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柏林直擊】黃台仰:要求釋放梁天琦等政治犯 西方國家應警告港府或因逃犯例撤引渡協定

2019/6/5 — 7:44

因被控「暴動」罪遭香港當局通緝的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及成員李東昇,早前對外公佈已獲德國政府批出政治庇護申請。兩人於六四三十週年當日首度公開露面,現身柏林,出席由德國綠黨主辦的論壇。黃台仰表示,要求香港當局立即釋放被判囚六年的梁天琦、以及香港其他政治犯,又指目前政府強推的《逃犯條例》將會打破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的防火牆,呼籲德國及其他西方國家政府對香港發出警告,一旦條例通過須考慮撤銷與香港的引渡協定。

黃台仰表示,6 月 9 號的《逃犯條例》遊行,與 2014 年雨傘運動爆發時有很大分別,在於目前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關注程度較當時高,香港社會一旦發生事件,國際社會會關注到,屆時國際社會會如何回應,「我自己就幾期待」。

黃台仰:中方曾阻德方批出申請

廣告

黃台仰連日來未有回覆香港媒體訪問邀請,多家傳媒均派員追訪至柏林。黃在論壇後接受港媒訪問,披露更多獲批難民申請的細節。黃透露,他事後透過律師獲得他的難民申請檔案,當中附有一系列電郵往來記錄,是德國難民署發送至哥廷根政府(黃台仰所住地)的郵件,當中提有及中國當局於 2018 年五、六月發出的回郵,顯示他們曾介入此事、阻止德方批出難民申請。

廣告

被問到在《逃犯條例》爭議正盛的時機,對外披露自己獲得德國政治庇護,是否由德方決定,黃台仰強調自己與德國政府,並沒就香港政治有任何往來,所有決定均是由他及李東昇自己作出。

是次論壇由德國綠黨主辦,該黨人權政策及人道援助事務發言人 Margarete Bause 受訪時稱,綠黨在黃台仰與李東昇兩人的庇護申請獲批後才與兩人相識,並指德國處理相關申請的程序,由難民署獨立作出決定,政黨沒有權利影響其決策。但她相信,兩人回港後可能受到非常嚴厲的刑罰,在此情況下根據德國的難民法案是能夠受到政治庇護。她又指,德國以至歐洲有權利捍衞民主、人權與自由,不能因為中國不開心就不做這樣的決定。

在港家人會否再受威脅?「我擔心,所以唔答」

被問到是否擔心留港家人受到威脅,黃台仰表示不會回應與家人有關的問題,「我擔心,所以唔答」。而李東昇則表示:「呢個咁兇殘嘅政權要對(我哋)家人朋友做啲咩,我唔敢去預計,亦唔希望有唔好嘅事發生。」

被問到為何人在德國,反而不再推動港獨,李東昇表示,幾年來香港人已失去太多,香港已是水深火熱的時候,目前應該關注眼前須反抗的事情,希望港人團結一致反抗《逃犯條例》修訂惡法。他又形容目前「我哋冇本錢進一步去奮鬥,必須攞返我哋失去嘅嘢先」。

談及梁天琦,黃台仰指他認為由國際知名度較高的梁天琦流亡更好,但梁後改變想法,決定留港受審;至於梁決定留港的原因,黃台仰稱自己不清楚;至於有否嘗試說服梁天琦「一齊走」,黃台仰僅輕輕搖頭,未有回答。

「可能成世都冇得返香港」

黃指自己於 2017 年 10 月離開香港後,曾與世界維吾爾大會成員、與一些德國政治人物見面,曾恐懼自己會被遣返回港,但最後覺得申請庇護「可以一試」,於 11 月正式遞交申請,之後在三個不同難民營居住。兩人的難民申請先後於2018年五月頭、尾獲批,在學習德文期間,德國政府會向難民提供基本生活費用。

黃台仰又透露,在申請獲批前,一直未有與家人聯絡。

黃台仰稱,難民申請「沒有任何條件」,唯一條件是學習德文。他又指申請過程中沒有任何人幫助過他,強調「德國人好獨立、謹慎、仔細,唔係邊個政黨幫就會有asylum」,而他在申請面試過程中,只是將香港發生的事,他們面對的處境及控罪和盤托出,對方亦即時查核他們所言是否屬實,相信德國政府最終審批時「查得好徹底、了解得好清楚」。他又指收到獲批通知時,德國當局不會交代原因,僅會稱是根據哪條德國法例批出申請。

黃指他被政府援引《公安條例》控告,該法例曾遭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批評,他與李東昇不會在港得到公平審訊,離開是合理的事。

被問到是否「對得住」目前仍身陷囹圄的抗爭者,黃台仰指「冇話對唔對得住」,稱若所有人都入獄,「個運動就咁完」,就無人將香港的情況告訴世界,換取更多關注;他表示自己有留意暴動案審訊,覺得「香港唔應該係咁,年青人唔應該面對呢啲嘢」。他又指每個人的定位、分工都不一樣,「唔同位置有唔同作用」,而運動仍在發展中,已獲得難民身份的他「喊苦喊忽」反而是浪費他們的犧牲,他會思考如何令在囚者的犧牲更有價值。

他又指,自己流亡而其他人在囚,兩者難以比較,他與李東昇「可能成世都冇得返香港」,不能回到自己成長的、熟悉的文化,以及朋友、家人所在的地方,這不是一般人能夠明白的感受,自己也曾思及一生無法回港的可能性,突然情緒崩潰大哭。

「歷史趨勢的一粒沙」

黃台仰表態指「我而家唔推動港獨」,認為香港目前面對的問題,是如何守住僅有的自由不要再惡化,而香港的政治制度應該如何發展,目前去講「有啲遠得滯」,而在基本的人權自由也受威脅時,討論怎麼的制度才會讓香港有好的發展、 是「不切實際」。

黃台仰在論壇上亦被問到為何從爭取港獨,轉向關注人權,黃台仰以英文回應:「當我還在香港時,我們認為還有空間向政府爭取一些東西,所以採取了較激進的手段(aggressive approach),但這幾年來香港的情況惡化得非常快,所以我們的策略應該改變,主要爭取修復香港的人權狀況,而非再向政府爭取甚麼。」

有香港記者問到,爭取民主的港人應該如何向前行、是否仍應提倡港獨,黃台仰與李東昇離咪商討後,由李東昇回應,指當前所有支持民主的港人應該團結一致反對逃犯條例。

至於對支持者有沒有甚麼寄語,黃台仰表示自己離港已一段時間,「感受唔到香港人喺香港的氣氛、諗法」,但越來越多外國政府、公民社會關注香港,「可能未來有更多可能性發生」;他指自己赴德以來,感到西方國家對香港情況的理解情度,不如西藏、新疆、台灣,希望自己的工作能令外界更理解香港的處境。

被問到是否覺得香港「對你哋唔住」,黃台仰表示並無此想法,只覺得「呢個係歷史使然嘅趨勢」,而自己是趨勢當中的「一粒沙」。黃台仰指,國際政治局勢很不穩定,香港人要做的是要展示決心,「話畀全世界人知道,我哋係唔接受中國咁樣嘅統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