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4/8 - 10:43

欲加之罪,一個中國

香港電台節目 Pulse 記者,問了一句「世衛會否考慮台灣的會籍」(membership),被商務及經濟局局長邱騰華批評「違反一中原則」,點名廣播處長要負責。

問問題是記者的天職,有時乃代表市民詢問大眾關注的問題;問題沒有立場,是給被訪者說明立場的機會。

若記者問林鄭會否下台,是否代表記者有立場,想林鄭下台?若記者問警務處長會否道歉,是否記者認為警察做錯事要道歉?

廣告

世衛的 membership 有多種,可以是會員、或副會員、或世界衛生大會觀察員,就算不是主權國,也有程序可以成為世衛成員。就算偉大祖國有既定政策,也不代表不會變,不代表不能問,台灣方面參與世衛的方式確實曾經有改變,曾經做過觀察員。

一個問題也獲罪,這叫文字獄。

Pulse 記者的問題錯在哪裏?一個問題如何違反「一中原則」?邱騰華自知沒有道理,不敢具體指出,於是說不是考慮一個片段或一個問題,而是節目整體表達令他覺得有違「一中原則」。

「整體表達」?即是什麼意思?含血噴人之後,含糊其辭。

「覺得」?特區官員為了政治正確叩頭表忠,已經不需要講道理,「我覺得」,總之,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

然後邱騰華轉移視線,再起戰場,隨黨媒笛子起舞。

黨媒最近繼續興師問罪,質問香港電台另一個有關斷交風潮後滯留台灣的外國學生處境,本人剛好看過,覺得節目題材有新意。節目中,提到「邦交國」、「兩國邦交」等用字,被黨媒指違反「一中」云云,現在被下架了。

欲加之罪,可以很多陷阱,全民都有罪,例如「台灣總統蔡英文」當然超錯,各大媒體都不會這樣講,但就算現時電子傳媒普遍使用的「在台北,蔡英文總統」,要挑剔你要玩你很容易:什麼「總統」,不是一國何來「總統」?傳媒怎麼交代才好?學黨媒用語「台灣地區領導人」好不好,甚或為了絕對政治正確,除了鞭撻她時,名字連提都不能提?

用同樣的中國邏輯,很多用字都罪該萬死,例如「新疆」,什麼「新的疆土」?明明自古以來就是我國神聖領土,叫什麼「新疆」,你分裂國家!還有,你斗膽講「新界」?「新界」是殖民主義者的「新界」,還用封建地名?你戀殖你崇英你反對回歸!講什麼「封關」、「關口」,同一個國家嘛,只能用「口岸」,沒有「邊境」也沒有「關口」,你想圖謀獨立?

為什麼香港無希望?就是因為體制險惡,只會重用懂得搞文字獄的庸人,他們惟恐政治不夠正確,樂此不疲四處獵巫,發掘批鬥工具,埋沒理性,斷送香港自由。

而邱騰華也許不知道,他繼續設計文字獄,表演政治偏執,只會令全香港人更深認識「一個中國」的本質。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