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原來不讀書

上星期《蘋果日報》消失翌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被記者問及:沒有七一遊行及《蘋果日報》的香港,是否她口中的「美麗新香港」?

林鄭信心滿滿答道,「美麗新香港」是指準確全面貫徹一國兩制、以一國為本、善用兩制、有高度開放型經濟,以及維護市民依法享有權利及自由的香港,並強調法治精神是違法必究,基本法及國安法都有清晰條文維護市民依法享有的自由。

法,法,法,法,法,法,法,法⋯⋯

重要的話只須講三次,講一百次的,可能是大話。

若害怕市民忘記香港是「法治社會」,我有小小建議:可仿效赫胥黎(Aldous Huxley)小說《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描述的未來「烏托邦」那樣,用睡眠教育法(hypnopaedia)向大眾灌輸正確思想,比如把特首上述講話製成錄音廣播,規定市民睡眠時必須在耳邊不停播放,保證有妙不可言之效。

一輩子是工作狂的林鄭,連和家人聊天的時間也未必有,會看《美麗新世界》這種書嗎?如果看過,該不會理直氣壯用「美麗新香港」五字吧?當然,林鄭不是常人,即使看過,也可以像「嗰個女仔」一樣,笑笑口跟全世界說: “If Hong Kong is a brave new world, why not?”

赫胥黎在一九三二年發表的《美麗新世界》,是與奧威爾《一九八四》齊名的二十世紀「反烏托邦」(dystopian)經典小說。書名來自莎士比亞《暴風雨》—— “brave”譯「美麗」,是因為在莎翁時代,這個字還有「優秀」、「華麗」等意思。

赫胥黎寫《美》,原意是惡搞威爾斯( H. G. Wells)的烏托邦小說,於是構想出公元二五四〇年一個高科技「理想社會」,刻劃其荒謬和陰暗的一面,概念類似英劇《黑鏡》。在那社會,歷史科早就不教了,人們被灌輸「歷史是胡說」(History is bunk)的想法,基督教也被廢除,詩和聖經都成禁書。

人是從實驗室直接生產出來,按「種姓」嚴格分為五等,等級名稱像肺炎病毒,以希臘字母表示,最高級的叫Alpha,然後是Beta、Gamma、Delta和Epsilon。人人各安其位,各司其職,命運在未出世的時候,已被精準規劃了。

這種社會穩定嗎?非常穩定,因為人人都很滿足,幸福感一地都係。你不開心的時候,只要服一種叫soma的藥,心情即舒暢起來,劑量加多一點,還可以做個飄飄欲仙的美夢。赫胥黎筆下這個超級安全穩定的「美麗新世界」,什麼都「完善」,只是沒有自由,也許是藍絲的伊甸園,中共的理想國。

林鄭講「美麗新香港」的時候,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美麗新XX」這構詞,自赫胥黎小說問世後,自然是帶貶義的,跟police state沒有誰比誰更高尚。假如林鄭明白這文學典故,即使心底依然冷笑why not,但按照官場套語標準,也沒理由吃了誠實豆沙包,直認不諱。

年年考第一,卻不懂「美麗新」的諷刺,香港有這位特首,太幸福了,因為 ignorance is bliss。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