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在區選中出賣了很多人

2019/11/27 — 18:56

區選結果令不少人興奮,自己也認識起碼四五個本土派朋友當選,但宏觀而言,林鄭近日令人「細思極恐」的地方還是不少。

林鄭為私利向北京隱瞞實情?

關於區選是否進行,特區政府起先不斷放風說有取消可能,在最後階段則突然表示,會全力辦好選舉。最後的結果據說令北京震驚,非建制大勝,在 2003 年之後就發生過一次,之後催生了「政治氣氛下選上之後不做事,下屆就輸掉一切」的何秀蘭,據說也是「區佬」深以為戒的反面教材。「北京震驚」的大圖畫中其實缺了一塊併圖,就是「北京震驚」的原因,可能是一系列情報失準。

廣告

我們知道十一月的時候,例如何君堯和一些親北京派,都公開表達過區選應該押後,而林鄭和特區政府早期是附和的,官員也表示「如果交通阻塞就可能會取消區選」,但之後林鄭全體轉軚,說要全力辦好選舉。林這是為了她自己的權位,因為這是互相綑綁之下,達成香港形勢回穩,特區政府壓力減少的大好機會。她一方面要壓下何君堯那類人的不滿,也要北京相信建制派的選情其實不錯,否則北京就可能轉而下令要林鄭押後區選。

廣告

在這過程中,香港的建制派、特區政府和情報界,都應該向北京表示過「我方選情無礙」的訊息。

這是否「虛報」亦有不同層次,一來當然是上層官僚只喜歡聽好消息,文革前全國上報大豐收的狀況又再重演;但其實「選情無礙」的說法也不是老作,結果顯示親北京派比上屆多了 40 萬票,這個強大的種票機是巨大的工作成果,只是碰巧被反送中效應而重新召喚的黃選票抵消,但說到底最後票數都是回到六四比,而且催票效果是在半年警暴、有人被自殺強姦、全港市民對「特區軍政府」敢怒不敢言的狀況下完成,也就是說在事前,特區內部應該真的評估親北京派「選情無礙」,區選可以照去馬。

林鄭在這場選舉的得益

林鄭月娥在這場「誤導」之中是甚麼位置?因為非建制大勝,雖然令北京面上無光,但林鄭自己則成功主持了一場「顯示香港局勢暫時回穩」的選舉,市面交通也重開了,雖然非建制派大勝,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也暫時恢復,她作為特首面對的真實壓力是減少了的,也就是說林鄭自己也是這場選舉的受益者。親北京派之前或現在「怒屌」林鄭也是合理,因為林鄭賣了親北京派,換了自己安逸,親北京派意識到自己成了林鄭的 condom。「送中條例」是林鄭力推,但結果卻由親北京派承受,這一次一下掉了幾百個議員和議助的薪津。

再來,「黃絲區議會」帶來的特首選委票,未必能夠左右選舉,但令北京控制選委的安全系數大減,為了減低「意外選上」黃絲特首的可能性,安全的做法是讓林鄭繼續連任,兩害相權取其輕。除非林鄭中途被北京撤換,否則區議會的親北京派大敗結果,林鄭有了涉及特首選舉的延後利益。這次林鄭憑自己與建制派身位天然不同,獲得了若干政治好處,畢竟林鄭生存可不用選票,但親北京政黨卻要玩選舉,而前者放棄後者,可沒有任何顧慮。

如果林鄭是有意識達成這種佈局,她就是可以為了自己的權位,會阻礙北京大佈局的人。這對於香港來說,是百年難求之人。她碰巧被迫進了一個 dead end,而她狗急跳牆的時候,不管會不會損傷「自己人」。

2019 香港和 2011 倫敦無法相提並論

對於功利主義者,利用人的時候不講情,她會利用親北京派,當然也會另一方面也利用非建制派。前兩日,林鄭在出席行政會議前表示,正在考慮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Independent Review Committee),參考英國在 2011 騷亂後成立的 Riots Communities and Victims Panel 的做法進行「獨立檢討」。

這當然是偷換概念包藏禍心。英國那次「檢討」,最後的「結論」部份是說,家庭管教不善、青年無工做、乃至「仇富心態」,是暴動爆發的原因,林鄭事先張揚說這些,就是先有結論,再劃靶。先把半年來的事情,說成暴動(riot),然後只是一個「青年問題」和經濟問題,試圖將事情 frame 成與政治體制乃至警察無關;而且林鄭又說「檢討」是對事不對人,也就是不會有人被制裁,所以這並不是在回應五大訴求,而是在取消其中一項(撤查警暴),並且反而擴大了「暴動定性」。

