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穎宇聲明全文 —「試題事件」屆半年遭人格謀殺 保護家人將謝絕試題相關訪問

2021/1/10 — 10:56

楊穎宇

楊穎宇

以下為本人楊穎宇的個人聲明。聲明分為兩部分。

第一部分:回應香港考評局 2020 年 12 月 30 日的聲明

本人遞交辭職信前,仍然積極籌備 2021 年歷史科考務工作,已獲不少資深考務人員答允參與,亦著手培訓有才有德者為擬題員。然而,管理層於 2020 年 7 月 22 日下午與本人討論本人去留問題,本人確信管理層在會議上所提供的資訊為真,遂決定遞交辭職信「保命」,並剎停所有2021年考務工作,管理層將相關工作另交同事負責,此後本人對 2021 年本科考務人事和擬題情況毫不知情。換言之,本人於 7 月 22 日與管理層會議前,並無辭職的想法。

廣告

就本人的親身經歷所見,審題委員會人選的審批情況近幾年出現了巨大轉變,惟事涉具體操作內情,基於保密原則,不予評論。

該聲明指出,考評局早前的新聞稿和其後司法覆核的判詞已詳述考評局取消 2020 年文憑試歷史科卷一第二題分題 (c) 的決策經過,判詞亦確立考評局經過適當的程序,並基於獨立、專業及學術考量而作出決定。事實是,司法覆核只處理取消題目所涉及的程序問題;程序沒有問題,不代表取消題目這個決定沒有問題。法官高浩文在司法覆核判詞中對有關試題高度贊揚,同時對取消題目的諸多細節和理據作出了大量批評(詳見附錄一)。至於 2020 年 5 月的取消試題新聞稿,其所舉「理由」與事實存在很有出入,甚至與官方課程文件存在矛盾(詳見附錄二)。換言之,考評局直到今天,就取消歷史科試題一事,仍然欠考生、教師、市民大眾一個具體的、合符史實的、合符事實的、合符邏輯的解釋。

廣告

本人深知保密的要求和重要性。本人一直嚴守考評局保密原則,就算涉及重大公眾利益事宜(如本部分聲明第二點及本人所接受的傳媒訪問)亦嚴格遵守保密原則。

第二部分:就不再接受傳媒訪問「2020 年歷史科試題事件」的聲明

本週初,有人冒本人之名寄信到考評局,其內容為桑拿浴室廣告,內含多張女性三點式泳照,信內寫道:「我,楊穎宇,前考評局高官,已經轉行,加入黃色事業,介紹好嘢給你們,向教育界及各好友推介」。信內附有名單,內列十位人士姓名及地址,相信此信件可能已抄送名單內人士。

本人聲明:上述信件並非本人所寫,本人亦不認識名單上任何人士,亦不知悉該等人士的地址。

「黃色事業信函」事件表明,「2020 年歷史科試題事件」(下稱「試題事件」)發生已屆半年,對家仍然企圖對本人作出人格污衊。本人近期接受傳媒訪問,已觸動對家神經,遂製作上述信函,以求謀殺人格,轉移視線,甚或企圖陷害本人。

一年半以來,香港社會情況有目共睹,勢必影響你我。「黃色事業信函」是對我發出的明確警號。真相固然重要,但我亦有責任保護家人的人身安全。因是之故,本人即日起將謝絕傳媒朋友就試題事件的訪問邀請,亦不會在公開場合評論或回應試題事件。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西元 2021 年 1 月 9 日

附錄一

法官高浩文在司法覆核判詞中有以下批論:

