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岳橋 vs 梁美芬:論何謂法治

2020/3/11 — 14:00

視點31 截圖

視點31 截圖

【文:V,00後法律系學生。相信法治已死,期望憑藉雙手,謀求改變】

先旨聲明,筆者無意挑戰城大憲法學權威、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梁美芬教授對於法治的詮釋。筆者只希望運用所學,嘗試協助各位讀者釐清概念。若有不足,還請指教。

今期《視點31》繼續高質,楊岳橋與梁美芬在節目中激辯法治存亡。誠如利君雅指出,兩人觀點猶如平行時空,完全無法調和。然而兩人就理解何謂法治,都存有極大分歧。須知法治可謂普通法下一個基本概念,分歧之大,令人深思。

廣告

要討論孰是孰非,不如先回帶重溫兩人對法治的理解。梁美芬認為法治「只有一種,人人面前,係法律平等」 (筆者注: 我諗梁大教授想講「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老人家一時口快,有怪莫怪);楊岳橋則認為法治最重要的元素,是「公權力的制衡」。

誠然,法治概念複雜,無法簡單一概而論。依筆者愚見,法治的框架在於法律至高無上,社會任何個體都必定受法律約束。於此一框架下,法治包含不同要素,歧義從中而生。以下我嘗試回顧歷史,並整合不同論者的觀點,找出「缺一不可」的法治要素。

廣告

法治的要素

法治概念起源於 13 世紀的英格蘭,當時國王與貴族相爭不斷。雙方為此簽訂《大憲章》,規定統治者權力並非絕對。國王受英格蘭法律約束,司法機構應獨立行事。及後,憲法學家戴雪(A.V. Dicey)於 20 世紀初梳理法律概念,將法治(Rule of Law)一詞普及化,並提出3大要素。戴雪認為天賦人權,法庭應保護人民權利。除非法院已經作出定罪,否則人民不能無故受到刑罰。

基於戴雪的觀點,前英國最高法院院長兵咸男爵(Lord Bingham)亦提出8大法治要素,當中包括法律必須提供充足人權保障,政府官員要以善意(good faith)運用權力,並不得超越合理界限。97 年後,英式普通法原則仍在香港適用。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亦曾經在法律期刊撰文,強調法治涉及保障人權、司法獨立,當權者應受法律約束。

簡而言之,以下法治元素於歷史中一脈相承,並為不同論者所接受,「缺一不可」:

- 保障人權,尊重人民與生俱來的尊嚴和自由

- 當權者受法律約束,不得不合理地運用權力(包括武力)

- 權力分立,只有法院能夠判罪和決定刑罰

由此可見,法治概念重於約束當權者,防止公權力遭受濫用,以此保障人民。楊岳橋大律師和梁美芬教授對法治提出簡單定義,受節目時間所限,固然未能充分說明法治精神。然而,楊岳橋的說法顯然能夠突顯法治精神中,對當權者應有的制衡。相反,梁美芬指出法治「只有一種」,忽略法治精神的多元內涵。其說法亦未能突顯當權者與市民同受法律約束。再者,她將守法意識與法治掛鈎,有偷換概念,將市民守法與當權者尊重法律混為一談之嫌。分析至此,兩位論者說法孰是孰非,就交由讀者判斷。

法治已死?

梁美芬於節目中不斷批評「暴徒」使用暴力,泛民拒絕割席,兩者一同「毀滅法治」。然而,法治是為當權者對市民的莊嚴承諾,其中包括約束自身權力,並保證尊重人民基本權利。試問市民何德何能破壞破壞法治呢?

過去9個月的抗爭中,警方多次無視市民基本人權,例如以「控制人群」為由,要求抗爭者於截停搜查期間,下跪面壁,踐踏基本尊嚴。再者,警方不合理地濫用武力,情況更為嚴重:831、101、1111即為耳熟能詳的例子;有警員制服抗爭者後,繼續亂棍毆打,甚或於警署濫用私刑。如此種種不單是香港人抹不去的傷痛,亦為踐踏法治之舉。

當權者對警暴視若無睹。為操控 3 萬警察止暴制亂,不惜縱容警察僭越法治精神。客觀上,香港已進入軍政府統治。當權者缺乏權力基礎,僅以一支持械的準軍事部隊維持統治。戴耀廷副教授指香港法治雖死,但定必浴火重生。作為抗爭者,眼見大量手足被清算,我實在未敢同意。或許戴教授是指革命成功後,我們再建香港之時,法治定必再現。

可惜,在我們眼前的香港,法治早已逝去。手足們正正明白這個事實,才會冒法律風險,甚或明知當權者有濫用權力之嫌,卻依然站出來抗爭。我哋係俾 “over my dead body” 所煽動?梁美芬,你未免太低估我哋喇。

但願我們的時代革命,能帶榮光歸於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