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步入抗爭對峙期 香港人需要的「底線思維」

2020/6/24 — 13:43

立場新聞圖片(2020.6.9)

立場新聞圖片(2020.6.9)

【文:田三少】

「反送中-光復香港」抗爭已逾一年,政府仍然無意修補社會撕裂,「警暴」、「平反暴動罪」以及「普選改革」三大議題,仍然毫無寸進。同時,中共已明顯收網,不再以香港政府為代理人,親自出手制訂《國安法》打壓香港抗爭。條文未正式出爐,但從各種放風可知,將可能有無限期拘留、秘密審訊、以言入罪以至生活監控等等手法。堪稱是用盡共產主義政體經典的獨裁技術,「出大絕」式懲治香港。

香港人不是笨蛋,面對如此強大的國家機器,相信沒有太多人相信能夠正面對陣。中大理大兩場戰役亦已證明了勇武抗爭或可擾亂政府步調,爭取國際視線,但難以動搖獨裁者的進擊;然而,中共的統治再高壓,亦難以從根本處收服民心。政權希望殺一儆百,但事實上無法完全消滅成千、乃至上百萬的的背向民心。

廣告

香港人無法一時之間擊倒中共,中共亦無法像清洗新彊一樣清洗香港。抗爭由爭一日長短變為長遠持久戰,那就必然不會太過「高溫」,但過去一年的激起的巨浪亦不會完全平息。因此筆者認為,這可以視為港中之間的「對峙期」。

香港人兩大利器:國際認同與網絡自由

廣告

香港人在如此大軍壓境的中共之前,是否一籌莫展?筆者在思考這個問題之際,卻莫名想起黨媒日夜諗唱的「習近平底線思維」。查找人民網出處,卻見官方闡述是「習近平同志多次強調要堅持底線思維,凡事從壞處准備,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這樣才能有備無患、遇事不慌,牢牢把握主動權。」

不知道這真的是出自習近平本人手筆,還是由中宣部代筆,但無論如何,這種「從最壞處出發」的思維,其實不只適用於外憂內患的中共,對於香港人而言,一是可以作為思想利器。香港面對中共打壓,也許無法正面迎擊,甚至各種遊行與言論自由必將進一步收窄。在此之外,香港人仍能運用的是什麼?筆者覺得是兩方面:一、國際認同;二、網絡自由。

國際戰線:避免香港成為另一個新彊西藏

先說第一點,香港經常被冠上「國際社會」之名,但其實「國際」是哪一個部份?2019 年之前,大概是高自由度的資金以及與西方接近的營商思維,而在 2019 年全民抗爭之後,則是再加上對於民主、自由、人權的熱情擁抱。

大國之間的博奕經常以「現實主義」主導,歐美各國似乎總難以對中國提供的紅利說不,但任何政制能夠立足,絕對不能單靠經濟利益,還需要有一份體制之上的「超然」(transcendence)價值觀,以令人民響往並且追隨。西方歐美透過民主自由而立足,並以人權及人道的基本關懷作為核心價值。當國際社會關注香港問題,必然亦會以此入手,對抗中共仁義不施的專政意識。

這絕對不只是「打嘴炮」,只要對比同樣遭受中共鎮壓的其他地區如新彊,就可知道這是香港人在深淵之中的光茫,國際的聲援或許只作壁上觀,但絕比沒有好。試想香港如失去國際視線,那麼下場只會是另一個新彊。中共制定《國安法》之前,拙劣營造香港具有恐怖份子的假象,將香港人的民主抗爭污名為惡貫滿盈,同樣亦是試圖以此消滅國際社會對香港抗爭的支持。

香港只要有一天還繼續堅持國際戰線,宣傳香港抗爭者背後的民主、自由、博愛、人權意志,西方國家的支持相信仍會不絕於耳。從長遠觀之,假設有天情勢逆轉,仍然站在香港身邊而支持香港民主化之路的,亦必然是西方諸國。

網絡自由:information is bulletproof

香港人的另一大利器,是網絡自由。現今線上經濟已與實體經濟分庭抗禮,商業機構離不開網絡,中共為了保住香港的經濟能力,必難以監控整個互聯網絡,或是堵截 facebook、instragram、telegram、twitter 等能夠輕易匿名化的外國社交系統,更不用妄想能夠施行「禁網」、「斷網」,將香港的互聯網改造成有如中國大陸的個人資訊監控體制,並透過百度、微信或支付寶等軟件追縱個人行為。

網絡世界的號召力今天更甚於任何途徑,特朗普日前競爭造勢大會的慘遭滑鐵盧,即因為有美國年輕人在網絡上號召「有票不現身」運動,造成會場中剩餘大量空位,重挫特朗普陣營的銳氣。香港人所擁有的網絡自由度,其實仍與美國或世界上任何一個自由國度完全對等,這亦可堪稱是中共專政在香港最大的弱點。

國安法的陰影之下,香港人的抗爭必然會轉趨「民間化」,將不再以遊行集會或是街頭勇武為主導,轉而以「黃色經濟圈」及「和你 sing」等化整為零的形式進行。網絡世界則變成了最後一座自由堡壘,小至行動號司,大至黃色店家的完整資料庫及評價,亦將會於網絡世界繼續傳播。

Idea is bulletproof, information also。思想是無法以催淚彈、軍隊及子彈鎮壓的,資訊同樣也是,結合及善用科技,香港人同樣能夠繼續網絡維持抗爭意識。

港人死守戰線 鐵幕下繼續主動出擊

《呂氏春秋》有言曰:「石可破也,而不可奪堅;丹可磨也,而不可奪赤。堅與赤,性之有也。」意思是,不論你把石頭及丹朱砂折磨得徹底,那份硬堅,那份赤紅,仍然不會改變,你無法摧毀事物的本性。自由其實亦然,為自由而抗爭的香港人亦然。國安法一出,中共看似化被動為主動,一下子打破了「五大訴求時期」的期盼,令香港人的抗爭變得再無還手著力。

但其實絕非如此,香港人從來都是主動,不論以網絡及國際戰線上爭取各國社會的支持,或是建立難以完全取諦的「黃色生活圈」,也肯定是中共始料未及,而難以完全杜絕的抗爭形式。這亦可以視為香港人的「抗爭底線」,退一萬步到最後,仍需要死守的戰線與場地。

國安法實行初期必然會雷厲風行,為求達至震懾效果,長期而言亦必然令香港人芒刺在背,透過監控及約談方式,務求令香港人自行噤聲。香港人或將步入有如東德的鐵幕時期,但如此是否就能完全抹殺所有香港人的記憶?歷史告訴我們絕無可能,只要情感與意志仍在,當時機來到,仍然將迎來光明。為了約定之日,香港人絕對不需氣餒,在底線前仍有無數事功,等待我們去完成。

(作者:簡介:80後,商業機構員工,相信香港必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