但林鄭是不會屈服讓步,她的假讓步一直藏著一些計謀和空間,要用盡材料才心熄。非建制派不是一塊鐵板,有人堅持,有人不那麼堅持;有人希望恢復一國兩制,有人已經不抱希望。林鄭當然知道「和勇」不是天然合流,而是因為形勢合流,總有一些人在適當時候希望局勢緩和。香港抗爭者希望力挽狂瀾,但林鄭也希望如此,希望非建制派中的某些人,在選舉的框架內與林鄭重新合作,令香港「重回穩定」。這就要看整個版塊是否被勝利沖昏頭腦,用人血饅頭壓下了親北京派,但轉眼又上了林鄭的賊船。

林鄭當然知道要對反對派分而治之,但她的手段不比 689 君子,同樣是見縫插針。「獨立檢討」不同「獨立調查」,前者是她控制,後者有法定權力,而且香港人主流是要求警隊須為濫暴付出代價。「獨立檢討」跟選舉一樣,一樣是「二桃殺三士」的遊戲,希望反對派一些人支持,一些人反對,然後爭吵。事實上「獨立檢討」就是反對清算警察,毫無議價需要。最後就是香港人不能容許林鄭打文宣戰,林鄭將 2019 年香港比礙為 2011 年的倫敦,是比喻不倫,也是居心叵測。

2011 年倫敦爆發「學生暴動」,是因為 2010 年 12 月,英國議會表決將大學學費上限大幅增加三倍,令窮學生無法承擔,新制等於將窮人子弟拒諸門外,學生開始遊行、集會、示威,最後得出是青年問題、貧富懸殊,也許還有一點合理(雖然也是極度保守),但香港發生的並不是學運或者階級鬥爭,而是跨階級跨黨派,光譜由要恢復一國兩制的保守派,到跨越「一國」國際派或本土派都有,手段是包含議會、街頭、經濟戰、宣傳戰、國際包圍網等等。香港的問題,皆體制政治問題,特首和議會不由選舉產生、警察沒有任何民選機制去制衡,這一切超過了 2011 年倫敦的規模,改正也困難得多。

香港仍是一個嚴刑峻法的殖民地

倫敦或英國不需要太過斟酌是甚麼形式的調查和檢討,因為政府不得人心,死攬濫暴力量,自己在大選會被選民懲戒,但香港無論如何調查或者檢討,都不會有政黨輪替或者「真變天」。「主權在民」已經是挑戰北京,特首也是北京的人,警務署長更是北京直接任命,這一切都不是區議會或者獨立調查可以解決,遑論不論不類又滿腹密圈的「獨立檢討」。

最後就是 2011 倫敦事件的結局,並沒有太差。雖然是官迫民反,但民反了也沒太差。當時通過政府緊縮預算的政府,是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聯合政府,二百多人的前線突破警察,衝入保守黨總部「裝修」,他們打爆玻璃、燃燒海報、搗毀一番,還用滅火筒擲警察,最後警察清場,拘捕五十四人,但英國的法庭正常,也沒有《公安條例》這種殖民惡法。這幾十人裡面,不少因為證據不足,法庭直接撤銷案件;有罪成而緩刑者;有社會服務令、罰款、守宵禁令,要戴追蹤裝置。案情最嚴重者,刑期最多的一個亦只是十二個月監禁。而香港有一些人因為在場醫人、做社工、路過,就已經被告「暴動」,刑期輕的也要坐兩三年以上。無論你怎樣選,《公安條例》都存在。

所以林鄭將兩件事放在一起,藏著的還是有心誤導國際,認為香港的一切還符合「文明世界標準」,已經用「英國式方法」解決。如果反對派有些甚麼人不堅決反對,便變成附和「香港(一國兩制)已經恢復正常」,就中了計。畢竟林鄭滿腹密圈,我們也不是善男信女。雖然說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一切也只是用來迫宮和謀求變局。成不成立獨調,不是終點,只是過程。在中途改變的本地或國際形勢,到最後看來才是結果。

展望

而歷史上,反對派選舉大勝,從來都會激嬲共產黨,之後的攻勢將會更為殘酷。2003 年那次不說,梁天琦成功拿到新界的關鍵選票之後,中共就祭出 DQ 大法,之後本土派就亂成一團,這可是其他板塊沒有親身經歷的恐怖。而香港人的武裝力量一旦被打傷打清了,靠善男信女反對派肯定甚麼都阻檔不了,新人「何秀蘭化」也是肯定的,選舉就是一個不斷失望的過程。如何建立資助街頭抗爭者的長期平台和產業鏈,是確保其他層面抗爭的關鍵問題。

畢竟議席打散運動的經歷,原本土派即深以為戒,得而復失的陰影可能再次籠罩整個香港,如果香港人沒有在喘息的時候作好更多心理和後勤準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