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潤雄,你憑乜嘢「證據」裁定教師「有違專業操守」?!

2020/2/11 — 12:15

楊潤雄

楊潤雄

楊潤雄,本來筆者早已不屑提及你的名字,可是你仍然恬不知恥的貴為教育局局長高官,昨日(2 月 10 日)報載有關你對於一位老師被指控的個案定為「有違專業操守」,筆者認為此事涉及專業原則和具體操作問題,茲事體大,不得不撰文提出質詢,請你老實回應!

首先申明:筆者無意針對個別被投訴的個案,只是由此觸發關乎業界老師被投訴而教育局如何公平、公開、透明地處理的關鍵問題,實在不容官方只是虛應含糊了事,因此筆者必須借此公開討論。 據報該位老師在個人面書上分享反修例新聞及評論政府處理手法,遭人截圖投訴,按有關資料筆者分析解讀如下:(一)該老師言論不涉及侮辱、咒罵、仇恨、粗言穢語、挑釁字眼等;(二)有關貼文只限朋友閱覽,沒有加入學生或者家長為好友;(三)校方經過調查後認為該老師的貼文是在私人時間的私人言論;(四)校方確認該老師的教學專業能力。可是,教育局竟然完全漠視有關理據,置校方的專業判斷於不顧,單方面向該老師直接發信,裁定「有違專業操守」,簡直是荒唐、混帳、可恥!

簡單而言,楊潤雄你到底憑甚麼具體理由和證據便裁定該位老師「有違專業操守」?首先,在教育專業範疇內,早已設立了一個自主獨立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諮詢組織 (Council on Professional Conduct in Education)」,並且有一冊由該組織印備的《香港教育專業守則》(Code for the Education Profession of Hong Kong cum Practical Guidelines)」作為行事指引,自 1994 年起經年以來得到業界的認受性,專門立案處理業界教師專業操守和行為失當等事宜。如今楊潤雄你竟然漠視該合法組織和相關指引的存在,自作主張,甚至貿然否定作為老師僱主的校方所提供的專業意見,自行一鎚定音,實在欺人太甚!說到底,你憑著甚麼可以膽敢如此狂妄?!

廣告

楊潤雄,你的所謂「解釋」簡直一派胡言,只是顧左右而言他,言詞矛盾而虛虛浮浮的說甚麼「尊重不同意見和立場,教師亦可對社會事件有自己看法及政治傾向……」云云,可是,卻無法清楚交代,明確指出該位老師在面書發表私人意見時,到底說過或寫過甚麼「帶仇恨或以違反社會社會道德標準方式表達」的用語詞彙。 如此含混的「解釋」看來只不過是掩飾你「含血噴人」和「指鹿為馬」的居心,在法律意義上就是「插贓嫁禍」或者「栽贓陷害」!楊潤雄你如此「知法犯法」,還配當上教育局局長嗎?你敢公開對質以正視聽嗎?

那位老師表示曾經考慮上訴,但是擔心「被秋後算帳」以至「失去教席」!筆者認為,這正是楊潤雄你不惜扯下臉皮,露出猙獰面目,刻意營造出赤裸裸血淋淋的恫嚇效果,目的就是要令老師「知情識趣」,甚至「噤聲閉口」,最後在教育界造成寒蟬效應的「白色恐怖」,甚至極可能演變為「政治審查和清算運動」!誠如不少人已指出,教師必須有個人政治表態的言論自由,甚或有關言論有別於當權政府的政策,以至挑戰和衝擊當局的威權管治,而當然這些言論必須存在於教師職場以外的時間和空間。 

廣告

筆者完全贊同如果個別教師被投訴「有違專業操守」,經查明後有「真憑實據」,便應該嚴正處理,可是絕對不能只是取決於任何官員的個人意志和主觀判斷!否則,這就是打壓言論自由和箝制思想自由的政治勾當!為此,這不是個別老師被投訴而得不到適當處理的單一事件,實在涉及楊潤雄你,以及你所領導的教育局行事的合法性和公正性。筆者正式公開挑戰楊潤雄你處理有關「教師有違專業操守」投訴個案的行政不當,你敢與筆者公開辯論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