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架空「操守議會」,關閉「教師中心」,幾時對「教協」拉人封艇?!

2020/10/20 — 21:26

楊潤雄

楊潤雄

楊潤雄早前處理所謂「嚴重專業失德」的教師投訴個案時,刻意架空「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下稱「操守議會」),自把自為的裁決「釘牌」極刑,掀起校園白色恐怖,最近報載教育局更有意關閉「香港教師中心」(下稱「教師中心」)。由此看來,教育局一而再的試圖剝奪香港教師的專業地位、專業形象和專業力量,那麼,對於收拾那個代表著廣大教師的教師工會應該早在特區政府的工作日程內, 筆者不禁問:楊潤雄,你打算幾時對「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下稱「教協」)拉人封艇?!

較資深和熟悉香港教育專業發展的業內人士當然曉得,香港的教育專業發展歷史非常反覆顛簸,一路走來相當艱難,因為特區政府一直放軟手腳,如今強勢政治壓力不斷惡化,已倒退到在特區政府的操控下,完全淡化了和壓抑了教師自主的角色和參與的機會。追源溯始,一切緣於成立「教學專業議會(The General Teaching Council)」的倡議和相關的變化。「教學專業議會」也可說是「教師公會」,其專業特性和地位如同律師、會計師、醫生等其他專業人士的「法定組織」。可惜不幸的是,這些關乎教育專業發展的良好意願和計劃,最終都在「政治考量」、「政治需要」和「政治正確」的壓力下,被徹底摧毀!

平情而論,「教學專業議會」的主要特色在於「維護教育專業地位、專責教師專業資格審批權、發展教育專業事工和處理教育專業人員操守事宜」等。其實早於 1995 年教育局已著手研究設立「教學專業議會」,1997 年特首董建華更明言於兩年內落實計劃,並撥款二千萬元促成相關工作。筆者早年參與其事,出席過多次教育界的「武林大會」,不少人曾經對香港的教育專業發展有過美好的憧憬。可是,在籌組過程中有關議席代表性、議席分配和選舉辦法等引起極大爭議,拖拉糾纏多年,連當年「意氣風發」的港大程介明教授最終也「意興闌珊」。無可諱言,政府當局和其他教育團體的最大憂慮和顧忌,就是恐怕「教學專業議會」的多數席位最終落入「教協」參選人手中,「教師公會」成為另一個「教師工會」。

廣告

坦率說來,「教協」一直被視為「在野的反建制力量」,政府當局不敢「冒險犯禁」成立「教學專業議會」,予以法定地位,便只有長期擱置,轉而以「分拆」手段來切割「教學專業議會」原意的職能,「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和「香港教師中心」便是在這樣的盤算籌劃下「產生」的兩個「非法定組織」,名義上承擔著「教學專業議會」的部分工作。「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的「職權範圍」明確列出「向政府建議有關提高教育專業人員操守的意見;……就涉及教育工作者的糾紛或指稱行為失當個案,向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提供意見」;「香港教師中心」旨在促進教師持續專業發展及進修,並舉辦課程及活動,以推動教師專業發展及提升他們的身心健康……」。可是說到底,筆者以為,這只不過是當局當年的權宜之計,骨子裡一直想方設法把教育專業的事一籃子都包攬起來,完全在掌控之中。如今在威權政治籠罩的形勢下,看來楊潤雄這個「政治殺手」將會陸續上場了!

本來「教師中心」諮詢管理委員會於 2 月換屆選舉,「教協」組成團隊競逐有關議席,早前當局以疫情為由推遲選舉,最近據報當局「驚輸」,恐怕「教師中心」管理權落入「教協」手中,竟然以「中心活動長期反應偏低」和「已完成歷史任務」為借口,打算將其「關閉」。「教師中心」的「關閉」消息由傳媒披露,可是筆者認識的委員曾向教育局查詢,還未收到官方正式的完整回應。眾所周知,「香港教育」已被視作中央的背上疽、特區政府的眼中刺,「教協」更是「香港教育大陸化」發展路上「擋道攔路」和「阻頭礙勢」的「一座大山」,那麼,教育局的楊潤雄掄刀亮劍是必然的事,他到底何日對「教協」拉人、幾時封艇?!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