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飲鴆止渴香港陪葬

2019/10/9 — 17:08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林鄭先有「不會出賣警隊」,後有「港府除了三萬警力之外甚麼都沒有」和「港府無論做甚麼都必須考慮警方的評估及反應」;先後兩次向警隊派定心丸,令本來已趨於紀律渙散的警隊,快速地變成紀律崩潰的蓋世太保。所謂「口惠而實不至」,林鄭還在實質上收買軍心,例如堅持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會,就是要讓不依警例的警隊在執法時無後顧之憂。10 月 4 日林鄭又啟動緊急法,在推出「禁蒙面法」之同時,卻容許警員在執法時蒙面,箇中給予警隊的「特權」,就是林鄭用來「慰勞」警隊的毒藥。

警隊淪落,執法愈難;執法愈難,就只能繼續訴諸特權;執法時特權愈多,警民的關係就愈差……惡性循環,民憤漫延,不可收拾。好不容易,由林鄭一手主理的一條惡法剛撤回,另一條「反蒙面法」又實施,林鄭的管治思維始終跳不出「苛法治港」的框架。「苛法」就是煩瑣嚴厲的法律,《後漢書》說「知秦以酷急亡國,又目見王莽亦以苛法自滅」,歷史上的興亡教訓,執政者應該記取。

警隊依法執法,市民支持;警隊違法執法,市民反感。民心之或背或向,民意之或順或逆,自有其成因,絕非出於偶然,這當然不是權力壓迫就可以扭轉,更非以特權執法可以改變。與其天天說警隊遭人抹黑、以遁詞為違例的警隊開脫,倒不如反求諸己,以紀律專業示人。

廣告

一班沒有警員編號、不出示委任證、蒙頭遮面的人,穿戴重型裝備,持棍拿盾,荷槍實彈,在鬧市中進行所謂「執法」行動。這些連民間團練都不如的「武裝組織」,就是林鄭所倚重的所謂「警力」。林鄭堅持不成立獨立調查委會是包庇;容許警隊在反蒙面法實施後可以蒙面就是特權。林鄭如此「慰勞」警隊,無異是飲鴆止渴 — 這杯用毒鳥羽毛浸釀的致命毒酒,本來是林鄭與香港警隊對飲的,現在卻硬要香港市民一同乾杯,同歸於盡。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