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權求生錄(十):認真學好外文

2019/11/22 — 11:38

網上圖片: 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 flickr, https://bit.ly/34aDqux

網上圖片: 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 flickr, https://bit.ly/34aDqux

之前寫了許多,今次我只想跟大家說:認真學好外文。

沙俄在十九世紀早期版圖擴大至吞併波蘭、立陶宛、白俄羅斯、拉脫維亞、愛沙尼亞、芬蘭等西歐國家,文化和經濟水平遠高於俄羅斯本部,整個沙俄起義自然此起彼落,不只在新佔領地,在本部也有不少從新佔領地或留學法德處吸收了西歐啟蒙自由民主思潮而開展各種社會運動,沙俄當局的回應時而鎮壓時而妥協,但在開明派沙皇亞歷山大 1881 年遇剌身亡後,沙俄就徹底淪為極權國家,舉國推行俄羅斯化,學校只教俄文和俄羅斯版本的知識以規限人民接觸國外人事思想的能力,社會上鋪天蓋地宣揚俄羅斯版本的傳統價值以抵抗越傳越廣的進步社會意識。其後直至現在,歷經沙俄、蘇聯、俄聯三朝,俄羅斯化大多時都是國策。

過了百多年,人民整體並沒有因俄羅斯化而變得封閉落後,靠的是一樣他們自己也未必察覺的日常:外文。

廣告

自彼德大帝十八世紀初全國厲行西歐化起,人民以掌握法文和德文為身分象徵,社會中上層普遍使用法文為溝通語言,學術和哲學則用德文,及 1881 年尼古拉二世開始俄羅斯化後,使用法文和德文的習慣沒變,並意外演變成接觸西歐政治社會哲學思想和跟西歐保持聯繫的方法。俄羅斯化之下,出版審查廣泛實施,所有書報舉凡有啟蒙自由民主元素均會被禁。不過,審查的焦點是俄文書報,結果人民轉去讀用外文寫的書報,有些是國外進口的,另一些是自己用外文書寫規避審查的,如此外文成為人民接觸外界的窗口。(1930 年以前,人民大致還能間中出國旅行,不算完全跟外界隔絕,但國外用的更當然是外文,只懂俄文給出國了也沒意義。)

1930 年以後,俄羅斯化結合蘇共教育和文宣變成舉國洗腦,出版審查制度無孔不入,甚至閉關鎖國直至解體,大部分人民無法出國,俄文書報只能反映蘇聯版本的知識和價值,接觸外界只能依賴走私入國的外文書報和非法接收的外文電台,結果人民繼續私習外語(法文、德文,還有英文),避免只懂俄文容易給蘇共洗腦。除了接觸外界,要將蘇聯的情況告知外界,無論因為溝通原因還是自身安全原因,也非用外文不可。

廣告

還有一個奇葩原因,蘇聯允許人民翻譯非當代的文哲著作,一來非當代思想對政權的危害較低,二來充實其欲建立「蘇聯為歐洲文明最終頂峰」的形象(所以當代的文哲著作通常只出版俄羅斯本土的或跟蘇共有關的)。結果文哲學家大舉從事翻譯(因較寫作安全),並在譯作中從自身投放啟蒙自由民主等「非俄羅斯」元素,如帕斯捷爾納克(Boris Pasternak)翻譯歌德和莎士比亞,普遍也沒被政權發現,就算發現了後果也相對輕微。翻譯可以如此運用,雖不是翻譯作為翻譯的原義,但相信被翻譯的古人也不會反對的。

大家明白了吧,外文不只是升學找工作追星或移民才要用到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