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梁美芬

梁美芬不便透露的疫苗

「我打了科興疫苗,但為何打這種疫苗呢?因為適合東方人的體質,西方那種就留給西方人吧!」— 歐陽震華,2021 年 4 月 25 日,《文匯報》

最近港大公共衞生學院在《刺針微生物》發表研究報告,顯示歐陽震華口中這支「適合東方人體質」的優秀疫苗,即使已接種兩劑,人體內抗體水平仍比接種一劑復必泰更低;同是接種兩劑的話,復必泰產生的抗體水平更比科興高近九倍。

港大流行病和生物統計學教授高本恩接受《立場》專訪,表示對結果不驚訝,因為之前的研究已顯示,自然染病後產生的抗體水平是 80 至 160 ,而接種兩劑科興所產生的水平只是 27,「染病後得到的保護較打科興更多。」

染病後得到的保護比打科興更多,那為什麼還要勞師動眾打科興,而不直接去染病呢?我沉思片刻,想通了:科興疫苗不但適合東方人的體質,更體現了東方人的哲學,是華夏文化的珠穆朗瑪峰。

《老子》云:「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謂微明。」很明顯,科興疫苗是糅合洋人疫苗與道家哲學的佛系療法,其功能不是製造足夠抗體保護你,而是讓微量抗體在你體內躺平,待病毒順利入侵後,你就會自然產生更多的抗體了。

這種「無為而治」(治是治療的治)的佛系躺平療法,聽來有點嚇人,但古語云「人生一世,若輕塵之着草」,死生有命,我們打得東方人的針,就應該有東方人的平常心。儘管科興保護力不足,恢復力應該還是有的 — 所謂恢復力,指人體感染病毒後不重症不死亡,繼而恢復健康的能力 — 所以中了招也不必擔心,信科興,唔怕。

可悲的是,像我這樣挺身而出為科興講公道話的人,即使在香港的所謂建制派也很少見,反而有些平日自稱「愛國」的立法會議員,此時卻含沙射影唱衰國貨,說好的「忠誠」看不到,「廢物」就有目共睹。

7 月 11 日《明報》報道:「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表示,接觸到數宗個案,部分人完成接種逾三個月,因計劃到內地而驗抗體,有人驗不出抗體,也有人抗體水平『踩界』,至於是哪種疫苗,梁說不便透露。」

香港只有兩款疫苗,哪款是為了返大陸而接種、抗體少到驗不出,而梁美芬又「不便透露」的呢?答案昭然若揭。請問梁議員:為什麼你認為科興名字「不便透露」呢?打完針驗唔到抗體,好出奇呀?疫苗的保護作用越小,副作用也越小!你不宣揚科興的優點,偏偏挑剔缺點,居心何在?

《明報》還引述一個「打科興疫苗的立法會議員」,指數名接種科興的議員,抗體水平數值只有「數十至一百多」,而打復必泰的朋友,數值則高達「一千多」。該議員又說,抗體水平「高啲就開心啲」,形容現時情况「害死人」,明年若再打一定選復必泰云云。

如此唱衰國貨,是正式錄用的立法會議員嗎?咁鍾意抗體水平數值高,你咪打十支囉死蠢!

 

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