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權迫於眉睫 抗爭再無退路

2020/4/25 — 18:05

圖片素材來源:醫管局員工陣線 Facebook

圖片素材來源:醫管局員工陣線 Facebook

極權步步進迫ㅤ革命之火必須重燃

在疫情肆虐、街頭抗爭看似放緩的情況下,近星期中共對香港的干預可謂昭然若揭。由基本法二十二條被「釋法」,中共自行荒謬地悖䆁有關法律條文,賦予中共部門港澳辦及中聯辦對香港事務擁有「監督權」,又指主持立法會內務事務委員會主席選舉的郭榮鏗故意拖延該選舉,屬「濫用權力」,與「政治攬炒」無異。到大規模拘捕十五位曾於上年反送中運動中參與遊行示威的民主派人士,當中有李柱銘、吳靄儀等一直參與民主運動多年而首次被捕的人士。再到四月二十一日港澳辦再發文直指郭榮鏗的行為「蓄意違背誓言、涉嫌公職人員行爲失當,可謂事實清楚,鐵證如山」,埋下將會剝奪其議員資格的伏線,更威脅以「公職人員失當罪」令其負上刑責。同日,政府也撤換五個局長的位置,當中包括較早前因基本法第二十二條而三次改稿被批評,無法準確表達北京意志的政制發展及事務局局長聶德權。

由以上種種可見,兩辦垂簾聽政、港共政府全面配合中共指鹿為馬、把基本法二十二條視若無睹、公開譴責郭榮鏗、大規模拘捕民主派人士,這一切都是與中共高壓統治,把反對聲音扼殺在萌芽之時的鬥爭方針一脈相承,然而這一切其實早有蛛絲馬跡可尋。早在今年初國務院免去王志民的中聯辦職務,駱惠寧走馬上任,兼任港澳辦副主任開始,中共便有意調整反送中運動後之香港形勢。在外有中美貿易戰,武漢肺炎問題之外患底下,如何整治香港問題,平定香港立會政權保衛戰成為駱惠寧的主要任務。在武漢肺炎疫情稍為緩和,中共便以郭榮鏗主持立法會內務事務委員會一事,迅速亮劍。在立會「35+」、初選、攬炒等選舉論述仍在全球疫情嚴峻無法得到市民太大關注的情況下,民主陣營的議會抗爭,主動出擊,以攬炒從而引發憲制危機之進攻卻被先發制人。本來看似是破局機會的進攻立法會席位,繼而全面攬炒的手段仿佛提早邁向「End Game」。先是勇武抗爭者、議會內激進泛民,現在連議會內一直按照議事規則辦事的溫和泛民都會被中共港共砲轟落鑊。

廣告

由此看來,在中共極權眼中,議會內經已不再存在「激進反對派」或是「溫和反對派」,只要你是被歸類入反對派的一員,結果只有把你打得永不超生,勢必遭受清算。極權已張牙舞爪,清算也不只針對所謂吃政治飯,參與政治工作的從政者,也必包括所有具有反抗意識的人。更甚是,就連政府內部之官員,也要整頓一番,將政治路線不夠堅定,未能確切執行黨路線的官員拉下馬。新官上任,在兩辦控制下,已經可以預見根正苗紅的狗奴材,將替中共極權以更強硬,粗暴的政策推行特區施政,承接極權長官意志,推行「寧左勿右」之強硬路線。

工會搶攻功能組別ㅤ35+ 或成泡影

廣告

作為因反送中運動浪潮誕生的工會,我們無法迴避時代,無法只專注業界利益,無法對香港的墮落視而不見。因此,我們願意迎頭痛擊,承接風浪之端,將繼續運用一切手段於體制內外進行抗爭。由制度內抗爭而言,工會將主動派人出選功能組別,希望實現「35+」過半議席,打破現時立會由「奶共派」壟斷的現況。但隨著駱惠寧甫上任即打「開口牌」,直接指出不可能讓民主派「奪權」,可以預見港共政府必然採取一切極端手段盡可能把民主派勢力打壓。也很老實說,「DQ」、選舉主任百般阻撓等手段已是基本盤,只是差在港共政權會以這種手段打壓多少候選人、把打壓門檻的標準壓得有多低。目的就是把民主聲音在社會上、政策上的影響力消減至最低,以高壓來維護極權對香港至高無上的管治權。工會較早前曾就疫情發起罷工,相信此舉也會令工會被視為有組織力的反對派,亦會被政權定性為挑戰當權者的舉動,無法倖免於難,遭受清算。但我們絕無懼怕,在愈加艱巨的未來,我們一路同行,兵來將擋。

