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雅苑

樂雅苑 9 月爆「一戶兩票」授權票疑雲 至今未重選 大維修峻工未核數 業戶轟法團借防疫拖延

牛頭角樂雅苑業主立案法團原定今年 9 月舉行換屆選舉,惟當時爆出「一戶兩票」的授權票疑雲,諮詢法律意見後取消選舉,法團其後一直延任。有樂雅苑業戶向《立場》投訴,法團以防疫為由,一再拖延業主大會及選舉,但本月初卻舉行維修峻工酬神儀式,「派燒豬」引來近百長者輪候,批評法團雙重標準、無理拖延。

另有業戶指出,現屆法團任內處理大維修事宜,涉款逾 7,000 萬元,惟一直未公布核數報告,個別工程判頭更涉嫌私下向業戶索取額外費用,要求盡快召開大會釐清。

《立場》透過電郵向法團查詢,法團透過管理處回覆指已收到查詢,現正處理,截稿前未獲回覆。

( 12 月 17 日更新法團新公告)

據業戶提供,法團業管會於 12 月 17 日發出新公告,不點名批評有網上媒體作誘導性報道,會保留追究權利,又解釋派燒豬活動屬「流動性及非聚集排隊」,而業主大會必須「同時停留數小時在指定區間內 20 人聚集」,兩者不能相提並論,強調業管會以居民健康為先,將不再評論及回應。

樂雅苑

化名蕭小姐的樂雅苑業戶向《立場》表示,法團原定今年中換屆,但拖至 9 月 18 日才舉行業主大會及換屆投票,不過投票當日爆出授權票疑雲,有業戶的兒子稱自己已獲父母授權投票,但同一單位卻出現另一張授權票,寫上現屆法團主席的姓名。經諮詢在場民政處職員及律師意見後,該次會議最終要取消。

管理處事後發通告解釋,事件源於職員處理授權票時「手民之誤」,惟蕭小姐批評「處理授權票應該係咁草率嘅事?冇人 double check?」。另一名有出席當日會議的業戶 S 先生則稱,當日留意到現屆法團成員獲逾百張授權票,「係咁塞係咁塞落去(票箱)」,已覺得情況不尋常,指樂雅苑過去的授權票不過 30,少見逾百票。

再推遲換屆 現屆法團一直延任

9 月的會議不歡而散後,法團在 10 月尾稱要申請社區會堂開會,以確保「秩序安排、人流控制、防疫措施」等,預計下次會議要安排於來年 1 月初。蕭小姐質疑不合理,質疑棄室外的屋苑空地不用,卻要求業主擠進室內的社區會堂,還要拖延至明年,即現屆法團還要延任近 3 個月。蕭小姐於是收集業戶簽名,希望迫令法團在 45 天內安排新一次會議,舉行換屆選舉。

當蕭小姐收齊到逾百業戶簽名,達到法團召開特別大會的業戶人數門檻,法團突然又願意在本月 9 日舉行業主大會,表示會討論蕭小姐提出的議程,以「回應及重視業主要求」,並建議她取消召開特別大會的要求。蕭小姐批評法團行徑是「騎劫」,亦反證其早前稱「等埋社區會堂」的說法無理。

取消業主大會 卻派燒豬引人群聚集

及至 12 月 4 日,法團再搬出「疫情」為由延遲開會,指「初步構思有關大會將會順延至 21 年 1 月 10 日舉行」,並留下尾巴稱「有關決定必須按疫情發展才作最終決定」。

蕭小姐批評,法團發出延遲開會的通告前兩日(即 12 月 2 日),屋苑內才舉行維修峻工的酬神儀式,甚至當場派燒豬,引來近百長者排隊輪候,「唔通咁就唔算聚集?咁就冇風險?」另一業戶 S 先生更直言,「原來派燒豬可以抗疫,但一講到開會就話要減少不必要活動」。蕭小姐又質疑,法團目前繼續收取換屆選舉的授權票,但公告用上「順延」字眼,擔心原就 12 月 9 日大會收集的授權票會自動「過渡」至 1 月 10 日。

2020 年 12 月 2 日,樂雅苑舉行酬神儀式,引來居民聚集。(讀者提供)

兩年未有核數 涉款逾 7 千萬

如此努力希望換屆,原因所為?蕭小姐解釋,現屆法團自 2018 年上任,任內處理屋苑大維修事宜,惟一直未公布有關維修費的核數報告。她憶述,當時每戶需湊 6 至 7 萬元,推算整個屋苑集資的維修費接近 7,000 萬。

《立場》翻查會議紀錄,法團在今年 3 月時曾指出,原定採用的核數公司因大維修下帳目繁多,需要調整報價,法團因而決定重新招標,事項至今尚未議決。

判頭涉濫收費用 業戶批法團監察不力

維修費用已付,也不代表安枕無憂,例如業主們提及地台去水的維修方式突然被更改,以致有積水,卻無人認責;另有判頭在入屋工程時,涉嫌向個別業戶濫收近萬額外費用。

本身熟悉工程的業戶一仔(化名)解釋,維修工程涉及入屋拆走一塊鋁塑板,正常情況是以螺絲批拆走外框,就可以整塊拆走,但判頭的手法是「扑爛你塊版,再用螺絲批拆走個框」,事後再以膠板補回,更向業戶索取 7,800 元。

2020 年12 月 9 日,樂雅苑正搭棚進行維修。

現屆法團 9 月向業戶信箱派發問卷,指大維修工程快將完成,要趕在「拆棚」之前,詢問業主對三項「後加工程」意向,否則重新搭棚會有更多費用。

一仔質疑,整個大維修工程長達一年多,在快將完工之時才提出「後加工程」,認為做法是繞過業主大會的投票機制,令業戶間無法討論、或向承辦商質詢,批評問卷形式只屬單向溝通,而點算問卷結果的過程亦不透明,坦言「如果佢哋公開啲、透明啲,我地邊度得閒理咁多」。

《立場》周二發電郵向樂雅苑法團查詢,並致電管理處跟進,法團周四透過管理處回覆收到查詢,正在處理中,至截稿前未回應提問。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