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潤雄,你是「道德判官」嗎?竟然架空「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

2020/10/14 — 8:45

楊潤雄

楊潤雄

楊潤雄,被你裁定「嚴重專業失德」的教師已被處以「極刑」,筆者日前撰文指出調查程序極不公義,在未經「聆訊」便被狠下毒手,終身「釘牌」,明顯有違裁決必須「合理(reasonable)」和「合適和合乎比例(proportionate)」的原則。如今再撰一短文,說明你的野蠻、獨斷和囂跋!

楊潤雄,你當日(10 月 6 日)在記者招待會上口口聲聲表示「要維護專業教師團隊質素決心」,因而「取消一名被查明嚴重專業失德的教師註冊」云云。可是,有曰「聽言觀行」,你的「口舌便給」還是掩蓋不住你的「醜態惡行」!既然有關個案涉及「嚴重專業失德」的性質和情節,當然茲事體大,你怎麼可以不動聲色的繞過「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合法渠道而為所欲為,關起門自設刑台法場,做起「道德判官」,手起刀落?!

楊潤雄,你不可能不曉得香港有「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這麼一個組織,那麼你只是詐作視而不見,甚或有意排擠它、架空它,以至根本企圖廢掉它罷!雖然它只是「一個非法定組織,負責向政府提供意見,以促進教師專業操守」,但是在教育界有著其廣泛代表性和認受性,而且在「職權範圍」內明確列出「就涉及教育工作者的糾紛或指稱行為失當個案,向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提供意見」這一條。況且,香港已制訂《香港教育專業守則》,議會自 1994 年成立至今二十多年,一直遵照守則規範維持著教育業界內的專業紀律,處理過不少關乎教育工作者專業失德的投訴個案。雖然在操作細節上未必完全可以類比,但是議會研訊教師專業失德問題的有關職能和基本原則,大致有如社會工作者的紀律委員會,以及醫務委員會處理投訴事宜。

廣告

楊潤雄,在長逾一年跟進這個「嚴重專業失德」個案的過程中,據了解你和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從沒有聯絡過「教育人員操守議會」分享資料,或者諮詢意見,更遑論轉介此個案給議會立案調查,不僅顯出你漠視議會的存在現實、對議會的極度不尊重,更反映出你的專橫粗暴、胡作非為。難道你真的以為大權在握,把有關個案定性為「政治問題」便可以目無法紀,置「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的地位和職能於不顧,妄自以政治手段凌駕教育界業內認可的機制,在教育局內進行近似黑箱作業的調查,結果一來不認同校內的調查報告和結論,二來亦沒有尋求「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的適當介入,就只憑一些來來回回的書面報告和文字解說,便斷然重判,置該位老師於死地!楊潤雄,看來你真是狠心毒辣的出色「政治殺手」!

楊潤雄,更不堪的是你還要採取連坐手段,把相關的校長、副校長、主任和老師株聯起來,以所謂「領導無方、監管不力、協作失當」之類的莫須有罪名予以「警告譴責」。楊潤雄,筆者在「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成立初期曾任委員,熟悉議會的運作,而且不必諱言,今屆議會內有筆者所尊重和認識的委員,對於你處理這個個案的手法頗有微言,豈只是不滿被投閒置散擱在一角的輕藐態度,卻是有感到被僭越處理教師操守案件的調查職能和話語權,被官員以行政權力踐踏著教育的專業地位,恐怕此惡例一開,禍端此起,後患無窮!

廣告

楊潤雄,你絕不是「道德判官」!你只是一名政治任命官員,那麼,凱撒的歸凱撒,如果真的如你矢口否認涉及政治因素,這些教師專業失德的問題便應該還給「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處理和跟進好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