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校政的迷思

2019/12/1 — 16:4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軒轅】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說學校絕不是表達政治主張或訴求的地方,更不應成為政治角力的場地。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指學校是學生學習的地方,不應被用作表達政治訴求的平台。

作為一位中學生,我並不可以完全認同上述說法。學校是社會的縮影,今天的學生就是將來社會的棟樑。既然如此,學校為甚麽不能夠開放校政,讓學生真正參與學校的決策,能夠增加學生對學校的歸屬感。參考立場新聞於 2015 年 10 月 7 日中管治與公民研究中心梁恩榮聯席總監的《學校的公民使命與校政民主化(下)》一文,學校在制定政策時並沒有真正讓學生參與其中。而時至今日,學校仍然故步自封,不願意開放。

廣告

很多人均認為中學不應談論政治,然而我想說「校政」其實要需要學生參與。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有關校政民主化的文章中指出學生就算能夠參與校政,大多都只限諮詢,學生鮮能參與決策,欠缺實質的影響力。

2014 年雨傘革命中,我只是一個小六學生。2019 年,我是一名中五學生。在這幾年間,我自己從政治冷感到積極參與校政,正正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學生領袖告訴我們,學生是有權利表達自己意見。相信大部分學校在制定規則是均沒有參考《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條文,第 12 條中「締約國應確保有主見能力的兒童有權對影響到其本人的一切事項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對兒童的意見應按照其年齡和成熟程度給以適當的看待。」。英國政府於 1994 年將公約擴張到香港,1997 年香港主權移交後仍然適用於香港,換而之,學生是有合法權利在學校發表自身意見。而 15 條指出「締約國確認兒童享有結社自由及和平集會自由之權利。」故學生在校內是可以就學校的施政舉行集會。

廣告

雖然大部分中學設有學生會,但是學生會的權力實在有太大限制。適逢我以在校學生身份準備提議修改學生會會章,仔細閱讀學生會的權力,其中「就本會行政及教學作出建議」中學生會只是建議,校方有權反對。同時,顧問老師多番阻撓,並指出我並沒有權討論學校政策。當學校發生重大事件時,已經畢業的校友居然被拒絕進入校門。校長就如大學的校監一樣,擁有校董會賦予的極大自主權。然而當校長施政失誤,學生據理力爭的時候,校長卻以學生作為籌碼,與表達意見的校友對對峙,這公平嗎?難道在校生就不能向學校反映意願?我感到非常憤怒,學生作為學校最主要的持份者,居然不能夠對校政表達意見?儘管中學不如大學般擁有院校自主,未能由師生以校本的角度去領導學校,減少學校受政治影響的風險,不過我認為中學應該給予更大自主權學生。中學生在近年的社會運動中均充分反映其政治成熟度和關心時事的印象。我們不再是港豬!學校乃至香港的未來,靠我們自己爭取。

校政民主化不再是天方夜譚,2000 年起香港推行校本管理模式,強調學校自主,保留辦學團體的辦學自由之外,亦賦予津貼學校的校董會、官立學校的校管會很大自主權力。近年來學校的問題屢屢發生,反映出校董會的職能未能充分應對學校事務。1970 年代,寶血會金禧中學(現德蘭中學前身)所引起的「金禧事件」轟動全港,五育事件也令香港關注教育問題。2017 年屯門興德學校事件再次帶出教育問題非一朝一夕可以解決。2018 年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遊學團事件,2019 年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女教師校內墮樓身亡事件,2019 年屯門裘錦秋中學主任降職事件,2019 年東華三院辛亥年總理中學校長欺凌事件,2019 年東華三院徐展堂學校校長土皇帝事件均表示香港校政民主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學生儘管向校董會投訴校長,但最終決定權仍在校董會身上,為甚麽不能加入學生代表,例如由學生會會長加入校董會,學生會經全校學生投票,有一定學生民望,學生會亦能將學生的意願直接反映到校董會。

我在此呼籲所有中學學生會主席,以至每一個學生,為自己,為學弟學妹,努力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我們並不是逆來順受,馬丁路德金:「任何違反法律但卻是因為良心告訴他法律是不公正的,爲了喚起社會對法律的不公正而在獄中接受懲罰的人,都是在表示對法律的最高尊重。」公民抗命並不是一種罪,而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學校是我們第二個家,我們不能失去它。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香港學生,喜歡閱讀,寫作,讀書成績一般 X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