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月娥的卑劣本相表露無遺

2019/7/1 — 17:47

特首林鄭月娥與主要官員及嘉賓 7 月 1 日早上於會展出席特區成立 22 周年酒會。(政府新聞處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與主要官員及嘉賓 7 月 1 日早上於會展出席特區成立 22 周年酒會。(政府新聞處圖片)

林鄭月娥在競逐特首寶座的時候,口口聲聲說要修補社會撕裂。原本經歷過雨傘運動的衝擊,不少市民都會樂見其成。制度造成的矛盾就算不能短時間之內處理,起碼也可以把矛盾及敵意舒緩。作為特首,作為香港社會的領導人,根本就不應該事事撩事鬥非,這是很多人對林鄭月娥原本的最卑微期望。

但到了今天,她已經成為社會撕裂的根源了。這是香港社會在政治制度裹足不前的情況下而產生的悲劇,也是一個曾經自詡服務了社會幾十年的行政精英的悲劇。

而且,現在這種撕裂,對香港社會的損害比過往任何形式的撕裂都大;對北京當局的治港策略,對北京的對台政策也造成了可見的將來都難以挽回的負面影响。

廣告

今天因為《逃犯條例》修訂而造成的社會撕裂,不獨再是贊成政改方案與反對政改、或支持民主與支持建制之間的撕裂。而是在整個管治格局中,管治階層或所謂建制伙圑與大部份市民之間的撕裂。這個所謂管治階層,除了就北京當局及其駐港幹部、特首本人、特區管治班子、也分括了行政會議及已經主導了立法會的奴隸派政黨、建制組織及各級議員。這個團伙都被林鄭月娥一次過綁上了烈火戰車,隨着《逃犯條例》修訂的失敗而車毁人亡。

林鄭月娥是造成這個局面的罪魁禍首,她顯然已經成為香港現制度下的一個「政治敗犬」,看來根本沒有翻身的機會。就算北京願意容忍她,或礙於面子而讓她留下完成這一屆餘下的三年任期,也不見得她會有什麼作為。

廣告

問題是無論留下三年也好,一年也好,以她的好鬥、自以為是、剛愎的性格,她真的可以安於做一個虛位特首嗎?梁文道已經比幾年前悲觀了很多,但似乎仍然是過度樂觀了。

搞出了要這麼嚴重的後果,林鄭月娥無論點叻點自以為是,在這個風頭火勢之時,本來應該稍為收斂,但她顯然不是這種人。幾天之前,她在失蹤了過多星期之後,重新出現接見了警方的代表。她不但沒有意圖為這兩個星期的火熱氣氛降溫,反而似是要火上加油!她不但沒有回應現在仍然十分強烈的訴求,他在接見警察代表是時的那番談話,根本就是想去挑撥警察與市民之間的對立情緒。

如果她繼續堅持拒絕民眾的訴求,她也不必擺到明是要對着幹。就算不能滿足示威者的要求,她大可選擇較為溫言軟語,提出一套完整一些的說法來爭取較多人的同情與支持,一方面可以減低政府面對的壓力,也可以買時間讓壓力淡化。

但顯然她更願意把市民對她的強烈不滿,轉移至更集中表現為市民與警察之間的對立。她是想淡化其自身的罪責?想轉移矛盾的焦點?還是準備利用香港社會的武裝力量來反撲?這一點值得所有人繼續留意。

她可能根本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誤。有報道說她曾經在與警方見面之後又與部份政協成員及人大代表見面,而一些傳了出來,不曾得到確認,但又沒有被否認的談話內容如果屬實,也就顯然更清楚反映她根本從來沒有反省過自己的問題,之前個多星期所說的誠意向市民道歉,有多大的誠意就可想而知了。

6 月 30 日下午那個撐警大會中,出現了文革式的、暴民式的衝擊記者、出手打人、及其他類型的暴力事件,我認為林鄭月娥玩失蹤之後的談話及姿態,有着推波助瀾及火上加油的意味。就如同毛澤東當年見到紅衛兵的代表,指「造反有理」,又說不能「要文」,而是「要武」。林鄭月娥的談話顯然有着類似的作用。設想如果林鄭月娥當天採取稍為緩和一點的姿態,情況會惡化至如此嗎?

回顧一下過去幾個月林鄭月娥表現出來的嘴臉,那一副對反對意見的輕蔑態度,會覺得她確是十分剛愎而且狂妄。看到她道歉時的那種虛偽,再看她近日重新出現之後發表的那些談話及言下之意,倒覺得形容她是卑劣小人也不見得是過於苛刻了。

說不會辭職是不想為北京「添煩添亂」,這就是推翻了她自己承諾過的,「如果香港市民不再支持,她就會辭職」;同樣道理,不再把「致力修補社會撕裂」放在口邊,反而在姿態上、行為上、言論上進一步製造社會撕裂,把對立擴大,這就是大家現在看到的林鄭月娥。可能這才是真正的林鄭月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