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正視警暴,理性升級 ─ 從抗爭到起義

2019/8/22 — 15:58

【文:Spark Tsang】

(作者按:以下純屬學術討論,絕無任何煽動性質。愛包容愛法治愛自己。)

假如世間有個不民主的國度,在民眾反對惡法的道義抗爭之下,大量警察持續違法濫權濫捕,縱容犯罪份子作惡,更多度無理襲擊民眾以致觸犯酷刑重罪,但違法警察絕大多數皆逍遙法外,而且監察警務的機構權力極其有限,根本可謂無所作為。民間要求獨立調查已成主流民意,惟在政府堅定的不顧民情之下,已經用盡了常態範圍內的手段不斷抗爭施壓,卻仍不見成果。政府誓保警隊以便恃武行凶繼續打壓民眾,警察繼續違法濫權逞暴且無須負責;那麼,若民意堅定不能接受與這群穿警服的暴徒共存同一天空之下,他們可以怎樣做?

廣告

「量的升級」與「質的升級」

也許馬上聯想到像「武裝起義」這種答案的讀者不會太多。較多的抗爭者,會有一個很清晰的說法:「升級」兩個字。然而怎樣為之「升級」?假如常態範圍手段包括集會、遊行、絕食、堵路、衝擊、罷工、登報、不合作運動等等一般大眾都想過的法子都已罄盡,如何可以「升級」下去?衝擊過國會,接著是再衝擊行政總部和首長官邸為之「升級」?還是罷工過後再罷課罷市,為之「升級」?絕食時間和人數升級?登報紙的數量和頻率「升級」?

廣告

若抗爭者的智慧是世界級,能夠不斷自我進化和修正,也許上述升級的闊度難以預計,各種形式的抗爭繼續遍地開花好一段時間。然而,假如經過了所有上述的「升級」連同強大的自我進化,而正義的民眾最終仍不得所求,則難免會陷入令人擔憂的局面。觀乎抗爭者一方,以上諸種,都只是「量」的升級;而量的升級,無論其變化有七七四十九種還是九九八十一種,終會有飽和的一日。從飽和之日起,堅定的民意下運動縱使仍很可能會持續下去一段時間,但已沒法獲得新的動量;也就是抗爭者被多抓一個、或自行投降者多一個,力量就少一分。而觀乎政權一方,或挾惡法、施暴力;或託名溝通修補云云而行緩兵計之實,只要厚顏無恥,則可以逸待勞,慢慢耗盡陰乾僅餘的民氣,才收拾殘局。

假如抗爭者現在已經來到了兩個平行世界之間的分岔口,一路通往運動的繁榮,一路最終邁向其消亡,前一條路要怎樣開拓出來?關鍵也是在於「升級」兩個字。單單「量」的升級既然最終不能通往勝利,那麼升級必然要同時指向「質」。

何謂「質」的升級?質的升級絕不是指武力程度的升級,因為一群明智的抗爭民眾的武力程度其實是民意授權的結果,不能倒果為因。質的升級的基本邏輯在於:政府既然是人民的公僕,公權力既然來自人民授權;如此一來當政府失能,首長無道,則人民可以收回這個授權。而收回這個過程,需要逐步獲得民意授權才取得最高的合法性(「法的統治」之法,而非「以法制民」之法),因此必須有理有節,有規有矩,循序漸進。

前期準備 獨立機構執法訴求

在以上的背景下,民眾首先要對焦清楚問題的本源,作出合適的訴求。已有論者指出在歷史上獨立調查基本無用,結果也任憑政權解讀,在此不再重新發明車輪。政府三權,一為立法、一為執法、一為司法。警察大規模懷疑犯罪的行為,應明確界定為執法問題,需要從執法方面著手處理。

警隊既然已被證實無法就大規模涉嫌犯罪個案自己拉自己,則必須由獨立機構針對警察犯法的行為作出執法行動。那個獨立機構較理想是類似香港的廉政公署,若社會已有這種基礎,理應一紙行政命令即可賦予另一紀律部隊向警執法之權。如此,若該機構可以獨立公正處事,則這執法問題可期解決。

以上是初始訴求的階段,在每次升級之前,必須先向政府設定限期。政府沒有回應,等於將其失職失能之事昭告天下,則民眾局部收回權力,自然有理有節。若此時只作「量的升級」,不對政府的無視作出嚴厲回應,只等於縱容其漠視訴求,而其後的行動的具體意義也只是將原有訴求無限重覆罷了,如前所述,在量的升級飽和後抗爭動量便終將慢慢消減。

第一階段 民間檢控名單委會

假如民眾面對一群穿警服的暴徒逍遙法外,以合情合理的方案訴求於政府卻被無視,在常態範圍內一切抗爭已試過仍無果;那麼,根據上述的邏輯,合理的「質的升級」,就是指出政府在檢控穿警服的暴徒上已經徹底失能,政府在這方面的權力來源本意是係為了履行服務人民的責任,這項由政府把持和壟斷但未能有效合法行使的權力,現在將由民間收回。民間通過真實數目的民意授權,委任一組人無償進行查證工作。雖然他們仍無法直接拘捕穿警服的暴徒,但可以指出並公佈,有哪些穿警服的暴徒已有足夠的表面證據可以並且應當由真正的執法人員拘捕。

