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家書 neben Kantstraße

德國家書 neben Kantstraße

在德國讀書寫作的香港人。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nebenkantstrasseㅤMedium: https://medium.com/@nebenkantstrasse

2020/6/15 - 22:04

【梁凌杰逝世一周年】幫助香港!呼籲兩則(Helft Hongkong! Zwei Appelle)

報章圖片來源:作者 Medium

報章圖片來源:作者 Medium

今天是梁凌杰先生逝世一周年。上年 Dr W. Ma 跟在下投稿到《法蘭克福匯報》,圖以梁先生之事,警醒德國民眾。今兩位作者親譯為中文,以慰梁先生在天之靈,並敬一眾為香港付出的義士。

〈穿黃雨衣的人〉(Der Mann in der gelben Regenjacke)

這是第一宗爲捍衛香港自由而自殺的案件。國際媒體忽略了這故事:我們不清楚這個穿黃雨衣的男子當時站著在想些什麽 — 我們永遠沒法知道了。他站在太古廣場上,香港其中一幢最豪華、最大型的購物商場上。這是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五日下午。在他的脚下,是 Cartier、Dior 和 Gucci 等名店。他的訴求和商場内客人所做的事可謂風馬牛不相及。從他展示在欄杆上的橫額可見,他有五項訴求:

廣告
  1. 全面撤回送中
  2. 我們不是暴動
  3. 釋放學生傷者
  4. 林鄭下台
  5. Help Hong Kong

數小時間,他拒絕與談判專家交談,然後突然爬出欄杆外企圖自殺,數名消防員嘗試把他拉回來,但他不斷搖晃,甩開了,最終墮地。

這是香港,不是西藏。爲什麽香港會這樣?

從天安門到金鐘,30 年已逝。穿雨衣的男子自殺後翌日,約 200 萬個香港人走到街上,許多人哀悼他的死亡。200 萬人示威是怎樣的情景?這是香港人海。那晚我走到金鐘一座高架天橋,想俯瞰百萬示威者 — 這會是真的嗎?香港人海在怒喊:「保衛香港!保衛香港!」當人海發現天橋上的香港人向他們揮手,他們便報以手機上的閃燈  — 這些光芒,如同香港人每年在維園為 1989 年北京天安門死難者燃點的燭光。你亦難以想像這些憤怒的示威者是多麽和平、多麽肯合作 — 他們多次讓路予救護車,像紅海(Red Sea)那樣一分爲二。請於網上觀之。香港人怎會是暴徒?

手機的燭光和紅海使我們流淚 — 啜泣或在心内飲泣。由於親中央的香港政府對學者的言論自由越來越不尊重,本來我考慮過移民,現在卻不得不重新思考了。

2019 年 6 月這兩次(反逃犯修訂條例)示威的人數超過 2014 年雨傘運動的參加者,讀者對此是否感意外?我自己是沒有的。五年前,香港人對香港應如何實踐民主有所分歧,然而,面對逃犯修訂條例,大多數香港人明白一個簡單事實:我們不能失去自由與尊嚴。許多示威者已呐喊:「香港不是中國!」

中國共產黨不斷盡力令香港人服從其統治:你越馴服,便越富貴;如你反叛,便要付出代價。作爲老師,我明白這點。香港人被當成犬馬那樣吃吃喝喝。

香港未來會如何?很多香港人都相信,將有越來越多抗爭者被迫害,就算有些人被殺害,也不足爲奇。(爲什麽?別對獨裁抱有幻想了。)此外,官方更可使用人工智能(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去進一步打壓和操縱香港人,這在中國内地已發生了。儘管如此,許多香港人不會屈服,特別在這 2019 年 6 月以後。故此,即使中國繼續威脅香港的自由,香港人也一直威脅著中國的獨裁。然而,歐洲諸國的態度是:「讓我們更親近中國吧!」


〈雙城,一世界〉(Zwei Städte, eine Welt)

我是個香港人,也是個柏林人。作為這兩個城市的世民公民,我有特別的責任,去讓德國人意識到,香港的情況跟你們息息相關。

六月九日當天,成千上萬的人在柏林街上慶祝多元文化嘉年華,在香港,同時也有數以十萬計的市民走在街頭,抗議《逃犯條例修定草案》。這條法案將會拆毀中國跟香港司法之間最後一度防火牆。其影響力不止及於香港人,所有在港居住、工作甚至只是旅遊的外國人 — 當然包括在港生活的德國和歐洲人 — 也會受到威脅。

中國大陸不可靠的法律制度,將會因此無形地延伸至香港的「基本法」之上。然而實際上,香港的基本法卻應自一九九七年起,保障往後五十年香港本身的法制不變。香港的「終局之戰」似乎已經開始了。它很可能在數天後跟從政府的意願被通過。

當然,沒有人有責任,為世上所有的不幸而悲傷,甚至覺得對此有所責任。每天都有太多的不幸,自動由新聞推送(Newsfeed)奉上。然而,我們用作保護自身的盔甲,也可能會麻痺我們的認知和感受能力,並讓我們犯下致命過錯:我們睜眼看著世界民主被侵蝕卻無動於衷。

我的論點很簡單:正在香港發生的事,歐洲的民主國家應感到憂慮。聯邦政府和歐盟應該更加支持香港的民主公民。原因有三:

  1. 雖然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現在則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它其實長久以來一直是世界民主的一部分。 那裡的新聞自由和獨立的司法制度不僅保護了城市的特色,也保護歐洲人在東亞的利益。 如果引渡法生效,中國特色的「依法治國」將取代香港的「法治」。 這也將危及在香港和中國大陸之間工作和投資的歐洲人之人身安全。
  2. 擁有成熟民主意識、現在郤受到極權主義威脅的七百萬公民,不應被國際社會遺忘。 隨著 2014 年的雨傘運動,和最近幾週的大型示威,香港人展示了一種高度文明的標準。 儘管運動群眾浩大,沒有一個輪胎或垃圾桶被燒毀或毀壞。 世界民主的力量體現於公民的尊嚴之中。 因此,歐盟應該支持這一運動,不僅是為了戰略,也是為了道德考量。
  3. 香港是中國土地上的世界民主前線。 如果香港的特色消失,世界民主派就不能再通過這個橋頭堡影響中國的人權和民主發展。 眾所周知,香港在亞洲和國際當代歷史上具有特殊意義。 香港從前是政治改革運動的起點,也是資本主義與中國共產主義鬥爭的戰場。 香港對歐盟的中國政策具有重大戰略價值。歐盟不會在亞洲找到替代品。

基於以上原因,聯邦政府應該認真考慮暫停德國和香港之間的引渡條約。 一方面,這能捍衛對德國公民的潛在威脅,另一方面,可讓香港政府面臨國際壓力。 此外,聯邦政府也可以考慮採取以下措施:

首先,例如用取消簽證的方法,制裁支持立法的香港官員、立法會議員和暴警。

其次,外交部可以發出旅遊警告,如果情況惡化,甚至撤離德國在港公民。

第三,歐盟應該保護因反對引渡法的香港公民免受政治迫害。

如果香港的緊張局勢得不到解決,我們將在不久的將來面對新的人道災難,諷刺的是,這將在世上最發達的地區發生。

 

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