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梵蒂岡是所多瑪

2020/10/3 — 20:44

梵蒂岡(資料圖片,來源:Sins S @ Unsplash)

梵蒂岡(資料圖片,來源:Sins S @ Unsplash)

被美國制裁的 11 人,近日趁「國慶」紛紛發表議論,說到國安大法對「港獨勢力」摧枯拉朽云云。的確,7 月以來,只有身在外地手足方能繼續公開「跑國際線」,但上月有一人,敢於隻身往還外地和香港,試行遊說一國政府改變其對華政策,這個人便是陳日君樞機。

與宣稱無神論和鎮壓宗教活動的政權立約,梵蒂岡的想法實在令人費解。據說教廷官員會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出中梵協議有助中國內地信眾得享宗教自由。或者中國對基督教信仰的詮釋真的自由得很,自由到可以將說話塞進耶穌的嘴巴。

由官方教育部門審定的職業教育學校教科書(不知是否用於新疆的「職訓學校」),引用聖經耶穌赦免罪婦事蹟,就像荷李活電影在內地播放要改結局一樣,原本無人敢認自己從未犯罪,所以不再向婦人掟石頭,然而教科書卻「腦補」新劇情:「當眾人都退去時,耶穌拿起石頭打死了這個婦女,並說道:『我也同樣是個罪人。但如果法律只能由毫無瑕疵的人執行的話,法律就只會死亡。』」還問讀者:「通過這個小故事,你是怎樣看待法律的?」

廣告

當然,我們需要體諒「中國國情」不同。假托古人之名寫新書,在中華文化悠來已久,例如《道德經》是後人假借老子之名而作。又或者繼《死海文書》之後,很快就會發掘出「青海文書」,以證實上述內容,也未可知。中共每代領導人都有一個關於自己論述的專有名詞:毛澤東是「思想」、鄧小平是「理論」、江澤民是「三個代表」、胡錦濤是「科學發展觀」。不知習近平的文膽是否技窮,堂堂是繼往開來的「習聖祖」,也只是將習的言行根據稱為「習思想」。現在可好了,當耶穌也要服膺於中國新時代法治觀,「習近平信仰」橫空出世,可謂順理成章。

天主教香港教區,對於從旁塑造「習近平信仰」,是具有前瞻性的。近日傳媒報道的愛國教材,根據天主教教育事務處解釋,課本早於 2013 年已經刊印,2020 年第七版都只是更改第一版的錯字,換言之教區在 2012 年反國教運動後,即身體力行充實國教教材內容。梁振英除了日日買《蘋果日報》之外,也應該花時間讀讀教區在自己任內編印的教材,好好表揚才是。

廣告

可能大家比較留意早前小學教材之內提到的「岳飛受召叫」,不過初中教材中有「耶穌愛國」一段,更教人側目。課文指從耶穌事蹟可見他愛自己的國家民族,包括他從小學習自己的民族文化、熟讀經文和遵守猶太人的法律等,但當時猶太人受羅馬帝國統治,耶穌雖愛「猶太民族」,卻也不反對給羅馬帝國納稅,最後話鋒一轉,說耶穌最關心的是「天國」。

首先,將香港人和中國的關係比喻為猶太人和羅馬的關係,實在妙不可言:原來屬於港人的應許之地正被外族統治。再者,說耶穌不反對繳稅,唯一的根據就是耶穌所說「凱撒歸凱撒,上帝歸上帝」,那教區豈不是自己扮演以交稅問題刁難耶穌,引他觸犯國安法的希律黨與法利賽人?還有,最後耶穌被釘死的罪名,就是自稱「猶太人的君王」,究竟教區想教學生這就是愛國的下場,還是叫學生不要像耶穌那樣搞「猶獨」?

其實教區何需轉彎抹角要耶穌也「愛國」?既然天主愛世人,包括愛中國人,召叫利瑪竇到明朝傳福音,說到被召叫,為何教材不提洪秀全?太平天國可是根正苗紅,在中共的史觀中,被形容為一場反侵略、求民主的農民起義革命運動,愛中國建天國,洪秀全可說中國人愛國兼拜上帝的典範。只是既然耶穌的說話需要改,洪秀全作為上帝第二個獨生子的身份都得改改,畢竟他豈能與習近平相比,習近平理應是大天兄,耶穌是老二,洪秀全是三弟,大家早在伊甸園結義。當年太平軍所到之處,人民若不加入太平天國,就直接上天國。今世在中國的教堂內的,若不懸掛習近平畫像,信眾也會怕「天國近了」,十架也得拆掉。

由香港教區到梵蒂岡,究竟是樂見「近平天國」,還是像上帝使法老的心剛硬,眼見內地教友被迫害,教宗也心硬而無動於衷?甚至將 88 歲的陳樞機白等三天,摒諸門外?陳樞機對教宗而言不單是為長者,他是樞機團成員,是選出教宗的選民,本身也有資格出任教宗。主內的兄弟求見卻不接待,在信仰上是很嚴重的事情。耶穌在派遣門徒時,曾對他們說:「凡不接待你們、不聽你們話的人,你們離開那家或是那城的時候,就把腳上的塵土跺下去。我實在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還容易受呢!」(馬太福音 10:14-15)梵蒂岡是否只有陳樞機一位義人,只有上帝才知道,但在我等凡人眼中,陳樞機對得起當走的路,當守的道,還望陳樞機離開那空蕩無人的梵諦岡廣場時,就像義人羅得離開所多瑪城之時,別再回望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