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潤雄,你還是口頭放空炮,卻繼續手裡放冷鎗!

2020/3/18 — 21:32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楊潤雄,今早(3 月 18 日)立法會大會上教育界議員葉建源提出三項口頭質詢,關乎教師專業操守的投訴事宜,由身為教育局局長的你親自作答,筆者收到你的口頭答覆書面稿,便引述內容如實評說幾句。

楊潤雄,葉建源議員的三項質詢,筆者以為其中第二題最為關鍵,觸及所謂「仇恨言論」和「挑釁行為」所依據的「法律條文或守則」,因為這是教育當局在處理相關投訴時必須參照和考慮的重要法理基礎。筆者一直認為教師專業操守茲事體大,曾多次撰文表示有關投訴必須以嚴肅態度,公平、公正和公開的處理。可是,觀乎楊潤雄你的口頭答覆,依然沒有具體回應葉建源議員的問題,只是放一輪空炮,引來一陣煙霧,含糊其詞以圖混淆視聽,筆者以為其實只是掩飾你繼續暗地裡向個別老師放冷鎗狙擊!

楊潤雄,你說了好幾句「冠冕堂皇」的話,筆者當然贊同:「……一個專業的教育工作者,應該重視其言行對學生思想和品格的影響;應該知道必須尊重法律及社會接受的行為準則;亦應該懂得努力保持教育專業的榮譽、尊嚴與情操,以符合社會對教師的道德標準或價值觀的期望,這些都很明確載於《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之中……」。正因為如此,制訂這份有廣泛認受性和專業代表性的《香港教育專業守則》是「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Council on Professional Conduct in Education)」,而且更被賦予處理有關教師操守問題的權力,其職權範圍第三項明確列出:「就涉及教育工作者的糾紛或指稱行為失當個案,向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提供意見」。

廣告

楊潤雄,嚴格來說,筆者以為「向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提供意見」的最終規定做法當然有損「教育專業的獨立自主」原則,但是鑑於「教育專業公會(General Teaching Council)」仍未正式成立,「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在處理「專業失德投訴」程序上所扮演的角色只是「有名無實」的「冇牙老虎」,坦率說來與「醫務委員會」直接介入醫療疏忽、失誤和紀律研訊,或者「律師公會」的專業地位當然有所分別。但是無論如何,「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畢竟是教育業界內被認受的專業團體,而且立專案小組處理個案的操作持之以恆,具一定的法理基礎,更重要的是一向以專業原則,按既定研訊程序有所依據的處理個別投訴。

楊潤雄,你洋洋灑灑的行文解說,都只是兜兜轉轉列出一些「基本原則」,內容空泛,甚至可說虛與委蛇,並沒有真正觸及葉建源議員實質問題所指向的「仇恨言論」和「挑釁行為」,到底在法理上如何清晰的界定,以及在投訴的具體內容究竟涉及怎樣措詞和哪些語言?!你只是表示「……不贊同公開有違教師專業操守的內容供公眾評論,除了私隱的考慮,每宗個案有其獨特性,難以概之括之,貿然在未有全面資訊下評論,絕不公平」云云。其實,所謂「私隱的考慮」完全可以適當合理迴避,而且正正因為教育當局似乎刻意「隱瞞」有關個案的「全面資訊」,做成「絕不公平」的疑慮。

廣告

楊潤雄,況且一直以來你和常任秘書長等官員,從沒有就最近的教師專業失德個案轉介往「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研訊,簡直視該被認可的「教育專業仲裁組織」為無物,連正常的諮詢渠道也沒有適當善用,你說得過去嗎?筆者有理由相信這只是由你或者其他個別官員「自把自為」,而且據其他個案資料所顯示,甚至有違「程序公義」,以及對學校管理層的研判意見「充耳不聞」等情,難免令人質疑這只是為了「合理化」楊潤雄你的「長官意志」,以至務求「順利完成」楊潤雄你的「政治正確」任務,甚或無懼「私了」之嫌!

楊潤雄,在這幾個月來的社會運動的衝突中,政治力量不時滲入校園,干預教育的正常運作,惹起一些別有用心人士對教師的猜疑,甚或「仇視」,不少教師竟然成為「眾矢之的」。因此,楊潤雄你處理有關所謂「仇恨言論」和「挑釁行為」的教師投訴時,更應該慎重和秉公辦理,絕不能在教育局暗室內「了斷結案」,必須放在陽光下讓教育專業界內人士介入,並且公開交代給社會大眾得悉研判詳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