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潤雄「焗長」,你是「政治審查和清算」,不是研判「教育專業失德」!

2019/12/30 — 17:02

楊潤雄

楊潤雄

報載教育局楊潤雄接受內地《上觀新聞》專訪,談論香港教師因為參與遊行示威或作政治表態而被調查,提及「若學校不配合調查,甚至校長也支持教師行為」,表明「如果覺得一個校長不能勝任,可以取消其校長資格」云云。(註)  如此混帳荒唐的一席話,不僅有辱其問責官員的身份,一派胡言,儼如「威嚇脅迫」校長和教師的一名「焗長」,進行不折不扣的「政治審查和清算」!,

首先,從法理而言,「無罪推定」(presumption of innocence)是香港普通法刑事訴訟中的重要原則,簡單而言,就是除非經過法庭審訊而被證實及判決有罪,否則不能私下妄言被起訴者已犯罪,這也是聯合國《國際公約》確認和保障的基本人權。 因此,在教師接受調查期間,豈容楊潤雄「焗長」指指點點,妄議論斷,更何妨先前有過「未審先判」把教師「停職」的例子,如今又再向校長出言不遜的以「取消其校長資格」作「威嚇」,實在欺人太甚,踐踏到教育界人士的頭上來,難道楊潤雄「焗長」你是「法盲」的嗎!? 

其次,楊潤雄「焗長」你言下之意就是逼令校長「知情識趣」來「配合」你對有關教師的所謂「調查」,予以「否定」他們應有的合法權利,否則就要面對「被取消校長資格」的壓力危機,簡直十分霸道囂跋。 須知學校在法團校董會的管治和營辦原則下,校長和教師受僱於法團校董會,教育局在這樣的僱傭關係基礎上沒有法理方面的角色,有的只是掌控著「教師專業註冊資格」的權力。 如今楊潤雄「焗長」你只要「覺得一個校長不能勝任」,便幌動著這一柄鋼刀,高唱「順者昌、逆者亡」的戰曲,逼使學校的校長和老師就範,真是狠毒無比!

廣告

其三,教育局當然可以按《教育條例》賦予常任秘書長的權力來「取消校長/教師的專業註冊資格」,但是有關決定必須有「真憑實據」,並經過嚴謹公正的查證法理過程,豈只是取決於官員個人的意志和主觀判斷,否則難以經得起「司法覆核」的挑戰和考驗。 更何況,筆者早前已撰文解說過,在教育專業範疇內,有其自主獨立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諮詢組織(Council on Professional Conduct in Education)」,以及備有《香港教育專業守則》(Code for the Education Profession of Hong Kong cum Practical Guidelines)」為指引,專門立案處理業界教師失德事宜。 如今楊潤雄「焗長」竟然漠視合法組織的存在,自把自為的作勢表態,立意在香港教育界製造寒蟬效應的「白色恐怖」!

更無恥的是楊潤雄「焗長」有意混淆「言論自由」的空間和「專業失德」的指控。 前者指專業校長和教師在社會上有其個人言論,以至政治信念和活動的自由,後者指他們在專業工作上的操守失當,尤其涉及在校園職場上的言行表現。 如果他們觸犯法律,「散布」造謠訊息、「滋擾」社會安寧,「破壞」環境公物,以至較空泛的「教唆」、「煽惑」或「鼓動」學生等指責,甚或相關的嚴重罪行等情事,都必須有足夠的佐證,並且經過公平查驗和正式審訊,有關指控才能成立,繩之於法,筆者毫無異議。 這本來是文明法治社會中的一般邏輯常理,否則就是有如無法無天文革年代的「政治審查和清算」坑人伎倆! 楊潤雄「焗長」,你如此顛倒黑白,緊跟中央「整肅」香港教師和「整頓」香港教育的國策方針,難怪可以官拜教育界領導高位!

廣告

楊潤雄「焗長」你身為香港教育部門高官,不是黨國機器系統的「黨委書記」,如今你竟然聽任中央指使,假借研判「教育專業失德」之名,進行「政治審查和清算」之實,壓迫香港校長和教師,實在令人憤慨不已!

註:詳見《立場新聞》(2019/12/29) 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