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力在公民運動歷史,從來不是新鮮事

2020/3/2 — 19:5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記得幾年前的時候,公民抗命仍被視為金科玉律,不願譴責魚蛋革命和衝擊立法會,已會被傳媒與主流輿論不斷追究。時至今天,政局狀況當然是截然不同,警暴越加嚴重與猖狂,人們相對地更了解和寬容地接納以武制暴的路線。

「當我走在沮喪而憤怒的年輕人之中,我跟他們說,汽油彈和槍彈無法解決問題,但他們會反問我,這個政府不也是用大量的暴力來解決問題嗎?……所以我知道,我永遠無法大聲反對貧民區的黑人受壓迫者採取暴力 — 如果我不能先反對今日這個世界最主要暴力的來源:我自己的政府……這種瘋狂必須停止。」

過去,馬丁路德金多番被挪用為非暴力抗爭的象徵人物,連外國記者直至現在,也偶爾會問我為何香港抗爭的武力會持續升級,是否抵觸馬丁路德金的精神云云。而我想他的這段引述自《想像力的革命:1960 年代的烏托邦追尋》一書的發言,也反映我們論及抗爭歷史軌跡,在何等程度上會抱有預設詮釋的狹窄角度。

廣告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廣告

其實回顧各國民主進程及公民運動演進,不論美國民權運動的黑豹黨,台灣人意圖刺殺蔣經國,抑或韓國抗爭的汽油彈數之不盡,根本「武力」在公民運動的歷史,從來不是什麼新鮮事物,甚至是不少國家達致全面直選前均存在的元素。

寫下此文,純粹是記起自去年七一以來,不斷被國際社會挑戰和質疑抗爭的正當性。有時,遇到活於西方民主體制下的白人知識分子,聽著他們寄望香港維持抗爭但又不要過份激嬲中共,又抱著道德層面的同情,卻寄望香港人在國際傳媒只呈現被挨打下的掙扎以便維持運動形象,也感到很無奈。

大半年以來,我想嘗試做到的是,在把示威者的武力歸究於卧底警察,或純粹地解說香港人示威如何靈活多變溫馨漂亮之外,讓活在自由世界的朋友可以認知到,對於抗爭對峙的升級,香港人不可能單純扮演乖孩子,跟那種流行文化與名人加持的社會運動框架,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不是說香港必然要效法其他國家,或是現在想鼓吹什麼,而是當預料未來暑假必不平靜,我想以自己的面貌,為隱藏面孔的手足義士,為整場時代革命,在國際間繼續辯護,也是自己能夠發揮的定位;只盼國際戰線的轉化,能把我們所共同承擔的痛苦,以致眾人的犧牲,來得更有意義,共勉之。

As I have walked among the desperate, rejected, and angry young men, I have told them that Molotov cocktails and rifles would not solve their problems. I have tried to offer them my deepest compassion while maintaining my conviction that social change comes most meaningfully through nonviolent action.

But they ask — and rightly so — what about Vietnam? They ask if our own nation wasn't using massive doses of violence to solve its problems, to bring about the changes it wanted. Their questions hit home, and I knew that I could never again raise my voice against the violence of the oppressed in the ghettos without having first spoken clearly to the greatest purveyor of violence in the world today — my own government.

For the sake of those boys, for the sake of this government, for the sake of the hundreds of thousands trembling under our violence, I cannot be silent.

(演辭全文)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