難,甚至不可能,但她認為政府「已經很努力」盡量將確診數字減低。她認為除非完全封關,不准外人進入,否則不能避免個案出現,但封關仍然「不現實」。

疫情已持續接近 1 年,林鄭回顧並對比中國及澳門政府處理疫情的狀況,她指香港特別不同的是,「社會出現了兩極化和對政府不信任的情況,而在社會運動造成了動盪、長期的暴力與不信任之後,碰巧疫情就席捲而來」,形容是「不幸運(unlucky)」,但也認同政府仍然要努力推出防疫措施,並且不斷調整,而她認為迅速採取措施在對抗疫情方面相當重要。

林鄭自言生活「只有工作」  未花時間與丈夫聊天

林鄭表示,面對「一國兩制」政治框架,令她認為擔任行政長官是「世界上其中一份最艱鉅的工作」,而支撐她繼續工作的 3 種特質,是「對一國兩制的承諾」,「對城市的熱情」,以及「確保一國兩制有效運作的責任感。」

被問到自己如何減壓,林鄭表示「沒有」,「除了工作,我都不做其他事情」,「我甚至沒有花時間跟我丈夫聊天溝通,這確實是工作狂的生活」。林鄭表示,自己「把每一分鐘的時間都放在工作上,真的有很多工作要為香港而做。」

到底她是否真的從工作當中獲得娛樂,她表示「當然,有大有小」,並指自己工作的最大樂趣不是來自大政策如建屋等,而是做一些相對細微的政策,例如幫助罕見病人獲得藥物,支援基層家庭生活需要如提供電腦等,但她補充,自己不會為了幫助小眾而忽略制訂大方向政策。

而當被問到家人如何應對自己所承受自己的壓力時,林鄭就指「我只能說我的家人完全支持我」,「除此之外,我不想再講詳情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