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只是北京的閒雞犬

2020/10/29 — 15:2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閒雞犬》

無行㐂娥要上京,乞援討賞表錯情。
如今已是閒雞犬,升天無望盼翻叮。

㐂娥要戥人高興,要上深圳參與深圳經濟特區建立 40 周年的慶典做配角,突然在已經預告了的施政報告發表日前兩天,才宣布押後至 11 月底才公布。發表施政報告已經成為特區政府其中一個最主要的施政禮儀,行政長官宣讀施政報告的月份雖然也曾經試過反覆修改,但卻未試過如這一次突然押後。

廣告

如果政府說因為特首獲得邀請參與深圳那個慶典,又覺得這個慶典很重要,所以要押後幾天,那相信就算有部份人有意見,也很難再說什麼,最多只能批評為什麼明知那個慶典要舉行,還要把施政報告宣讀的日期定在同一天。

到了今天,特區政府的其中一個主要問題,是完全失去了承認錯誤的能力。這除了是特首的偏執,造成了這一種死不認錯的管治風格之外,過去一年多的嚴重錯誤,也令政府完全失去了管治社會的信心,連承認任何細微錯誤的勇氣與寬容都沒有。

廣告

在原定日期之前兩天才出來解畫已經令人十分反感,一拖就拖到 11 月底也實在難以令人滿意。有人懷疑是北京當局對施政報告內容不滿要扣起,這一點無從證實,但一拖延就是六、七個星期,顯然事有蹺蹊。林鄭說要與北京的部委討論惠港措施,令施政報告更完備。這個說法也難以服眾。就算發表了施政報告,也不表示政府就無需開拓新的政策方案。政府的施政從來都是一個延續中及發展中的過程。發表了,也不是說如果明明有其他新的問題、新的需要或新的發展都不需要去處理。

而事後的種種事實也證明,林鄭當時的說法只是一個急就章的回應方式。她自己上到深圳原來只是一個大配角的角色,被安排坐在極邊緣的位置,也沒有機會與領導人及其他高官接觸。他帶上去的高官那變成了頭耷耷抄筆記的小學生,純粹只是出席戥人高興,也乘機獻醜。就算這是禮節上的必要,也不要足以要把施政報告拖延個多月。而所謂上京見部委,她自己所說的預算日期也搞錯,連五中全會這個對北京而言是如此這麼重要,又早已經宣佈了開會安排的事件她都沒有察覺到,以為自己可以在那段時間上京。究竟這是一廂情願,還只是急就張的藉口,港人也應該是心領神會。

現在終於叫做修正了之前的講法,宣布了幾時上京,看來就算如願成行,去到之後會見什麼部委,見到的是什麼級數的官員,特區政府都未有着落。能夠取得什麼成果?所謂惠港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這些更是未知之數。施政報告是不是有料可加,到現時也是靠估。就算真的拼湊一些所謂惠港措施,相信也只是雞毛蒜皮。如果真的有大動作,也應該在深圳那個大會中透露點端倪出來了。

林鄭月娥這次看來真的只是自作多情!還要被她在行政會議中的成員葉太挖苦。不過,相信林鄭也應該開始習慣這一種被人鄙視的尷尬處境了。因為除了鄙視她之外,已經再沒有更恰當的方法來對待她這個人。現在,她只能在面對喉舌傳媒的時候,講講自己如何百毒不侵,自說自話說自己問心無愧的時候,才會這麼情緒高漲地自我安慰。

她面對的現實是她已經被香港人完全唾棄,最新一輪民望調查又有 49% 受訪者給她零分。而作為她主要顧問團的行政會議成員,有部份也不介意公開表達對他的鄙視。連曾主席也公開篤爆林鄭月娥與他的私人談話,主要的效果是暴露了林鄭的狂妄與空疏;建制派政黨就更加是如此了,說他們入西環篤她背脊之說,看來也不是空穴來風。至於在北京的官員及領導層心目中,林鄭月娥究竟還有幾多斤兩,也是無需說明也看得清楚。看看她上到深圳時候的座位安排,看看他連自己幾時上京都講到前言不對後語,便可知一二。

曾幾何時,林鄭以為自己好巴閉,狐假虎威,自鳴得意,還要公開擦習近平鞋,以為可以雞犬升天。看來到了今日,林鄭已經淪為北京的閒雞犬,他的主子是否得道升天,都再與他無關了。她現在的角色及作用,就只是在執行北京的政策,要把所有壞事做盡,要承擔一國兩制受破壞的罪責,要在歷史上為這一椿糊塗賬背上歷史惡名。除了是

「閒雞犬」,她肯定會成為政治上及歷史上的 condom。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