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提供圖片

楊森:老實說,這些勳章我沒有很自豪

在宣判的前幾天,森哥約我在舊立法會前做訪問,在我之前他已做了幾個訪問,正值中午,應該曬得很累吧。我說:「森哥,我們很快會拍完,幾個問題而已。」他友善得很,表示不用急「最緊要拍到你想要的。」

我前一個訪問的外媒記者要求楊森帶來他的銀紫荊星章,說要意像「榮譽和打壓的對比」。楊森將勳章放回那個印了香港區徽的紅色絲絨盒子,一邊說:「老實說,這些勳章我沒有很自豪,可能外國讀者喜歡看這些吧。」森哥自豪的顯然不是勳章,而是在訪問中重重覆覆的從政之路。

楊森仔細分享從政的初心:「基本上大學畢業後,我就是從政。」由創立匯點、拒絕進入臨立會、再謙虛感激支持者把他再送入立法會、直至 2008 年讓年輕一輩接棒,他一字一句小心翼翼,不精準的就從頭解釋。

2019 年反送中運動,讓楊森背起三宗案件,他堅持在「民主大倒退」下絕對認罪不認錯。「有入獄的心理準備,絕對不會因此離港」他直言家人有難過,但連日來已預備好入獄物資,言語間倔強,他有他的政治信念,正如陳詞時他用西西弗斯比喻自己的堅持。

道別時,我建議森哥預備一些拉筋強身的教學書,他有禮的答謝,說已有書單,一個月看六本。他主動與我們握手,然後背上書包說保重。還背負著數宗案件的他,保重。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