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權下的表態和造假

2020/6/4 — 16:30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国安法降臨,政府高官、大學校長、宗教領袖、文化演藝及不同界別人士,紛紛要表態示忠。

社會權貴爭先獻眉,唯恐不及,無權無勢者縱不情願,也可能落得「被表態」下場。先後傳出有中資機構要求員工簽名支持立國安法,更有演藝及文化界名人公開表示,聯署「被簽名」,名單上同名同姓者並非本人。

藝人蔣志光公開在 fb 專頁表示「從未在這份聲明裡簽署任何文字」,之後亦有台灣演員徐熙媛和音樂人李巧靈等。站出來澄清,藍絲會覺得「被割蓆」,用八奇領域邏輯「整治」。

廣告

更可怕的是,事情發生了,你卻無從追究:到底是誰人所為?真的同名同姓,還是有人故意造假呢?事實的真相,可能永遠無法得知。假如有一天,國安法立法之後,情況倒轉過來,你的名字又被人「造假」,但這次是放在被指支持「分裂國家」的聯署名單上,你要如何為自己脫罪?

米蘭.昆德拉曾在作品中紀錄了一個真實故事,充份反映了當年東歐極權統治下,這些表態和造假帶來的荒謬處境。

廣告

一名布拉格工程師參加在倫敦舉行的科學研討會,他去了出席活動,之後又返回布拉格。回國後幾小時,他在報上竟讀到一則關於自己的新聞,內容指他出席了倫敦研討會後,發表了誣衊社會主義祖國的宣言,最後決定留在西方。當然這其實是虛構,根本沒有發生。

工程師大為緊張,找上報章編輯部,要求主編澄清,主編說不是他們的錯,消息來自內政部;於是他往尋內政部,內政部官員也說不是他們的錯,消息來自駐英秘密機構收到的告密。

內政部為此向工程師道歉,但表明不會公開澄清,安慰說既無犯事便不用擔心。話雖如此,工程師已發現自己遭到嚴密監視,電話被偷聽,更在街上被追縱。

非法移民,再加上反黨宣言,最少二十年監禁,最後,工程師只好走上流亡之路。

作者形容,極權社會就好像是一個迷宮,其最可怕之處,即使無辜承受罪責,你也永遠無法自行辯解,也不會找到對口單位或人士,是誰下令?紅線飄移,永遠沒有人知道。整個體制都變成了自行運轉的壓迫機器,按著自己的邏輯運作,沒有人需要為此負責,更沒有人要為此承擔責任。

正如今天,很多香港人都想知道,國安法立法之後,高喊「結束一黨專政」、出席六四燭光晚會、要求林鄭政府下台等,是否會從此犯法?這些問題好像通通被吸進了黑洞,沒有人可給出明確答案,總找不到負責的對口官員。

國安法卻繼續自行運轉,進入所謂立法程序,而且聲稱要加快推行。

要挑戰這個非人化的極權體制,擺脫謊言與恐懼的統治,只能靠我們每一個人對真相的堅持。縱然未知何時成功,最少我們可以堅持不同流合污,活在真實之中。

每年的六四晚,維園的燭光,是屬於「和理非」的「火魔法」,在金錢至上的城市,展示對良知的堅持。點點火光,維園會繼續。我信,你信嗎?

 

#去要去嘅地方
#6431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