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權求生錄(九)素食主義讓公民社會得以在俄國扎根

2019/11/18 — 18:08

Photo by Anna Pelzer on Unsplash

Photo by Anna Pelzer on Unsplash

【文:傅行者】

現今的俄國是典型徒具民主形式的極權國家,表面上所有民主機關和程序都設立完備,但元首普京完全控制國家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機構、程序及結果,一般俄國人並無持異見、集會結社、按自由意志進行公民活動等權利,任何反對聲音均會遭到黑白兩道合力毀滅,無論是個人還是組織。環境如此高壓,一般大眾麻木,知識分子只能在地下活動,公民社會難以發展,現狀更無從改變。

一城死水之中,越來越多俄國人在探索一個看似不著邊際的方法 ── 素食。

廣告

以素食改變社會?何種奇門遁甲來的?

俄國經濟在蘇聯解體後一直沒能重來,飽學青年畢業等於失業,中年失業再培訓也沒能再就業,不少他們餬口開餐館,無意中發現素食這新奇門路,俄國飲食傳統多肉少菜,而素食作為新紀元甚麼樂活玩意在俄國漸受歡迎,開不同風味的素食餐館成為不錯的出路。

廣告

開素食餐館的有一般大眾,也有知識分子。知識分子成為大廚或樓面這種配搭實在奇葩,在煮食或與人客閒聊之間一套有關素食和社會的思想系統逐漸成形,並經由素食餐館的網絡傳遍社會。素食直接讓人聯想起動物權利,亦會聯繫到生態環境保護和食物安全知情權,這些會引起對公民基本權利的認識和探討,由於從衣食住行等貼身生活切入的權利人民容易明白亦願意爭取,俄國公民社會近幾年終有發展,雖然不著痕跡,其實也好,如此不易引起政權反應,公民社會才有機會扎根成長。

當然,公民社會若有機會成長,終會觸碰到引起政權反應的公民權利,但到時出現的社會運動有人民廣泛支持,才有機會成功。

公民社會的成長過程很漫長,沒人能夠揠苗助長,不能強求身邊人們跟自己一樣擁抱自由、平等、博愛並為此獻身,但可鼓勵他們一星期素食一餐的吧,他們多半會的,是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