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端移民撚

2021/4/23 — 22:59

資料圖片,來源:Bernard Hermant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Bernard Hermant @ Unsplash

最近在網上看到不少「移民帖」,很多都是開宗名義說「香港已經玩撚完,請盡快搵夠錢走資移民」。裡面的討論,發帖人和討論者通常都會羅列最近的新聞,然後說這樣說這樣,你認為還可能反抗嗎?說著說著,他們就開始批判留下來的人,咄咄迫問著:「留喺香港做到咩?」、「點解要留低做人質?」、「唔好浪漫主義」、「留低交稅養黑警?」

有人說,哪有錢?他們說,香港很快就會鎖人鎖錢,再儲錢就來不及了。然後我真的見過網民建議人拿著三幾萬港元,投奔英國送外賣租 airbnb。或者說「孫中山也走」,暗示自己真是去打國際線。

每次見這些留言,我都像著魔一樣查看那些帳號的過去言論。那些帳號在反送中很熱烈的時候,還會出帖叫人去遊行。現在他們說投甚麼白票不是很天真嗎?我想其實遊行也很天真,但明知如此,很多人都是天真都盡做。如果說香港沒有民主自由,是直接導致他們好驚好驚夾著尾巴離開香港的原因,那其實他們在 97 年之前已經要走,至少不是遲到 2019。為甚麼他們等到 2019 年才突然「醒覺」?因為現在有政治審判?其實 2016 年甚至更早就開始。上述的極端言論移民撚,是 2019 年突然性情大變?還是 2019 年之前仍然抱著「可以一等」的希望?等待民主會戰勝歸來?等待別人幫他們一併爭取?

廣告

有朋友跟我說,香港都有網評員的,全職受薪,而且幾好 pay。我不知道北京是否有在移民話題參一腳,而且我們這些善男信女,不了解世界的黑暗運作。你說黨報不是反對別人移民嗎?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他們要是參一腳,就兩邊極端立場都會扮演。或者只是為了強化內部對立情緒,而暫時扮演「支持移民派」,引多兩下,真心信服這套的香港人自己也會情緒激動大發己見,成了自乾五。萬物的矛盾都是這樣操作的。

有沒有這些人?肯定有的。在示威頻繁的時間,各大媒體都會直播,裡面的大多數留言,通常都是說「大隻係鬼」,以及「快啲走」。無論情況是激烈還是平靜,日還是夜,催淚彈還是水炮,網絡觀眾多數都是說「快啲走」。我們真的在經歷同一件事嗎?究竟有甚麼事都「快啲走」是否香港人的國民性?

廣告

前港督衛奕信曾經這樣評論回歸前後的香港人:

「……很多港人有雙重性格,一方面他們說為何沒人站出來,為何無人出來對抗中國、對抗英國或美國。當出現危機時,很多人便說為何要捲入情勢,我們不應捲入此情勢,快離開它。」

梁天琦因暴動惡法入獄之前,寫了公開信,第一段是這樣說:

「在我回港前,曾經讀過一篇關於近年香港移民傾向的報道,該調查反映漸多香港人移居海外,而年輕人當中,壓倒性大多數都考慮移民。與此同時,我也讀到某些權貴的言論,大概是呼籲香港青年如對社會現況不滿及對前景悲觀,大可選擇離開云云。我先後閱畢這兩篇新聞,心中充滿疑惑:在香港這地方,我們正為下一代創造怎樣的環境?

去或留固然是許多人面臨的抉擇。但假使香港人,特別年輕一代,都不再留戀香港,退居其他地方,香港的未來也就從此有了定數。相反,我們只有紮根這遍土地,這裏才有改變的可能,香港也不再是座浮城。」

也許當時和現在不一樣,很多前設都已過時。沒錯,現在的情況又比 2017 年困難得多,連基本人身安全和言論自由都不太確定。然而心安理得的網民一句「留在香港可以做甚麼」,我想了很多天,幾天睡不好。對那些空口拋下「留在香港可以做甚麼」的人,那些繼續緊守崗位,如常過活的大多數人,又算是甚麼?是愚蠢人嗎?例如媒體業、各界專業。也許他們都有不少人計劃移民,不過他們當下還在緊守高風險崗位,就算不是社會中層,例如沒有 BNO 的年輕人,他們都在努力過活,努力保持情緒穩定。這些人不愚蠢,也不是相信香港明天會更好,只是他們不會否定別人,不自我否定,也不馬上定論這裡的生死。

他們會說,這些都是「浪漫主義」,暗示自己是老實話難聽的「現實主義」。那就不如談現實吧。香港人一向有錢,很多人根本就雙重國籍,或者已經入了其他國籍。他們要移民,其實不用賣樓,因為現金一向充足,人走了,樓可以慢慢賣,根本不用臨急抱佛腳。

要香港人流血坐牢爭取一個天大機會,才可以移民的人,其實也就這樣了。我不是針對他們,而是說在座各位都是如此。這類朋友,只是內心不安樂,自己要走,也認為別人應該走,但不考慮別人的承受能力。對一些極端人士來說,水到一個人走,就是傷害了中國 700 萬份之一,而你那佔自己 100% 的未來人生,最後是好是壞,他們是不管的。有人一家大細去看移民,不小心 Freudian slip 說自己去抗爭、打國際線、為香港留後。不如來點血淋淋的現實主義:如果你在香港都搞不到抗爭,冇人識你廿八座大王,你去到外國又能發揮出甚麼?如果在這裡都做不到,去到外面反而能夠做到?