此一階段的升級實現之後,對政府的訴求自然也需要按照升級進度而調整。如今民眾已收回檢視表面證據並決定可以檢控哪些穿警服的暴徒的權力,當民眾授權的委會已大抵通過嚴謹查證而列出了應檢控人員的名單,這時候就須訴求政府正視,並在限期之內,將民間授權委會的名單上的所有暴徒,作出實實在在的檢控。

完成了第一階段,過了限期,萬一政府仍無視民間的檢控名單,那麼這個政府就不但是在檢控方面失能,而是有意袒護該等暴徒。既然政府不願意或無能力去檢控暴徒以送審法庭,則審理工作的公權力也可以由民間合理合法的收回。

第二階段 民間法庭

此時民眾授權一個法庭,以完整的法律程序,逐一審理檢控名單中的一干暴徒。由於民間法庭或委會在現實情況下均無法拘捕被告,故只能盡最大努力傳召被告到庭。若被告放棄到庭受審,則在非常的情況下,由民眾授權決定民間法庭的審理無須被告在場。政府自然會嘗試作出打壓,發放輿論指所謂的法庭不過是表演一場云云。抗爭者無須理會,只要向世界展示當中的程序不輸政府那些「合法」的法庭,法理兼備完成審理即可。

最後,會有一堆真正的暴徒被判有罪。民間法庭既已完成審理,順理成章下一階段的訴求,便是承認民間法庭的審理結果,將罪犯收監;或至低限度,將所有已被民間法庭判處有罪者,馬上拘控,在司法獨立的法院中再審理一遍,執行法院判決。

萬一政府在限期前仍不回頭是岸,無視民間法庭的存在,允許暴徒戕害社會,則其性質根本上是確立暴徒統治了。一個無法檢控、無法審案、執法和司法兩俱失能的政府,統治的合法性已至此蕩然無存。順理成章,民眾所需要收回的權力將須擴大。

第三階段 民間政府

以民意授權成立民間政府是重要一步,這顯示暴徒政府已經盡失民心。暴徒政府已經向舉世昭示出它執法司法兩大職能俱已殘廢,因此無藥可救,在這階段,取而代之便順理成章,順天應人。民間政府與上述階段的民間機構一樣,公職是無償,而運作經費則由民眾籌募。在浩大民心所向之下,相信將足以令此一政府長期運作。

此時,民間政府不需急於將原有政府打為非法,民眾亦無須馬上完全不承認現有政府,反而仍須友善謀求合作,完成和平權力交替。在內政上,獲得真正民意授權的民間政府已可大展拳腳,通過直接民主如電子公投一步步落實未來的社會藍圖,徹底讓全民看見曙光,不斷加強合法性與支持度,令仍然支持原有暴徒政府的僅有民眾都棄暗投明。暴徒政府至此除了槍之外,甚麼都沒有了。

第四階段 唯一合法政府

行到上一步,這樣的政府已經極難管治下去。萬一在限期前暴徒政府仍冥頑不靈,不和平交出權力,那麼人民就是時候宣佈現有的所謂政府屬於必須取締的非法恐怖組織,早前已獲得民意授權的民間政府則名正言順是唯一合法政府。此時,民眾無須再向暴徒政府交稅或履行任何義務。若有穿警服的人自以為在執行任務,民眾只會視之為非法組織之人員。若有法庭人員自以為在執行任務審理抗爭者,他們也只會視之為非法禁錮。

到此地步,多得暴徒政府的不作為,民意已上升至願與此一非法組織決一死戰了。合法政府對那個非法武裝組織的最後通牒,就只能是在限期前自行解散。否則,後果自負。下一階段應當如何,也就不難推論了 ─ 其可行性如何,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但若運動能走到這步,在世界公理和人間道義上,已是徹底勝利了。

在各階段中執行「質的升級」的同時,「量的升級」仍須一直繼續,兩者相輔相承:前者保證抗爭之路能一直朝向目標有序前進,後者則對維持抗爭的動量事屬必要。並駕齊驅,才有達到目標的希望。

上述流程和具體操作,可以增補刪減,並非公式一條。再者,以上只環繞警暴問題事宜的升級,但在其他正義訴求上,則自又有另一套流程。但其核心邏輯完全一致:政府在甚麼方面失能失職,則局部收回其該方面的權力,直至其正視問題,徹底撥亂反正為止。否則便由民眾自行替它撥亂反正過來。只在「量的升級」中不斷打滾,繼續訴求鐵了心漠視民意的政府去處理,後果恐怕不妙。

匆匆下筆,文理粗疏,求各路高賢賜正。願世上的正義抗爭,都終能凱旋而歸。

作者自我簡介:遊歷過 54 個城市的投資系統開發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