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厚顏無恥奢談自由

2019/12/5 — 16:21

林鄭問香港人,自由受到什麼「磨損」,這樣的問題她也問得出口,足見此人之厚顏無恥,不是正常人可以想像。

香港人如果覺得現在還非常自由,百年來的自由都沒受到什麼「磨損」,那這半年來的抗爭,又所為何事?如果一切都如我們所願,我們還要每天上街,年輕人冒險犯難,被捕被打被失踪被凌辱,那我們是吃飽飯沒事幹了?

如果香港還有出版自由,那銅鑼灣書店事件又是怎麼發生的?如果還有新聞自由,為什麼記者被打被非禮,要戴著豬嘴在警方的記者會上抗議?如果香港人還有行動自由,為什麼連落街食飯都要被警察無理拘捕,女孩子被扯頭髮在地上拖行?在一個連戴口罩都成了非法的地方,你和我談自由,我應該和你談什麼?

廣告

世上有兩種真相,一種是真相,一種是中共式的真相;世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一種是中共式的邏輯;世上有兩種自由,一種是自由,一種是中共式的自由。我們說的是自由,林鄭說的是中共式的自由。

什麼是中共式的自由?就是自由是我給你的,我給你多少你才有多少,我不給你的就不是你的自由;我說你有自由,你就有自由,你說沒有自由,你還是有自由;我說給了你自由,你沒有自由也得說有自由;你沒有了自由,你連沒有自由也不能說。

廣告

自由是什麼?自由是法治和良知範疇之內,所有人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在專制惡法統治下,自由甚至可以不受惡法的約束。林鄭的反蒙面法,也是政府立的法,但香港人可以不受這條惡法所限,因為自由不受違背人權的惡法約束。

香港人的自由有沒有受到「磨損」,不是林鄭說了算,是香港每個人切身體會的,是我們每日每時都要遭遇,都能感受到的。林鄭和香港人說自由,你要先問過我們,我們說有才有,我們說沒有,你說有也是沒有。

只因為美國國會通過了「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中共跳腳,林鄭也得緊跟,找了半天找到自由作擋箭牌,卻不知道那個撐箭牌是紙做的。香港人有沒有自由,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把全世界都知道的真相,拿來顛倒黑白,那只是證明你自己冥頑不靈,證明你道德淪喪﹑智慧零蛋而已。

我有興趣的倒是,林鄭自己有沒有自由呢?作為香港特首,管不了香港事,大大小小都要問過中聯辦,她這個特首有什麼自由,只是一具傀儡而已。養著三萬黑警,卻管不了他們,一個光頭警長都敢以下犯上,她連炒一個光頭的自由都沒有。特首做不下去了,她想辭職,卻連辭職的自由都沒有。明知道中共不放她走,就是要她承擔起屠殺香港人的歷史罪責,但她連拒絕揹這個黑鍋的自由也沒有。

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如果她只有坐以待斃的自由,那她憑什麼和我們談自由!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法國革命家羅蘭夫人在臨上斷頭台受刑時,留下這句話。抽象的討論自由是沒有意義的,自由實實在在存在於每個人心中,存在於現實的政治環境,存在於人民生活的無數細節裡。林鄭要和我們談自由,應該先由黑警談起,先和黑警說清楚香港人原本享有的自由是什麼,限制採訪﹑歪曲真相「磨損」了新聞自由,鎮壓和平請願「磨損」了示威的自由,禁蒙面法「磨損」了生活的自由,如此等等,香港人的自由,早已多年「磨損」,所剩無幾。

原來我們的自由,一大半都由林鄭經手「磨損」,而她竟還有臉和我們談自由!我只能說,此人的厚顏無恥,已經登峰造極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