成立工會各路進擊ㅤ抗爭不具形態ㅤ議會抗爭不是金科玉律

還記得上年六月、七月初,抗爭者叫喊得最多的口號不是梁天琦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而是李小龍的「be water」。「Be water」的真義不是在於看到防暴就散水,把「be water」套用到抗爭上的意義在於抗爭若水、無形無態,不應死守一個方式。A 行不通就轉 B,對家進化出新招數來應對 B,我們就轉做 C。正如當初我們成立工會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情緒式罷工難持續,街頭抗爭進入「樽頸」位置,工會的成立是為了組織有規模及可持續性的「大三罷」作出嘗試。自香港被中共殖民廿多年以來,每屆的議會抗爭就如抗爭的主線劇情一樣,即使是上年的區選也是一樣。不管大家多麼想否認也好,不少人始終或多或少認為勝出選舉就是目的,即使稱不上是目的,也是主線任務必要達成的關卡。有一點必須在此重點提醒:選舉從來不是目的,選舉從來只是手段,透過選舉從而捲動更多人參與政治,而選舉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把中共從香港人民手上竊取的權利奪回來。現在中共港共想把選舉這道門封上,我們要做的就是尋求進一步的行動。想參與選舉、參與制度內抗爭,是可以的。但不能把它視為金科玉律,絕不能為了參與一個被中共閹割了大半的制度,而要其他抗爭手段讓步。同樣地,單靠制度外的對抗,也未必能收到最大成效。因此,在兩者不是相互排斥的情況下,議會內外的抗爭手段理應雙管齊下,並駕齊驅。

當 DQ 成為事實ㅤ進一步體制外抗爭就是義務

一直以來,議會的作用就是把民眾的聲音帶到掌權者。在掌權者的立場,透過議會呼應民眾的聲音,來維持社會的運作和穩定。而在民眾的立場,也能透過議會把他們的不滿,向掌權者表達出來。簡單來說,議會的作用,就是社會的排氣閥。雖然港共政府都是跟隨其主子中共的口吻,口裡說著討厭外國勢力,但相信從小接受港英、歐美教育的高官應該有聽說過已故美國總統甘迺迪的一句說話 “those who make peaceful revolution impossible will make violent revolution inevitable”。當參選人,甚至民選議員被中共港共無恥 DQ,這個排氣閥就會失效,社會上的壓力只會有增無減。當議會內無硝煙的和平抗爭無路,不難推想下一波的反抗將會是體制之外,用上比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手段來向政府施壓。人民走上街頭,於硝煙中摸索前路;新工會可組織起來,發動罷工;透過與國際連結,遊說不同國家對中共及港共政權實施制裁,施加國際壓力,迫使中共「跪低」。

回望初衷ㅤ一路走來ㅤ唔好放棄

回想由野貓式,情緒式的「8.5 大三罷」,到去年底之新工會成立浪潮,一眾新工會成立的初衷,就是為了能夠建立組織動員達到大三罷,攬炒政權,迫使其妥協。當下中共先發制人,議會內抗爭可預見將全面失效,中共將最後的遮醜布亦已拉走下的情況下,一眾工會及抗爭者是時候再次站出來,做好準備,迎頭痛擊。時代在前,革命未竟,能否逆轉我城命運,就看我們這一代人能否展現堅韌與耐性,於絕望裡絕地抗命。

喂老友,
應承我,應承你自己,應承先行者,應承隔籬嗰個手足,
共產黨打到嚟都好,都唔好放棄。

 

醫管局員工陣線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