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3/16 - 10:35

武漢肺炎命運共同體

叫「武漢肺炎」還是「COVID-19 /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世界衛生組織專家早於 2015 年達成的疫病命名共識,原則是避免用地名、人名、動物名,也不應包含會引起恐慌的「不明」、「死亡」、「致命」等字眼。最後改了做 COVID-19,一個令人無感的名稱,結果全世界死到臨頭才醒覺。

根據新標準,西班牙流感、日本腦炎、伊波拉病毒(以爆發點剛果一條河命名),都不是正當名稱,只因在 2015 年前爆發,名稱街知巷聞,難以撥亂反正;按新標準,從今以後,也再沒有「鼠」疫,也沒有「黑死病」;不應有豬流感(用 H1N1)、沒有禽流感(例如用 H5N1)、也沒有人類感染「瘋牛症」(本來應該用「非典型克雅二氏症」,但涉人名,也不能用了)。

世衛苦心,想避免疫病名稱引來歧視與冒犯,製造偏見恐慌,有其來由,例如四十多年前,非洲剛果雨林出現恐怖疫症,後來以疫病爆發點附近一條河「伊波拉河」取名,當時考慮以首先爆發的村落名字命名,受村民反對,因為太殘忍,污名化。而污名化並非單純一個概念,是村民要面對的實際問題,例如家鄉背負病毒名字,愚昩的人們不會和你結婚,不會和你交往,專家後來以附近的「伊波拉河」命名,其實同樣有二次傷害的效應。不過要注意,強大的國家從來不會介意「污名化」,德國麻疹、日本腦炎、西班牙流感、香港腳,對有自信的地區而言,就是一個名稱,何用大發雷霆化身戰狼氣急敗壞要聲討?

廣告

但是,世衛如今連動物名也不建議用,是避免冒犯豬牛雞鴨鵝的尊嚴嗎?當然不是,乃因政治勢力龐大的各國農業組織不滿,認為會引起錯覺影響農產品生意。世衛要規避風險、不敢得失金主。

所謂權威機構之正名,有其政治邏輯,庶民是否要緊緊跟從,卻是另一回事。例如強國歌頌新疆維吾爾人扣押營「去極端化」做得好,明明是強制的政治改造高設防集中營,卻說成是「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傳媒要跟嗎?香港警察語言偽術,明明是「水炮車」,叫「管理人群特別用途車」,噴的是刺激性催淚化學劑,卻說成是「顏色水」,明明是「發射催淚彈」,卻化作優雅的「施放催淚煙」,庶民眼睛是雪亮的。

世衛命名術,開宗明義,不想冒犯人不想製造偏見,同時也有漂白效果,desensitize大家的感觀,看到一串不明不白的新字、科學術語的簡稱、難讀的音節,感情抽離,亦不會引起戒慎之心。

繼續叫「武漢肺炎」,像是釘在武漢人頭上的瘡疤,武漢人不會好受。但換個角度想,「武漢肺炎」,不是抹黑,是亂世中的警醒;不是侮辱,是保存苦難的記憶。

本來,一個名稱,約定俗成,沒什麼好爭論,一個正常的大國,如德國、日本、西班牙,幾時會介意一個疾病的名稱?但強權隱瞞疫病、然後抵賴不認;恐嚇吹哨者,把真相打成謠言;叫人同心抗疫,卻絕不手軟鎮壓異見,最後輸出疫病,感染全世界後,還想扭曲事實,改寫歷史,洗白污名,下旨要人民感恩、要求全世界感謝、更以戰狼姿態討伐異見,外交部發言人甚至公然質疑,是美軍首先去武漢播毒。

此際,庶民不得不銘記「武漢肺炎」,記住一個人禍的原爆點,記住體制的傲慢、官僚、過度維穩,戰狼上身;記住全國感恩對象習近平提倡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就以武漢肺炎作載體,撼動全世界。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