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校園是社會的縮影,抹殺學生會也是

2021/5/1 — 21:49

香港大學(資料圖片)

香港大學(資料圖片)

中大港大校方紛紛出手,以行政手段破壞學生會行之有效的體制,沒收會室、拒絕助收會費,學生會生存空間驟減,也令日漸息微的學生運動遭到重創。

校方屢屢說學生會太過政治化、踩紅線,卻隻字不提背後真正原因 — 中共全面撲殺香港公民社會,令所有獨立於體制外的聲音難以存活。

普羅大眾也許不太清楚學生會的職能,但學生會的職能絕非一句「政治化」就能蓋過。除了耳熟能詳的福利、活動事宜,學生會的服務範圍更涵蓋參與討論學校發展、替學生反映意見、監察校政……在各所大學管理層、校董會都被中共所壟斷,權力高度集中之際,學生會以及轄下的學生傳媒是校內少數能夠發展監察制衡角色的持份者。

廣告

抹殺了學生會在社會、校政內的角色,固然是在走校園民主的倒車(是社會的縮影),更是令學生再也不被代表(或不被承認),將所有關於校政、發展、學術管理等問題直接歸類為「港獨異見」,結果方便校方掃除所有監察、制衡力量。

一黨獨大、唯我獨尊的權力集中現象,不獨是在社會發生,學校、社區,甚或乎在藍絲主導的家庭內,依舊一樣發生。以往曾看過一學術文獻,指法西斯社會其中一個特徵,是將家庭關係套用在所有社會關係中,校長是學生的父親、特首是市民的母親、國家領導人是所有人的「阿爺」,藉此正當化獨攬權力的領導者,使臣民關係變得立體。

廣告

禁言時代已經來臨,先是清算律師、學者、學生,及後就到各行各業。而清算者必然需要跑數,否則何來存在價值?稍為開明、持平一點的,結果都會倒在「反右(獨)浪潮」下,社會人才凋零,經濟發展在親中紅利秏盡後,必然會迎來衰退。在「攬炒」的一直都非港人,而是夾硬將極權價值套在於香港的北京。沒有香港人、核心價值的香港,沒有監察、公民社會的香港,政治的淪陷延伸到其他層面,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