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耀忠你仲想選區議會同立法會?

2018/6/24 — 12:45

梁耀忠

梁耀忠

【文:彗心】

2016年立法會選舉,當時議事規則仍未修改,多少香港人因著泛民一句「保住關鍵少數」,含淚投票入閘邊緣的泛民份子。筆者當年也抱著這種心態排隊入票站,如今看來卻是一殼眼淚,因為那時候的投票對象,正是本月政界頭條之星——梁耀忠。

梁耀忠身兼多職,踏入今年,似乎一一爆煲。

廣告

身為街工決策者,5月1 日勞動節就有三位勞工組成員,控訴梁拒付遣散費,又引述梁曾指「鍾意可以返嚟做義工」。至6月8日,街工二十二名會員退會,齊聲炮轟梁耀忠一人專政,解散勞工組。有指梁耀忠雖以「取消強積金對沖」作為政綱,但盛傳在四月的執委會上,有執委計算了三人被強積金對沖後的長期服務金金額。姑勿論梁耀忠足足處理一個多月,為何仍未收拾好爛攤子;作為勞工組織,以「為勞工出頭」為綱領,竟然在勞工議題上搞出一鑊粥,叫選民如何不搖頭嘆息?

梁耀忠亦是支聯會常委之一。眾所周知,支聯會整年最大型活動莫過於六四燭光晚會。但梁耀忠竟可缺席今年集會,據《蘋果日報》查詢,梁是因私事需要到台灣,原定6月4日五點返港,結果航班延誤至十時許才抵達,是他28年來首次未能出席六四集會。試問一個人如果非常重視某些日子,是否應該提早準備,確保不會缺席?抑或在梁的心目中,竟有私事比出席六四晚會更會重要,而又不可對人言,不可開誠布公呢?港鐵處理沙中線工程問題上左遮右掩,被傳媒和公眾噴一臉屁。此時此刻,身為全港民意代表的超級區議會界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你將來還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上,理直氣壯地開罵嗎?

廣告

最後,是6月22日有網民翻出本月6日一段立法會片段。當日立法會根據根據《建造業議會條例》及《肺塵埃沉着病及間皮瘤(補償)條例》提出的擬議決議案小組委員會,首次召開會議,需選出委員會主席。立法會會議有錄像是常識吧,會議上,梁耀忠一直笑稱「唔好呀!千祈唔好呀!你知我最唔鍾意做呢樣嘢㗎啦」、「我唔制呀」、「你知我咁多年都冇做過主席㗎」,反建議由建制派擔任主席。再次提醒大家,2016立法會開鑼時,梁耀忠因論資排輩而被安排主持立法會主席選舉,期間臨陣劈炮,未有取消當時捲入國籍風波的梁君彥之參選資格,後者最終順利當選。復會後,梁耀忠表示自己做了21年議員,從未主持過任何會議。領近十萬元薪金,工作上卻可以挑三揀四,不承擔任何職務,這份「絕世筍工」,請問還有空缺嗎?以上正是某位立法會議員的寫照。

拆炸彈本就是政治人物的必備技能。倘若梁耀忠連本身在街工、支聯會、立法會的炸彈都拆不了,還怎可期待他能夠為香港人拆解更多更大型問題。2019年區議會選舉,2020年立法會選舉,如果香港有票債票償這回事,梁耀忠到時候會償還欠下的嗎?

作者簡介:90後看混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