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權求生錄(十四):克里姆林宮學

2020/2/9 — 14:08

底圖來源:Quistnix, https://bit.ly/2uvKJAm, CC BY-SA 3.0

底圖來源:Quistnix, https://bit.ly/2uvKJAm, CC BY-SA 3.0

大家有沒有聽過「克里姆林宮學(Kremlinology)」?

克里姆林宮是從前蘇聯和現在俄國的政治中心,蘇聯時期典型的極權政治模式,政策制訂不透明且方向不可預期,消息人士也不管用,官方渠道之言辭又嚴守生硬套路,內外均只能靠猜測了解和預測。如此環境下,官方言辭的任何微小變化都會被解讀為山雨欲來的政策改變,而社會上下均費不少精力作如此放大鏡式的解讀以所行止,這種解讀的方法學和藝術就稱之為克里姆林宮學了。

舉個例子,冷戰初期蘇美交惡,蘇聯官方對內對外之聲明一般會例行譴責美國的行動為帝國主義,所謂美帝是也,大家習以為常。忽然有一天聲明中帝國主義這詞不見了,雖然其他譴責內容依舊,但蘇聯內外立刻活躍起來猜測,是否蘇美關係解凍?後來事實證明大家猜對了,這就是克里姆林宮學的威力了,見微知著,預測重大政策。

廣告

預測蘇美解凍對一般蘇聯人民來說實屬無傷大雅,只是茶餘飯後的打賭,贏了輸了也沒甚關係。但有關日常生活的政策則不然,隨時生死攸關,如價格或購買管制是否和如何實施,影響所有人民每天拿著糧票要多早在國家商店前輪候多久及獲多少配給。由於蘇式計劃經濟重軍工重工而輕農,糧食整體須靠配給維持,雖說配給,不少市鎮也沒能百分百按人配給,若預測錯誤,晚了排隊,那生死只好由天了。

可想像人民長期以來精力須費在預測和搶先排隊中,日常恐慌尤甚。大家明白,蘇聯實無意以此運行國家,但制度缺陷實行至此,結果社會倒退,自己也支撐不住而赫然崩塌。

廣告

人總需要勇敢生存,我們還是重新許願。蘇聯人民逐漸發現克里姆林宮學的運用和實踐是長期的,那心態依此調整,大家參考大家的預測,一起行動,慢慢行動,成為日常,所以我們常會見到歷史相片和影片裡成千蘇聯或東歐人民靜靜的在國家商店門前排隊,他們不爭先,不恐後,不慌張,也不躁動,他們在聊天,在飲酒,在看報,在讀書,在寫作,在繪畫,在討論,在冥想,如廁食飯行開一會,位置依舊留著,即將生活日常全搬到隊伍裡頭,二為一體,加上不斷觀察而興之所至的幽默,如此度過了多少寒暑。

蘇聯人民無法改變制度,但他們至少從自己開始堅守日常生活,不讓自己身邊的社會倒退,這才是克里姆林宮學的真實法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