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權求生錄(十二)抗衡極權分化告密,先要拒絕物化論述

2019/11/28 — 17:48

東德秘密警察可算是史上滲透力和執行力最強的極權情報機構,比起納粹和蘇聯的相關機構有過之而無不及,吸收兩家所長,網絡無孔不入,既深且廣,辦事不著痕跡,操縱線人功夫到家,父子夫妻親戚朋友互為線人互相告發,社會價值完全崩潰。若不是東德倒台,如此機構根本無人能夠撼動。

普通人如何能夠抵抗如此強大的情報機構?

根據東德四十年經驗,實在不能。再問吧。

廣告

這樣的情報機構是如何建成的?

好問題,東德秘密警察直接繼承了納粹秘密警察的精神和組織,採納蘇聯方面的是更有效率、不著痕跡和不人道的執行方法。

廣告

為何說剛剛那個是好問題呢?

剛才的答案只是東德秘密警察如何建成的外在觀察,並不是真正原因。若知道真正原因,就明白為何普通人無法抵抗。

一個告密者可能受到威迫利誘,但數以百萬計的告密者不可能全部都受到威迫利誘,原因是政權進行威迫利誘活動是有成本的,而且每人好惡各異,要度身訂造對這麼多人有效的威迫利誘成本實在很高,傾東德舉國資源亦無法負擔,所以招收告密者和運作告密網絡不能依靠威迫利誘。

納粹找到兩個有效的辦法,為東德一直沿用。一是物化政權欲對付之群體,另一是分化社會,當兩者在社會行了一陣,政權將告密用文化包裝而愛國鼓勵一下,風氣自己會點燃擴散,無人可擋。

納粹物化猶太人和羅姆人,東德物化對政權持異見者或與西德有聯繫者,如出一轍。物化導致的道德和社會問題已歷大半世紀的探究與反思,不贅,而在情報機構角度來說,物化大大降低接受物化論述的人對告密行為本身的不道德感,成為告密者覺得的必要的惡,甚至將不道德感扭曲成道德感,例如告發在家中睡房裡批評偉大的黨的親密家庭成員以保衛黨的名聲和黨帶領下的美好社會,告密者可會覺得自己何其高尚偉大。如此人人可有動機告密,告密後還有心理滿足,成為正向反饋,自發支撐起龐大的告密網,不需情報機關投放甚麼成本運作。

政權利用被物化的族群同時分化整個社會,納粹跟大體支持政權的右翼人民說左翼人民接受猶太思想和包庇猶太人(右翼多半排猶),然後跟心底其實也有點排猶的部份左翼人民(其實也不少,準確來說是仇富)說右翼人民的上層部分不少其實是猶太人(可能是冠了德文姓氏吧),然後左翼和右翼(差不多等於整個德國)就自行文攻武鬥起來,政權稍稍煽風,告密之火立刻燎原,社會原有紐帶完全割裂,政權自能長暴久安。至於東德,根本一樣,大家只要將政權論述的名詞稍改一改就可以了,由猶太人變成甚麼資本主義反動甚麼的,這裡且不重寫一次。

正因為沒人能夠抵抗如此強大的情報機構,所以首先要避免如此情報機構有建成的機會。若當時人民沒有接受政權的物化論述,社會不會輕易被政權分化割裂,告密網建不成,情報機構其實也建不成。

至於東德,儘管運氣算好,在政權倒台後秘密警察也一道倒台了,但秘密警察對東德社會的全面破壞實在何其徹底,最後,還得砍掉重練。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極權求生錄(十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