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限在哪裡?

2019/9/20 — 10:51

9.15,灣仔軒尼詩道(作者提供)

9.15,灣仔軒尼詩道(作者提供)

周日(9.15)那天,趁天氣甚佳,到港島區行街街。因早兩天爬完獅子山太累,所以沒有去銅鑼灣東角道起點,只在灣仔「插隊」。

三時半左右,正走在綠色天橋上、快要到軒尼詩道之際,突然下方傳來「嘭—嘭 —嘭」的有規律金屬巨響。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的日子當然份外警惕,於是第一時間伸頭向下探看:原來有幾個黑衣青年,正用大鐵鎚擊碎港鐵站出口的玻璃窗。

這事若發生於半個月前,準會有人上前勸阻。但當刻所有在場者卻甚有默契:搞清楚不是警察打人後,人人隨即別過臉,當作什麼也沒看見。逛街的繼續逛街,買飲料的繼續買飲料,打玻璃的繼續打玻璃。

廣告

從來沒有想過,旁邊有人在爆玻璃時,我竟可如此泰然自若。

後來,我由灣仔行到中環再折返金鐘,到達「門常開」前天橋時正好碰上第一枚催淚彈。

廣告

爆玻璃也不驚不懼,百米外的催淚彈自然不放在眼裡,立時抓緊機會,用手機拍照。不久有人掟汽油彈,橋上諸大叔每見火光,即同聲叫好;水砲車著火那一刻,更是歡聲震天。

9.15,政總外的催淚彈

以上親身經歷說明:自從8.31太子事件,港人對暴力的容忍度經已大增。因著港鐵的「自甘墮落」,很多和理非開始接受「旁觀刑毀」(自己不參與,但也不干涉)。滿地的玻璃碎片、車站前的紅紅烈火,都不再有違和感,反而有說不出的痛快。不知不覺間,我們不再介意用暴力懲罰不義企業,不再介意勇武派跟港鐵「私了」。

這不單是個人直觀印象,也有數據支持。根據中文大學最新民意調查,對於「同唔同意,在香港參與抗議活動,一定要堅持和平非暴力原則?」這問題(第5題),回答「非常同意」和「頗同意」的比率,由六月的82.9%大跌至九月初的69.4%。

三個月裡,超過一成人由和理非變成「能夠接受一點暴力」。我想,我也是這一成裡的其中一員吧。

資料來源: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

但能夠接受對政府建築物投擲汽油彈,和對不義企業進行刑毁「私了」,是一回事,能夠接受以暴易暴對藍白衣人還擊「私了」,又是另一回事。

我可以想像,如果9.15那晚我身在炮台山,看著那些福建佬像流氓般拿摺櫈扑人頭和亂打記者、而警察卻選擇性執法時,我應該也會贊同勇武兄弟「還拖」。畢竟福建佬大多睇得唔打得,殺傷力不大。

但當冷靜下來,我還是會問自己:我能夠接受的「私了」極限在哪裡?

譬如,假如下次有福建藍衣人錯手打死黑衣手足,我是否也會同意私下用武力解決,殺掉對方一個人填命?

又或者,當何妖發動的9.21「清潔香港日」出現大規模群眾互毆( 這可能性不小),我是否接受集體械鬥層次的「私了」?

先不談「人民鬥人民」這種不利局勢,一旦我們都接受這種層次的「私了」,代替法律「儆惡懲奸」的話,豈不等如明確否定警察作為執法者的地位,以至由法院依法判罪的司法系統,甚至政權本身的合法性?雪球一開始滾便停不下來,這樣下去的話,那個最後界線在哪裡? 抑或根本沒有界線,我們已準備好以武力挑戰這政權?

這些問題,我暫時都沒答案,只想擺出來,大家一起想想。有些勇武KOL,將反對「私了」的人都視為仇敵,加以謾罵侮辱,或指責他們在割席,但仔細想想,最似在割席的人,或許是把對方罵到狗血淋頭的KOL自己?無論如何,「私了」隨時可能導致滑坡式後果,認真討論其pros and cons也很合理吧。

想起早前很多人擁抱「核彈都唔割」這句話。一旦「私了」 出現有人死,我相信,那就是大家面對真正「核彈」之時。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