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權貴比民眾更怕攬炒 只要堅持下去香港必能重光

2019/12/12 — 15:45

香港的「反送中」抗暴運動,半年一路走來,氣勢仍強。在經歷過中大理大的激烈戰鬥之後,12 月 8 日的大遊行仍有八十萬(有人估計是超過一百萬)規模,證明廣大市民仍未與勇武割席,對警暴與政府仍然憤怒。最近激烈抗爭有所緩和,都是所有社會運動的正常起伏節奏。如果中共及港警繼續囂張暴戾,新一波的爆發,只是時間問題。運動經歷半年,贏了如美國通過人權民主法與區議會的戰役。戰爭仍未勝利,但肯定仍未輸,只要堅持下去,香港重光,便指日可待。

抗爭一開始以來,我們便聽到很多「香港人必輸」的分析。他們認為香港對中國在經濟上已經不再重要,北京不怕香港經濟被毀,所以香港人沒有本錢跟北京鬥。有關論者,最喜歡引用的數據,便是 1997 年香港的 GDP 佔中國 GDP 的 18%,至今天已只剩下 2.7%。這種證明香港已經對中國不重要的證據,似是而非。其實你拿任何一個小型發達經濟體跟中國比,都會得出同一結果:芬蘭 GDP 佔中國 GDP 的比例,從 1997 年到現在是由 13.2% 下降到 2.0%,丹麥是從 18% 跌到 2.6%。香港佔中國 GDP 下降,並非香港經濟重要性下降的體現,而是中國作為人口大國高速從窮國變成中等收入國的體現。

如果我們看另一組數據,便會發現,香港對中國仍然享有獨一無二的地位。2018 年,從外地流入中國的外來直接投資,有 66.6% 來自香港,香港一直是流入中國直接投資的世界第一來源地。2017 年,中國對外的直接投資,有 57.6% 去了香港。香港一直是中國對外投資的全球最大目的地。這些數據反映了中國的錢進錢出,絕大部分都經過香港這個錢櫃。同時,中國企業在海外上市,從 2001 至今,恒常有 70% 以上都是在香港上市。中國企業在海外發債,大部分也在香港進行。

廣告

換句話說,香港乃是中國獨一無二的世界金融樞紐。香港能有這樣的地位,乃是由其國際承認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中共不會輕易放手開放大陸金融業等因素決定,沒有一個中國城市能取代。香港抗爭令好多中國人說怕了去香港,但中國大企業如阿里巴巴,仍是排著隊來香港上市。

在金融主導的格局下,香港的權貴,都十分依賴資產增值作為收入和財富的來源。他們在香港賺到的財富,不少也藏在美英等地。若香港的衝突和攬炒(同歸於盡)有一天嚴重到癱瘓了金融,而美國通過已經成為法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世界其他地方又訂立類似法例制裁和凍結香港權貴的海外資產,香港權貴將面臨巨大損失。

廣告

若香港攬炒到金融停頓,對有產階級的打擊會不少。但這對基本民生的影響,特別是無產年輕人的影響,恐怕相對有限。2014 年,香港有一套大受好評和被瘋傳的由年輕人製作的獨立短片,叫《香港將於 33 年後毀滅》,說香港受小行星撞擊威脅,導致人口資金大逃亡,留下來的人,卻獨立經營出一個活潑悠閒的民間本土經濟。影片投射出的,其實就是後攬炒香港的烏托邦想像。

近來香港很多大商場大企業店面好像一片蕭條,但一些被譽為良心企業的小店,卻出現大排長龍,生意多到應付不來的現象。若他日真是攬炒到金融,租金下滑,現在開始發芽的這個「黃色經濟圈」,不難茁壯成長。

現在民不畏攬炒,權貴卻開始害怕,這是運動只要堅持下去,不割席不分化,最後勝利一定屬於香港人的原因。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