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4/27 - 21:57

林鄭,你賣港

林鄭中途大換班,民望愈低,愈有得留低,酷吏與打手穩坐高位,潛伏的黨員開始出櫃。她說:向前看。

「向前看」,這是中央對林鄭說的,代表既往不咎,過去一年的爛攤子,暫時拋諸腦後,你有更重要的任務。「向前看」,也是林鄭對內閣倖存者與上位能吏說的,今後同坐一條賣港的船上,以後全新玩法,要掃除心障,學懂活用武器,中央要焦土攬炒,三屍十一命負責分配髒活,點火助燃,交貨。

「向前看」,也是林鄭對自己說的,因為過去一年的所作所為,自己也不堪回首,掌大權而自挖深淵,攬香港陪葬。

廣告

明日,4.28 反送中遊行一周年,那天十多萬人上街,數量超乎預期,但林鄭還有充足時間力挽狂瀾。那天的香港,沒有蒙面警察沒有橡膠子彈;去年的春天,香港人不認識汽油彈,年輕人玩抖音,忙着排隊買喜茶;還只是一年前,我們沒聽聞過香港人要流亡海外,沒想過警察濫捕七千多人,多過全港監獄在囚人數。

沒有林鄭的貪功擦鞋,不會為了一宗台灣殺人案急推送中法;沒有林鄭的剛愎自用,不會拖沓半年,令民憤爆發令抗爭進化;沒有林鄭的死不悔改,不會失去幾代人心,令《願榮光歸香港》響徹全城。

權大責大,能種之惡亦巨。這場攬炒敗局,始作俑者是林鄭,火上加油是林鄭,點燃核彈也是林鄭。

作為特區之首,林鄭的恥辱柱上有三個不滅印記,一是無能,她說自己一無所有,能倚仗的只剩下三萬警察,結果縱容警暴,毀滅一支警隊;二是無恥,號稱領導特區新時代,她發掘殖民地封塵惡法對付市民,時光倒流五十年,一朝回到帝國主義殖民時;三是虛偽,不要忘記,疫症爆發叫人「同心」時,林鄭不忘上書中央打小報告,數臭醫護、建制派與行政會議成員。

如今,一聲「向前看」,中央發功,林鄭班子手上沾滿鮮血:大搜捕泛民,向和理非大中華膠宣戰;警察政府預先張揚,動用新武器反恐法鎮壓異己;走樣變形基本法新一輪扭曲,拆除基本法二十二條嚴禁干預的枷鎖後,亮劍對準郭榮鏗及一眾泛民議員,大規模 DQ 先下手為強;酷吏接管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活用選舉法例以行政手段操控選舉;同時默許警員濫用檢疫禁聚措施,為疫症新常態長期禁集會做準備。

網上流傳一張林鄭競選特首時公開的舊照片,是她年輕時邂逅丈夫的合照,照片解說提到他們在劍橋相識,實際上相片背景,是奧地利薩爾斯堡一座大宅,這裏是經典電影、美麗童話一樣的《仙樂飄飄處處聞》取景場地。那些年,花前月下,初戀無限好,林鄭念社會學,想必有心服務社群,可能還有點赤子之心,加入政府不久,即被送往劍橋深造,復遇上終身伴侶;湖畔留影,林鄭的笑靨,充滿自信喜悅,前路坦途,想必自覺有無限可能,雄心壯志。

林鄭競選特首時發放的舊照

林鄭競選特首時發放的舊照

四十年後,升到高位,就你一人,回望年輕時,你可會感到辜負了自己,忘記了初衷?

林鄭去年曾反駁:「說我賣港?我怎麼賣港?」

一年後的今天,最平和的香港人也可以肯定地說:林鄭,你賣港。

 

相關文章:
高官浮沉看「政治覺悟」
暴政奪權五個關鍵詞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