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需要商界支持,商界何須俾面林鄭?

2020/4/10 — 11:33

迫於社會壓力,林鄭終於被迫減薪。之前提起加薪還吞吞吐吐,顧左右而言他,隨後自由黨田北俊﹑周梁淑宜﹑劉健儀﹑鍾國斌聯名寫信,公開叫板,林鄭才死死氣屈服。

作為行政長官,每月收取納稅人供養的全球第二高薪,自她上台後,把香港弄得一團糟。一個送中條例引發前所未有社會動盪,疫癥流行以來,沒有一項對策得民心,她對香港人犯下的罪﹑造成的傷害,與她高收入完全不成比例。識做的人,早應該主動減薪,多少贖回自己的錯失,可惜此人冥頑不靈,非得全社會壓力都來了,她才負氣低頭。

情形正如去年送中條例推出時一樣,一百萬人反對不夠,一定要等到二百萬人走出來,她才跪底。當日要是早一日跪底,就不會有後來的動盪,今日要是主動減薪,多少也會為自己加分。現在迫於社會壓力,不但薪要減,減了薪還招罵聲,正是俗話說的,敬酒不吃吃罰酒,賠了夫人又折兵。

廣告

田北俊四人公開信,代表相當一部份商界的立場,體現了大多數香港人的意願,這是商界獨立性的一種表現。在民主社會,商界永遠不必作政府的附庸,因為商界的利益並非建立在與政府綑綁的關係上,政府依憲法施政,商界依法律從商,各有自己的活動空間。相對來說,政府更需要倚重商界,因為社會經濟發達,政府稅收增加,民眾生活穩定,對政府來說,才有執政的合法性。

商界對政府,與所有市民對政府,角色應該是一樣的,就是每個社會成員都有責任和權利監督政府施政,而不是反過來,商界要睇政府的臉色做人。古代哲人孟子說過:「民為重,社稷次之,君為輕」,這句話用在香港,便可以說:香港人為重,香港社會次之,林鄭政府為輕。既然林鄭為輕,她有什麼身份可以對香港人指手劃腳,任意妄為?

廣告

商界精英都是憑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撐起家族生意,商界成功不是「指意」政府給什麼便宜,只是要求政府提供一個安定的公平的營商環境,讓各人依自己的優勢發展自己的事業。香港商界有沒有人因政府偏幫而發達的,筆者不敢說,但相信多數商界人士都是自己奮鬥成功的。因此,商界對林鄭,盡可保持更多獨立性,更深切維護香港整體利益,只有整個香港更有法治更多自由,商人才好做生意。

相反的,若商界唯林鄭馬首是瞻,大小事都以巴結為尚,香港社會只會不斷淪落下去,淪落到與大陸看齊,商人就只有為奴的命了。

商界精英保持自己的獨立性,更會得到社會人士的廣泛敬重,對社會事務也更有發言權。像張宇人那種,事事看林鄭臉色,他在業界的影響力只會越來越低。商人巴結政府,只是謀取個人私利,出賣業界利益,你能長久混下去嗎?

當然,不少香港商界巴結林鄭,並不是真正巴結她,背後的原因是巴結中共,林鄭只是中共的傀儡,中共才是真正有勢力的存在。但商界與中共打交道,要明白一個道理,如果人人都爭先恐後奉迎中共,中共就把你們分而治之,先遠之後近之,或先近之後遠之,把你們玩弄於股掌之上,然後把你們一個個馴服得俯首貼耳,為其所用。但是,要是多數人都不那麼「順攤」,今日聽話明日扭計,扭完計得閒又聽話,那中共就拿捏你們不住,非但不能驅之如奴才,反倒要放下身段來討好。

中共沒有人民的支持,一天都過不下去,商界沒有中共的撐腰,生意仍可以照做,有什麼好怕?怕的只是,商界本身有見識的人太少,多數人隨大流,不敢與林鄭過招,那樣只是讓林鄭更容易對商界分而治之而已。

毛澤東幹革命時,與一幫高幹稱兄道弟,彭德懷直稱「老毛」。進城掌權後,毛澤東深居簡出,不肯隨便見人,高幹見他要稱「主席」,見一次如沐皇恩。結果是人人都怕老毛,老毛今天利用乙打甲,明天利用丙打乙,高幹都給整得死去活來,老毛施施然坐山觀虎鬥。今日習近平定於一尊,無限偉大,用的便是老毛那一套。

李嘉誠識玩進退裕如這一套,現在連何柱國都在玩了(何柱國有那麼「恨」做全國政協嗎?他有錢又掌握傳媒,中共不得不倚重他),香港商人畢竟都不傻。商界人士如有志氣,如能團結,試試給林鄭臉色看,試試不聽中共的話,看看他們能怎麼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