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1/31 - 18:48

林鄭和港府不斷曲解民間「封關」訴求的意思

自香港社會開始醞釀「封關」的要求以來,坊間當然有過許多不同的版本,但主流和最乎合常識的說法,至今是指「除了香港居民,暫停讓任何人從中國入境香港」。因此,政府以下的說法其實是玩弄語言的:

1. 「封起所有的關口是不設實際的」?

事實上,民間和醫護的訴求,並非「封起所有的關口」,而只是要求「暫停讓任何香港居民之外的人從中國入境香港」,如果方案是這樣,香港居民依然可以北上、從中國入境、來往世界各地,而一切國籍的旅客(包括中國籍),還是可以自由從世上任何中國之外的地方坐飛機入境香港的。

廣告

2. 全世界也沒封關?

「暫停讓任何人從中國飛進自己的國家」,已是逐漸被落實的措施,部份國家停止往來中國的航班,其實已等同香港社會所指「封關」的要求。而一旦航班不再往來中國,對那些國家而言,已幾近等同暫停任何人進出中國,可說是比香港坊間訴求更嚴格的措施。執筆之時,意大利和科威特就宣佈了停止往來中國的航班,而多間航空公司也停飛中國了。

3. 「封關」是歧視?

依從上述兩點,香港的民間訴求,「暫停讓任何香港居民之外的人從中國入境香港」,是個地理概念,人們要求不論國籍膚色姓別種族年齡,只要從中國前往香港的人員流動都暫停,背後的根據是中國境內實際上疫情大爆發。不論任何國籍的人都拒絕,算不算世衛所指的歧視,是絕對可以質疑的。

世衛今天發的聲明,要求所有國家慎防那些會「增加惡名和歧視的措施」,也是基於2005年「國際衛生條例」第三條的內容。而「第三條」的內容是這樣的:

第三條 原則

一、 本條例的執行應充分尊重人的尊嚴、人權和基本自由。
二、 本條例的執行應以《聯合國憲章》和《世界衛生組織組織法》為指導。
三、 本條例的執行應以其廣泛適用以保護世界上所有人民不受疾病國際傳播之害的目標為指導。 四、 根據《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的原則,國家具有根據其衛生政策立法和實施法規的主權權利。在這樣做時,它們應遵循本條例的目的。

相信世衛是指當中「應充分尊重人的尊嚴、人權和基本自由」。香港坊間認為應一視同仁,不論任何人,都暫停從中國入境香港的要求,是基於疫情的實際爆發情況,執行上也是只按地域考慮,有否「增加惡名和歧視」,有否破壞「人的尊嚴、人權和基本自由」,相信是完全可議的。

 

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