現實就是你在香港沒有輿論、政治、經濟影響力,在外國也不會突然有影響力。能夠調動資源的階層,不管他們肉身在香港還是南極,他們都有可以做到的事。某國的議會遊說記錄,發現某銀行原來都付過錢,做過點遊說,所以後來被報復。當中的人不會攘著移民,他們在哪裡都好,自有威力,根本不是考慮問題的重點。

如果說這一切無關社會政治(其實一向無關),移民只是為了呼吸新鮮空氣,換一個環境,那很好,任何人都應該對自己好,那就盡早移民,好好過新生活,不要對別人為何留下指指點點,不要標榜自己也很黃,不要去到外國也要泡黃店黃圈,做一堆形式主義的事情讓自己舒服。既然行為本質上與政治無關,為何又要用政治惡劣來增加移民同伴呢?為何要令自己那麼心安理得呢?移民都要多人先夠威?幼稚園學生去廁所都要孖公仔嗎?跟我一起說:「我已決定移民,但主要不是因為被政治迫害」、「我已決定移民,但主要不是因為被政治迫害」、「我已決定移民,但主要不是因為被政治迫害」,說三次吧。因為政治迫害真來到你根本走不了,樓也賣不了。倉皇逃走沒有身份沒有簽證的那些就更加不是移民。

本來好人好姐、近乎百份百安全的移民,對自己的說辭卻是「走難」,內裡是覺得移民於心有愧。為甚麼要有愧呢?有愧源於虛假的罪惡感,虛假的罪惡感則源於過度的自我意識,認為自己也有運動的一大份。其實他們的一份,可能只是看著直播,不斷留言「快啲走啦點解唔走」,以及捐錢給意見領袖。這初衷,或初執,要說是可愛還是醜陋呢?不管如何,都是「執」,然後演變出很多跳針言論,是一種心理防衛機制的錯誤路徑。

我這樣說,是否覺得香港明天會更好?當然不是,我自懂性以來,已經總是覺得會大難臨頭。後來我讀了一些存在主義,學會對事物終將腐朽的自然現象釋然。不要說香港,你的身體每天都在衰老腐化,現在總是比不上以前。你怎樣努力,最終都會死,可惜生命是不可能移民的,生命中沒有一個應許之地,不會到達就可以涅盤,不會一切痛苦皆得解脫。如果有這種幻想,我願意沉睡下去相信,至少當下就心安,就安樂。

事情不會突然好起來,甚至只會不斷變壞,是的,因為人生和文明都是如此行的,高峰之後就會進入漫長的衰退,是物理現象,是宇宙之常經。宇宙最終可能熱死亡,但在那之前,人還是要尋找一些意義和活著的。一個不斷說人生最終都是死,今日就決定原地扭動,鼓勵自己和別人放棄人生,不是現實,而是膚淺的悲觀主義。深刻的悲觀主義,是明知道生命逃不過死亡,仍然積極生活到最後一刻,不讓片面的理性認識將自己引誘至虛無和自毀。

他們說,無論態度如何積極,對抗不了中國就是對抗不了。然而你最終都要面對,外國就沒有中國的全球力量嗎?如果某件事不成功,這裡的人活著就沒有意義嗎?我從極端移民撚的文字中,似乎就讀到這種想法。這已經不是在哪裡生活的問題了,是(香港)人的劣根性作崇,連民主運動都特別急功近利。然而人生可能有即時可見的收獲嗎?人生本來就在奔向腐朽,不可能有即時收獲,或者有太終極的意義。日頭出來,日頭落下,急歸所出之地,人卻永不能比天體長壽。

如果說世界大勢一時平衡不到就呼天搶地,歷史上永遠跟痛苦對抗並忍耐的一代一代人類,難道又是笑話?「活著又如何?難道你可以打贏那個緬甸黑警?」是不能的,會有人受苦。他們也不能移民,被關在國家裡面了。那麼一部份香港人還可以收拾細軟離開,歷史不是對他們很好了嗎?為甚麼連論述上都要攞埋個尾彩,反過來西口西面怪其他人不跟他們一齊走呢?我不明白。移民沒問題,但移民又同時成了末日教派信徒的,就令人側目。這些人有多少?有人說這才是主流,大部份香港人被迫如常過活,他們反而認為這才是極端。

 

作者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