  • 判詞第40-41段:法官高度贊揚有關題目,認為它能測考批判思維,考生需要明確指出自己的立場,而且必須提出史實予以解釋,更需考慮與自己立場相反的史實。當中所需要的分析能力,在日趨非黑即白的香港尤為重要。
  • 判詞第44段:如果說成績較好的考生會受到題目「誤導」,是侮辱了他們。
  • 判詞第56段:「傷害民族感情和尊嚴」與課程和考評沾不上邊,這個說法訴諸情緒,是政治正確、自我審查使然。
  • 判詞第67段:「題目沒有討論空間」一說,與題目的設計背道而馳,題目的設計正正是鼓勵討論。
  • 判詞第68段:「答案只有一個」的說法矛盾。這個法說的意思似乎是「只有一個(官方)接受的答案」。
  • 判詞第69段:「偏離史實」這個批評是錯誤的。該題目並沒有明示過什麼史實,它只是舉出一個命題然後問考生是否同意。按課程及考評的要求,學生需自行按史實銓釋資料。而且,很明顯,能反映學生知識水平的並非「題目」本身,而是考生的「答案」。
  • 判詞128-129段:題目的設計讓很多人認為是正正切合《課程及評估指引》及評核大綱的要求。然而,考評局並不苟同。
  • 判詞第158段:題目明顯不是問日本暴行的利弊。題目的設計要求考生處理兩項資料的同時必須在個人所知中論及有關暴行。……這些評論似乎只是「循環論證」(circular reasoning)。
  • 判詞第167-169:考評局委員會徵詢三位科目專家意見,有兩位大致支持該題目;有一位(歷史科科目委員會成員)持相反意見,但他有些看法難以服人。
  • 判詞第241段:本席希望指出一個矛盾。一方面,考評局說,由於不可以製訂出可靠的評卷參考以公平客觀地進行評核,所以無法對題目作出任何數據分析。但另一方面,從兩次考評局委員會會議記錄得知,考評局委員會的決定卻很依賴一個數據,即 38% 考生能按某個 (未符期望的) 論點作答。
  • 判詞第317段:題目被說成因為不能製訂客觀、公允的評卷參考所以是不公平、不適宜的,但它也被說成因為不適宜所以不能製訂客觀、公允的評卷參考。這一點似乎是「循環論證」。

附錄二

2020 年 5 月的取消試題新聞稿,內容讓人難以釋疑。其所舉「理由」與事實存在很有出入:

  • 設計偏離中四至中六歷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的學習及評估目標」:理由並不成立。教育局出版的教材套及經教育局審批的歷史科教科書均涵蓋該時期日本對華的正面和負面影響。司法覆核判詞第 128-129 段亦指出,除考評局外,其他不少持份者均認為題目正正切合《課程及評估指引》及評核大綱的要求。
  • 該分題的參考資料只是摘錄部分 (The reference materials provided in the question are merely excerpts from the original sources)」:然而,歷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5.5.2說,設計卷一歷史資料題時,「試題內容乃根據不同形式之歷史資料,包括文獻(extracts from written sources)、統計數據、地圖、漫畫及照片。」考評局委員會所反對的,正正是《課程及評估指引》所要求的。除非考評局委員會認為 excerpts 和 extracts 二字的意思完全不同,否則這個「理由」明顯有悖於教育局和考評局共同製訂的課程文件。
  • 題目的提問用語亦欠全面」:「……X多於Y……你是否同意此說」這個提問用語,要求考生對某課題的某兩個特質進行均衡討論。考生無論贊成或反對有關命題,其答案均需均衡、合符邏輯、以史實為據,否則便會失分。這是歷史科其中一個最全面的提問用語,使用經年,乃其中一個最能評核考生高階思維的提問用語。
  • 題目設定雖然屬開放式題型,但以中學公開試而言,設置於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的歷史場景並不合宜,亦未能貫徹文憑試的公平考核及在設題時須按指引處理敏感議題的原則」:幾十年來,不同程度的中學歷史科公開試,就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中日關係、日本軍國主義所設開放式題目不知凡幾,1989年高等程度會考(Hong Kong High Level Examination)歷史科考卷更有以下題目:「試評論 1912-45 年間中、日兩國在外交及文化上的關係。」換言之,當歷史科受到應有尊重時,歷史科完全有能力探討中日關係歷史之中政治正確的「侵華暴行」以外的不同維度。

以上聲明刊於本人的IG: @hansyeungta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