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歌神不是阿四ㅤ㐂婆搏懵非禮

2020/4/13 — 12:27

林鄭月娥 Facebook 圖片

林鄭月娥 Facebook 圖片

對於阿旦及 Sam Hui,可能在今天之前都沒有想過那個網上演唱會變成這麼充滿爭議。作為曾經統領香港樂壇一代風騷的「歌神」,這一次出來作一個不收錢的表演,看來也真的想為通利被解僱的那班兄弟打打氣,始終他們都曾經共事過,娛樂圈有不少人都說阿 Sam 是義氣仔女。就算之前有人說他已經風光不再,又有人說他是要擦存在感,但語調都很溫和,也不能引起什麼漣漪。大家對他還是有一份基本尊重的。而且今次始終只是做義工,又率先捐埋錢,講到明只是為大家打氣,無論如何都不應完全否定有其良好的意願,道理上也不應該拒絕人家的好意。

況且,阿 Sam 畢竟沒有像成蟲、阿倫他們那類人公然為政府的胡作非為打邊鼓,也似乎從來沒有出嚟撐黑警,更沒有出席與幫會頭目一起煲煙講粗口的飯局,大家仲想點!不是說不篤灰不割蓆嗎?以他的江湖地位,或者說以他曾經有過的江湖地位,他這次自動請纓,就算不一定人人懂得欣賞,也應該卻之不恭甚至表達起碼的謝意啊!

但問題是在這一個極度撕裂,兩端極度對立的社會氣氛下,連中間路線的空間也變得越來越狹窄,要在這個時刻以明哲保身的態度來面向當下的社會現實,原來已經變成了一個風險甚高的定位。以為可以不得失兩面,其實就可能變成兩邊都得失,許冠傑今天就證明了這一點。

廣告

早就有人說面對大是大非時仍然保持中立的就是幫兇!這個說法當然似是有點迫人表態的意味,但說話雖然這樣講,事實是沒有人有權逼其他人表態,除非你是在其位謀其政的人,或者你本身就是擁有崇高及被重視的社會身份,大家就當然會希望你有機會的時候主持一下公道。作為一個普通人,根本無需動輒拋個身出來表態,很多時我們每一個人都只是阿四,誰在意你的立場。在社會動員過程中,各方面都希望爭取那些沉默的大多數企在自己那邊,但你選擇不企出來,也沒有人可以說些什麼。上到法庭,就算被檢控的,都有保持緘默的權利,何況只是芸芸眾生!

曾經以形象發過四方財的藝人,或多或少都有公眾人物的身份,就算沒有人有權迫他們要表態,但如果要企出來,便難免要以某種方式承擔公眾人物應有的擔當,要在這個大是大非的時刻完全迴避爭議已經變成不可能。成蟲阿倫他們那一類,他們自己要尋租,要表演自己的空疏,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相信是阿旦也好,阿 Sam 也好,原本都只是希望把那個網上演唱會局限在他們所說的那三個初衷,但既然沒有人知清楚你是藍色定黃色,現在以一個歌手,或者曾經是「歌神」的身份跑出來號召天下,就說明當事人自己也知道在某種程度上仍然擁有某種號召力,你不表態,就各方面都會當你是潛在的自己人。

廣告

有人想你表個態,也有人要在你身上尋租,其實都應該預咗。既然自己主動跳出來,就應該為這種可能會出現的被尋租行為有所警覺,就算想保持某種朦朧之美,也要做好起碼的安全措施。顯然阿旦及阿 Sam 都沒有這種機心及戒心。結果咪蝕哂底囉!

首先不肯執輸行頭的,就是支持度只剩下負六十分的林鄭月娥。她搶先出 post,表面上是撐阿 Sam,實際上是要把妾身未明的這位歌神率先收為己用,要搶先製造「阿 Sam 撐㐂」這個假象。誰知道是假象還是真像,所以搏懵就要趁早!對於這樣下流的政府,你哋邊個唔講到明自己係孿定係直,佢就會順理成章理所當然天經地義地把你們當成係任佢點插都得嘅萬能蘇,唔通仲要徵詢你同意!這道理就等於共產黨永遠把一大班沉默的大多數當作全部都係唔識出聲嘅五毛小粉紅或愛黨盲毛!

她在歌神登場前那個貼文呼籲大家聽演唱會,又呼籲大家不要忘記阿 Sam 那句歌詞,簡直就是蜘蛛女之吻,這種行為與搏懵非禮其實沒有分別。總之就是上下其手抽咗水過咗癮至算!她還要在會議期間與一眾官員及與會者暫停公務,一齊睇演唱會!還要把相片貼出來公告全世界,可以說是食得唔好嘥,抽水抽倒乾!

林鄭月娥提早搶先公布抽水,這令不少人大感無癮,講到明要杯葛唔睇,這已經令有份牽頭搞這件事的阿旦十分無奈了。這一次「歌神無心,㐂婆有意」,監人邂逅要歌神自薦枕席,令沒有表過態的歌神就算繼續唔表態,與㐂婆對着幹的對家也要表表態。結果是事後在網上出現了大批指歌神「已經過氣」、「落伍」、「失聲」的批評,也充斥了「已經與時代脫節」的揶揄!

如果任何人真的想保持緘默,不想對發生的事作判斷或者公開表明態度,除非你真的是無人在意的阿四,公眾人物就自然有端正社會是非的責任。曾經是公眾人物的,除非你真的願意洗淨鉛華,真真正正的從神枱走下來做一個如假包換的阿四,否則只要你意圖曝光,別人便有權對你有期望,或者有人就會把你視為可資抽水的工具。

歌神這一次俾㐂婆食咗隻豬,彷彿還要倒貼提供埋事後煙!還要俾人如此糟質,都可以講係幾無辜!這個故事說明了一個道理,在面對大是大非的當下,沒有兩邊討好的空間,公眾人物承受不了這種奢侈,也不應該假定自己能夠享受這種奢侈。其實,沒有人可以當已經發生的事沒有發生過,沒有人有權對過去大半年香港政府赤裸裸的罪惡無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